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师生毒脑

昨天看了张耽美图片,突然想到一个梗……
是个师生年下,老叶毕业后去高中教书,带的第一届学生就是小周的班级。
叶老师名校毕业,学校寄予厚望,第一年上班就让当了班主任(其实是当班主任太累补贴又少,没人爱干2333),于是叶老师就选了班级里看起来最听话最靠谱的小周当班长,兢兢业业地开始干活——当然当他知道周班长是个话废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过周班长虽然话废,但长得好学习好体育好,在班级里意外地极有号召力,叶老师满意得不得了,那时候的叶修也就刚毕业,和学生的界限还没划得那么分明,所以和学生们的关系都很铁,和周泽楷的更铁一些,周班长任劳任怨地帮他管班级批卷子,还总能考前几名给他挣脸面,叶修简直快把周泽楷当成了自己亲儿子,像心肝宝贝一样宠着,没事就给周班长开小灶补课,学校的女老师塞给他的零食,也大部分都进了周班长的肚子,周泽楷一路过办公室取卷子,叶老师就一把一把地往他兜里塞吃的,班长来者不拒,全都吃了,后来时间长了,周班长投桃报李,知道他总忘记吃早餐,就天天从自己楼下买了早点送到他办公桌上,定时投喂。
周班长简直太好了,不光给送早餐,经常连叶老师的桌子也一起给收拾了,叶修找不到的东西,有时候还得特意问周泽楷找,后来学校开夏季运动会,叶修被拉了劳力去教室篮球队凑人数,累得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班级的学生嘻嘻哈哈地笑他体力废,他笑骂学生不敬师长,只有周班长贴心地拿了毛巾,亲自给他擦脸,还用温水泡了葡萄糖盐水给他补充水分,第二天周班长代表班级比赛,三千米跑了个漂亮的第一名出来,班级的女生们喊加油喊得嗓子都哑了,人手一个手巾一瓶水挣着要扑上去给擦脸递水,结果周泽楷谁也不要,挤过人群凑到叶修身边,等着老师亲自给擦,叶修一边笑骂他没大没小使唤老师,一边任劳任怨地给他擦脸擦头发,周泽楷乖乖巧巧地坐着,笑得腼腆又俊俏,说谢谢老师,明天早上给老师带牛肉包子,叶修笑着敲了一下他的头,说谁要你的牛肉包子,我要吃猪肉馅的。
后来就稳稳当当地升了高二,该分文理班了,叶修教数学,分班后学校安排他做理科班班主任,周泽楷文理学得都不错,就选了理科班,继续当叶修的班长。
周泽楷升高二后名声更响了,谁都知道高二一班有个帅得惊天动地的帅哥,周泽楷每天收情书收到手软,桌子里小零食从来都不断,叶修有幸围观了一次他的书桌,咋舌不已,从此以后再也不给周泽楷塞小零食了,断了零食一周后,周泽楷问他为什么不给他塞零食了,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忧愁道:老师不是心疼那点零食,老师是怕你吃太多零食把自己给吃坏了……
于是后来周泽楷的书桌里就再也没有女生送来的零食了。
高二下学期周泽楷的成绩出现了一些波动,他理科是都不错,但物理稍微有些短板,总是拉分,到了高二下,这个短板就突然明显了起来,物理老师愁,班主任叶修也愁,周泽楷也不是不努力,但怎么就学不好物理呢?物理老师急得天天给周泽楷开小灶,但收效甚微,后来叶老师怒其不争,心说数学物理不分家,哥念书的时候理科全能,物理从来没下过年纪前三,怎么我的亲学生能学不明白物理呢!于是叶老师亲自撸袖子上阵,趁着暑假把周泽楷拉到自己家里补习,师生两个每天在空调间歇性停工的教师宿舍里挥汗如雨地补习物理,热得汗流浃背,周泽楷头发长,被汗黏得全都贴在脸上,叶修看着都热,后来干脆翻箱倒柜给他找了个皮筋出来,把他的刘海扎了个年画娃娃似的冲天揪,周泽楷无辜地看着他,最后也没说丑,就顶着个朝天揪天天学习,把叶修笑得肚子疼,说你这副尊荣要是被那些女生看到,校草名声就彻底毁了,周泽楷也不反驳,只是笑,说反正只有老师看到了,老师不觉得丑就好。
屋里实在太热了,叶修心疼学生,就天天去菜市场买西瓜,用冷水泡着,学了几个小时就歇歇,两个人光着脚丫子坐在地板上啃西瓜,吃的脸上都是西瓜汁,或者一人嘴里叼着根冰棍,瘫在偶尔工作的空调下躺尸,躺困了就上床睡午觉,睡醒了再接着学习。
恶补了一假期,周泽楷的短板终于被补上了,升了高三,学习任务突然就紧了起来,班级搬到了高三楼,天天对着墙上的红字横幅努力学习。学习越紧张,学生就越压抑,学生越压抑,内心就越空虚,感情脆弱,非常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寄托,于是高三就出现了一波搞对象的浪潮,周泽楷是重灾区,对他死缠烂打的女生竟然比高二时候还多,办公室其他老师都劝叶修管管,别让好苗子耽误学习,叶修倒是没想管,觉得周泽楷从来懂事,心里有数,肯定闹不出什么大乱子。
结果还没过一星期,他就在高三楼背后小树林撞见有女生给周泽楷表白,叶修脚步一顿,及时闪避,心说年轻真好,然后憋着笑就想要往回走,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迈步,就看见周泽楷像个受惊的兔子似的,把人家梨花带雨的小女生撇在原地,自己噔噔噔地跑过来,然后又一句话不敢说,站在他面前结巴了半天,最后只说了一句老师我没有。
叶修心里简直快笑死了,但又不能真当着学生的面因为这种事笑,心里憋得要死,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搜肠刮肚地想了一下其他老师都是怎么教育早恋学生的,最后温和又故作严肃地点了点头,说老师不会参与你这些事,但现在还是学习为重,你自己斟酌着好好处理吧。
叶修说完就走了,回了办公室哈哈大笑,抓着魏琛说老魏啊你们班班花找我们小周告白了,咱俩这是要当亲家了啊,魏琛翻着白眼骂他为人师表不懂正经,天天就知道围观学生八卦,然后又搓着手来和他勾肩搭背,八卦地打听现场场景,被叶修笑骂了一句老不正经。
叶修是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可没心思管学生和谁搞对象了,只要别闹得死去活来耽误学习就行,但周泽楷好像是被他吓着了,跑办公室的频率都少了,见了他也不太敢说话,只是每天带的早餐丰盛了不少,学习也更刻苦了,叶修咂摸咂摸,感觉周泽楷八成是被自己吓着了,来赔罪的,心里笑得不行,觉得自己这个学生真是太可爱了,最后挑了个晚自习,把周泽楷叫出来,俩人一人一块糖在嘴里含着,绕着操场走路,叶修说,怎么啦,被老师吓着啦?老师没想管你俩的事,年轻人精力旺盛点感情丰富点都是正常的,谁年轻时候没点荷尔蒙爆发的时候,只不过现在时期比较敏感,你别耽误高考就行。他说完这些,为了让学生放宽心,又补了一句,说老师当年也一样的,半大小伙子,毛毛躁躁的,安分不下来,蠢蠢欲动想搞事,有个小姑娘告白那也得心神不宁一阵子。
周泽楷却敏锐地抓了个不那么重要的点:老师高三的时候被人告白了?
叶修那时候沉迷学习无法自拔,蠢到几乎所有女生对他送出的秋波都被他自动屏蔽了,再加上他弟弟护食得厉害,自然是根本没人有机会对他告白,连小零食都没人给送,感情经历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当然了叶修不知道那些告白,情书,和零食其实都是被叶秋偷偷挡掉的)但叶老师也是要面子的啊!在自己的学生面前,怎么能承认自己其实从来没人追过!于是叶老师硬着头皮开始吹牛,大言不惭地说当然啊!你们老师我当年可以说是很受欢迎了,女生的告白的挡都挡不住啊!
周泽楷语气沉了下来,不依不饶地追问:那老师和她们在一起了吗?
叶修实在不好意思再编,只好老实地说没有交往,然后给自己找了个场子,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因为学习为重啊,那时候老师满脑子都是学习,怎么可以为了这些事情分心。
周泽楷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点了头,说,老师,我知道了。
谈话以后,两个人的相处就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叶修也知道了周泽楷没和魏琛班的班花在一起,和老魏一起八卦地扼腕惋惜了一下之后也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高三过得很快,高考很快就到了,高考的前一天学校放假,所以倒数第二天就是学生们最后一天上课了,叶修也没再讲什么课,只是最后开了个班会,最后鼓励鼓励了学生们就让他们散了。放学后周泽楷却跟去了叶修办公室,对他说,老师,你的衣扣能给我一颗吗?
叶修心说这是什么奇怪要求,哪还有人要老师的衣服扣子的?要去干嘛?缝衣服上带进考场?当护身符吗?
叶修心里犯合计,但既然周泽楷开口要了,他也没什么理由不给,他转身找剪刀打算去剪扣子,一边找一边说小周你可真有意思,班级里其他同学都是从我这顺走根笔什么的当护身符,就你要扣子。
叶修找到了剪刀,比划了一下打算去剪第一颗扣子,周泽楷却阻止了他,说想要第二颗,叶修更摸不着头脑了,心说剪个扣子竟然还这么多讲究的?但他还是依言把扣子剪了,递给周泽楷,笑着要他加油,周泽楷珍惜地把扣子握在手心,用力点头说,我会的。
第三天就是高考,叶修和其他老师一起,穿着红色的T恤去送考,送的第一个考场是周泽楷的考场,周泽楷过来和他拥抱,他笑着问他把扣子藏哪了?周泽楷把脖子上挂着的挂饰拿了出来,上面挂着的正是叶修当天剪下来的扣子,妥帖地藏在他的胸口,贴着他的心脏,抬手一碰就能握在手心。叶修拍他的肩膀,说你要好好考,考好了老师把衣服的一排扣子都剪了送你做护身符,周泽楷小心地把扣子放回衣服里,笑着说:“不用了,我只要这一颗就足够了。”
……只要这一颗离你心脏最近的就够了。

周泽楷考得不错,成绩足够申报很好的大学,他最后选了和叶修一样的学校,读了物理系。大学在遥远的另外一个城市,周泽楷一年也只能回去两次,他和叶修便只靠着网络联系,每年寒暑假见几次面,现在没了师生关系,两人相处还更随意了些。叶修教书教得风生水起,经常和周泽楷感叹用过的最好的班长就是他,周泽楷笑笑不说话,自己抱着冰好的西瓜去切块,然后细心地插好牙签,端给叶修一起吃。
四年过去了,周泽楷快要毕业了,叶修也教完了两届学生,晃晃荡荡地就到了快三十,叶修之前一心扑在学生身上没心思处理个人问题,眼看着年纪大了,家里就开始着急,催着他相亲,叶修头大如斗,深觉搞对象比批学生狗爬字的卷子难受多了,忍不住在周泽楷大四寒假回来去他家吃火锅时朝他抱怨,说做人太难了,逼着人相亲的长辈们简直就是魔鬼,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念书的时候心思活泛点,自己处一个回来。趁着你还有半年,老师以过来人的身份奉劝你,赶紧趁没毕业找一个,不然毕业了被逼着相亲简直要命。
周泽楷慢悠悠地给他夹菜,说来不及了,找不到的。
叶修吃菜,说怎么找不到,是你自己作死,高中的时候没人管着你,班花告白都不要,大学了更没人管你,竟然还能单身到现在,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你也毕业了不少学妹了,老师可以给你友情介绍,不收你红娘费。
周泽楷停了筷子,慢慢地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把叶修看得心里一惊,说不清道不明地开始有点紧张,他正下意识地打算把话题岔过去,周泽楷却开口了。
他说,老师想给我介绍的话,倒确实有个很合适的人选……我喜欢他很久了,本想等毕业了再开口,但现在倒是也差不了多久,没什么影响。
叶修突然紧张了起来,他下意识地觉得周泽楷接下来的话可能十分危险,便本能地想要阻止他把话说出口,周泽楷却没给他这个机会,他伸出手去把自己在胸前挂了四年的扣子从衣服里拿出来,轻吻了一下,然后将另一只手搭上了叶修的手背,认真地说,叶修,我喜欢你。


评论(37)

热度(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