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嗯想补纯属意外的别急,缺的那几章是因为我被封号所以删了,我最近会补上

【周叶ABO】纯属意外(二十)

叶修坐在KFC一个极隐蔽的无人角落里,麻木地低头吃着自己的汉堡。

而坐在对面的周泽楷嘴里叼着一根长长的薯条,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叶修,目露期待。

叶修看了他一眼,终于放下了汉堡,周泽楷眼睛一亮,然后就见叶修又拿起了一块鸡米花,放进了嘴里。

周泽楷蔫了。

“前辈……”周泽楷不甘不愿地把已经快断了的薯条嚼吧嚼吧咽进了自己嘴里,委屈地开口,“薯条……”

“哦,你要吃薯条啊。”叶修像是没看懂周泽楷失望的眼神似的,把自己套餐里的薯条推了过去,“不够吃的话我这还有。”

“……”周泽楷委屈地闭上了嘴,可怜巴巴地扒拉着自己盘子里的套餐。

 

这是他们约会的第二站,KFC连锁店。

经过电影院的前车之鉴,叶修现在已经不会小瞧周泽楷选择的任何一个看似大众又平常的约会地点——不如说,他一个身价千万曝光率极高的电竞选手会选KFC这种地方作为约会地点,本身就不太正常。

 

所以当叶修看到周泽楷一脸羞涩地叼起了一根薯条,满脸写的都是“前辈快来咬”的时候,内心竟然出奇的平静。

哦豁。

咬薯条吗。

沐橙天天看的泡沫剧里的经典套路啊。

不过对不起了,刚才在电影院里前辈的节操已经掉干净了,现在智商上线,不会配合你的。

叶修冷漠地想着,又往嘴里放了一块鸡块。

 

周泽楷三番四次明示暗示被拒后,终于也不再折腾,安安分分地吃起了自己的盘子里的套餐,二人一时相安无事。

 

叶修刚才在电影院里吃了半桶焦糖爆米花,这会儿又吃了点汉堡和鸡块,差不多已经饱了,看着周泽楷还没有吃完,便慢慢喝着饮料等他。周泽楷吃完汉堡,开始慢慢地吃薯条,他一根一根的薯条吃下去,叶修却一直不为所动,最后他没办法,只好委屈得打算自己把两袋薯条都吃掉。

 

转眼桌上就只剩下了一根薯条,已经咬着吸管假装喝饮料很久的叶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抢在周泽楷前面把薯条叼进了自己嘴里。

 

“唔。”叶修叼着半根薯条,扬起下巴示意了周泽楷一下。

周泽楷眼神一亮,凑过去“卡兹”把那根并不算长而且还很坚硬的薯条咬断,然后把嘴唇在叶修的嘴唇上擦了擦。

 

“前辈……好吃。”周泽楷把半根薯条咽下去,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嗯。”叶修低头掩饰性地喝了一口早就已经空了的饮料,掩住了自己通红的耳尖。

真是输了……

 

 

 

两人约会的最后一站是游乐园。

 

爱情真可怕啊……

叶修怀里搂着周泽楷在射击摊位给他赢来的小熊,被他公主抱着出了鬼屋的时候,红着脸在心里认命地感叹。

 

他这会已经彻底看明白了周泽楷的那点儿小九九,心里好笑,但是看着周泽楷兴致勃勃的样子,最后还是努力地配合着他。

 

 
幼稚就幼稚吧。

他心里默默地想。

谁叫我偏偏就栽在他身上了呢?

 

 

“最后……玩这个,”周泽楷指着游乐园里最高的圆形设施,“好不好?”

“摩天轮?”叶修舔掉了周泽楷手上圆筒里的最后一点冰淇淋,“好啊。”

“嗯!”周泽楷高兴地笑起来,拉着叶修排进了长长的队伍。

 

这个摩天轮是全市最高的摩天轮,这会儿正是游乐园里开灯的时候,景色很好,两人排了半个小时才终于排上了队。

 

包厢里,两人并肩坐在一起,看着外面的夜景。

 

“怎么,还不亲?最高点可快过去了。”叶修转过头,调笑着问从上了摩天轮就有点坐立不安的年轻人,“咱俩可排了半小时队呢。”

“前辈……知道啊……”听到叶修的问话,周泽楷蓦地红了脸。

“知道什么?你是说知道摩天轮顶点接吻的典故,还是知道你今天想要拉着我把经典桥段都走一边的事?”

“嗯……”

“真不亲啊?最高点了。”

“亲。”

周泽楷偏过头,当机立断地吻到了叶修的嘴唇上,叶修张开了嘴,主动地回应着他的亲吻。

 

半晌,两人分开,都有些气息不稳,叶修看着周泽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周你真可爱。”

“唔......”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了,撒娇地把头埋在叶修颈窝蹭了蹭。

“今天满足了?”

“嗯......”周泽楷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还有想试的?”叶修失笑,揉了揉他的头发,“得寸进尺的小坏蛋。”

“说吧!哥今天心情好,满足你。”

“嗯...不行,”周泽楷偏头想了一下,“今天...不行。要好久。”

“我以前......想过很多,都想做。”

“哦?”

“想两个人在回家的路上一起放烟花。”

“一起在海边遛狗,要萨摩耶。”

“一起拥抱着看日出。”

“一起牵着手散步。”

“一起准备每一天的早餐和晚饭。”

“一起交换早安和晚安吻。”

“还有……还有很多。”

“不过这些都要和前辈在一起才行。”他笑起来,眼睛里似乎落下了万千星光,“和前辈一起,这些才有意义。”

 

那些曾经有关爱情的全部幻想,我都想和你一起实现。

 

“叶修,我爱你。”

 

 

 

“嗯。”叶修极力控制着自己因为欢欣而拼命跳动的心脏,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周泽楷的胸前,伸手环上了他的背脊。

 

“我知道。”

 

一直、一直都知道。

Ps,甜吗!说更新就更新!在火车上也不屈服!

点梗

诶嘿,刚发现纯属意外六的热度过千了,有点激动
今晚更新,以示庆祝!
嗯再开个点梗吧,就纯属意外番外的梗好啦,不过没啥空(因为我要考第二次雅思了...),所以只选一个嗯!
还是二十四小时!

嗯逗孩子那个梗我之前就有想好要写啦,会写的,大家可以点个别的~

我嗯...有个大胆的想法
比如...把纯属意外出个本?
(会有人愿意要吗...感觉热度好像还行...)

【周叶ABO】纯属意外(十九)

自从会所里那胡天海地的四天过去以后,叶修总觉得周泽楷有哪里和以前不一样了。

倒不是什么大的变化,他就是——突然变得特别黏他,不是只在床上黏,而是哪里都黏。

最开始的时候叶修以为是因为两人刚刚建立标记带来的腻乎劲,所以也就纵着他,季后赛时为了防止他分心还特意每周去S市小住几天,省得他总想着跑回去。但是却万万没想到这股腻乎劲直到季后赛都打完了也没消下去,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小周,”叶修无力地叹了一口气,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咱俩非得穿得这么明显吗。”

“嗯。”周泽楷满意地给他戴上和自己同款的墨镜,“情侣衫。”

“穿什么情侣衫啊,”叶修试图以理服人,“联盟第一脸大大,我出镜率低没什么人能认出来,但是你这张脸这么有辨识度,到时候万一咱俩穿成这样被拍了,轮回公关部就是集体自尽也救不回来这个舆论危机啊。”

“拍到了……就公开,”周泽楷不为所动,开始给自己和叶修挑情侣帽,“是合法夫夫。”

“……”叶修现在一听到合法夫夫四个字就腰疼,但是还是没有放弃挣扎,“总之还是要小心。”

“嗯。”周泽楷毫无诚意地点了一下头,最终选定了两个黑色的帽子——要是真拍到了倒还好呢,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不过拍到了会给前辈带来麻烦,所以还是小心点吧。

 

又折腾了十来分钟,全副武装的两人终于开车出了门,叶修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穿着和自己同款的小熊衬衫开着车的年轻人,突然就有点想笑——夏休期到了,叶修抱着小晔打算到S市小住一段时间,结果才住了三天,周泽楷就趁着他睡午觉的功夫自己偷偷把小晔抱走送到了周母那,然后喜滋滋地回来说要和他过二人世界。

叶修当时简直要被他气笑了——天知道他一觉睡起来发现儿子不见了受了多大的惊吓。但是他看着周泽楷一脸可怜巴巴求原谅的样子到底还是心软了,象征性地给了他几巴掌,说好三天后就把小晔接回来,然后就默许了他的做法。

送走孩子后两人黏黏糊糊地在家腻歪了一下午,晚上的时候周泽楷就突然提出想出去约会,叶修想到这个大热的天气和安全问题有点不太乐意,但是周泽楷抱着他磨了大半宿,撒娇耍赖装可怜什么招都用上了,叶修被搞得哭笑不得,最后就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真是的,明明孩子都好几个月了,怎么还像刚谈恋爱的毛头小伙子似的搞什么约会……

叶修在心里默默抱怨着,嘴角却抑制不住扬出了一个微笑。

 

 

周泽楷选的第一站是电影院。

“……你确定我们要看这么狗血的爱情电影吗?”叶修看着电影海报,嘴角都要抽搐起来。

这是最近一部评分很高的爱情电影,但是评分再高,也掩盖不了它是个狗血遍地的俗套爱情故事的本质,里面的主要内容,就是一对狗AO在各种地方谈情说爱,吵架和好,在大雨滂沱中互相嘶吼,然后拼命追问“你到底爱不爱我!”或者“你根本就不爱我!”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个品味吗?叶修偷偷瞥了一眼周围叽叽喳喳的年轻小姑娘们,又瞥了一眼周泽楷干净的帅脸,觉得有点幻灭。

果然就算看起来再怎么男神,本质上还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啊……

 

听到叶修的拒绝,周泽楷想了想,指了指另外一张海报,“嗯……那我们……去看那个?”

叶修转头看了一眼,马上被上面极具震慑力的血盆大口吓得倒退了一步——血咒系列最新作,时下最火恐怖片,据传说无数人都是哭着出来的。

 

嗯,方前辈说,谈恋爱的时候最适合看爱情片和恐怖片。

周泽楷上前一步搂过受了惊吓的叶修,心里的小算盘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

要是前辈感动了……我可以趁机抱抱,还可以亲亲。

要是前辈害怕了……我还是可以趁机抱抱,还可以亲亲。

嗯,真好。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去看那个爱情电影吧……”叶修缓了一会,捂着自己受了惊的心脏疲惫地挥了挥手,最后还是选择了至少画面健康一点的爱情电影。

“好。”周泽楷乖巧地点点头,兴冲冲地去买了情侣座电影票,又买了情侣套餐,然后连孩子都有了的夫夫二人就这么随着一溜十多二十岁的年轻情侣们进了电影厅。

 

 

放映厅里,叶修看电影,周泽楷看叶修。

此时电影正演到了高潮部分,alpha被诊断出了绝症,Omega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要和他领证结婚,结果富家Omega的家里人找了来,alpha不想Omega跟着他受苦,绝情地说让他走,而Omega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泪如雨下地说除非我死,不然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欧漏,这狗血的剧情。

叶修听着周围响成一片的哭泣声,麻木地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焦糖爆米花。

这片子,联盟里也就楚云秀会喜欢。

沐橙都够呛。

 

叶修看得有点昏昏欲睡,稍微朝后靠了靠,余光却瞥见周泽楷正自以为隐蔽地偷偷看他,目光灼灼。

叶修悚然一惊,从这个眼神里看出了点熟悉的期待感——就像他把小晔送走提出要二人世界时一样的感觉。

——这是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了???

叶修瞬间清醒,目露警惕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此时片子又向前推进了剧情,已经演到Omega被家人打昏强行拖走,alpha面露哀戚,握着Omega被拖走时挣掉的衣扣,流下了硬汉的眼泪。

放映厅里的哭声顿时更大了。

周泽楷的眼神也更期待了。

而叶修四下扫了一眼周围的情侣座,发现无数情侣已经拥抱着哭成一团,Omega们被自己的alpha搂在怀里细细安慰,拍拍哄哄,更有甚者已经抱在一起边哭边亲了起来。

 

……原来如此。

……所以说周泽楷,这才是你带我来看爱情片的目的吗。

 

叶修的内心万马奔腾,感觉即使是包子把沙子朝人家后脑勺抛时他都没这么无奈过,但是看到周泽楷偷偷摸摸看向他的亮晶晶的眼睛,心里一横,鬼使神差地做了一个决定。

 

——他伸出手,在周泽楷看不见的暗处狠狠地朝自己肉最嫩的大腿根掐了一把,然后被疼的眼泛泪花,抖着嘴唇倒向了座位的另一边。

 

已经暗暗期待了很久的周泽楷见状,一秒就伸出了手把叶修搂进了怀里,一边哄着他说“不哭不哭”,一边细细地啄吻着叶修眼角溢出的眼泪。

心满意足。

 

 

而叶修乖顺地靠在周泽楷怀里,仰头回应着他的亲吻,在心里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哦操。

我到底为什么会把自己搞的这么羞耻。

爱情会让人弱智,古人诚不欺我也……

PS:

周泽楷:前辈怎么还不哭?

叶修: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周晔:我做错了什么???

告诉我!甜不甜!谈起恋爱来就是这么甜!

【周叶ABO】纯属意外(十八)

两人标记以后,周泽楷似乎是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整个人朝着叶修和他结婚一年以来从没预见过的方向飞奔而去。如果说以前周泽楷是一块软糯糯的小黏糕,现在则已经进化成了一块牛皮糖——虽然是一块非常英俊的牛皮糖,但是依然不能掩盖本质上是一块牛皮糖的事实。

一般的AO家庭是Omega离不开alpha,到了周叶夫夫这却完全反了过来,周泽楷仿佛得了皮肤饥渴症,一刻都离不得叶修。标记后的第一天叶修由于刚刚建立标记的原因,自己也还黏糊着,所以也没催着周泽楷走,但是当周泽楷一口气在这呆了三天时他就有点坐不住了——“周队长,”他挑着眉毛看着刚从浴室出来的alpha,“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们这周末还有最后一轮联赛要打?”

“记得。”周泽楷刚洗完澡,带着一身水汽搂过叶修,热乎乎的嘴唇就往叶修脖子上凑,“打临海。”

“哦,”叶修毫不留情地把那个湿漉漉的脑袋从自己身上推开,对周泽楷委屈的眼神视而不见,“那我冒昧地问一下,今天周几了?”

“周三?”

“周三?”叶修简直要气笑了,“今天周四了。”

“周四了?”周泽楷偏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嗯,确实周四了。”然后继续锲而不舍地想凑过去亲叶修的脖子。

“周泽楷!”叶修伸手去挡他的嘴唇,却被顺势在手心亲了一口,似乎是发现这样很好玩,于是周泽楷干脆自己把叶修的手按在嘴上,湿乎乎地舔了起来。

“周泽楷!”叶修强忍着自己手心的异样感,又叫了他一声,“周四了!你周六还有比赛要打!你还不回去?”

周泽楷的半张脸还埋在叶修手心里,无辜地抬头看他,眼神像一只小仓鼠。

“我请假了。”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婚假。”

当时他俩结婚的时候正是夏休期,所以周泽楷也没休上婚假,这次就理直气壮地把这个理由搬了出来。

“婚假什么呀,”叶修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戳他胳膊上的肌肉,“哪有职业选手在季后赛前半个月休婚假的,你老板能批就有鬼了!”

老板确实没批,但是这不影响周泽楷为自己争取到几天和自己刚标记的Omega亲昵的时间。

“江……帮忙说服了经理。”

“江波涛就是惯着你……”叶修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明天早上就回去,嗯?好歹要训练两天。”

“后天早上走……合练一场就可以了。”周泽楷讨价还价。

“不行,”叶修严词拒绝,“明天中午。”

“明晚?”周泽楷微微皱着眉头,一脸勉为其难的委屈样子。

“好吧好吧,就明晚吧。”最终是叶修先败下阵来,面对周泽楷的委屈攻势又一次选择了妥协。

而周泽楷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喜滋滋地抓过叶修的手背又亲了一口,然后整个人朝叶修身上压了上去,一边扒他的衣服,一边黏黏糊糊地开始亲他的脖子。

叶修被他压到在床上,本就松垮的睡袍一会就被扯了大半下来,他抬起一只手捂住了眼睛,无奈地说,“小周你觉不觉得咱俩这个频率有点太高了……这天天胡天胡地的搞,绝对会被骂骄奢淫逸的……”

“不觉得,”周泽楷用力在叶修耳后吸出一个印子,“我们……是合法夫夫。”

言下之意就是随便搞,没关系。

“但是你总得考虑一下前辈这把老身子骨……哥腰疼啊……”

“唔……”听到这个,周泽楷停下了动作,抬起头想了一下,然后诚恳地建议道,“换个姿势?”

“……不用换了,就这个姿势吧,挺好的。”叶修在心里打了个哆嗦,然后立马闭上了嘴。

开玩笑,他和周泽楷开了荤之后才知道这个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后辈不知从哪学来了一身黄暴的本事,这三天两人昏天黑地的乱搞,基本什么姿势什么地点都来了一遍,远远超出了叶修这个只在迷迷糊糊中有过一次经验的新手的耻度范围,然而明明同为新手的周泽楷却还是意犹未尽,满脸写的都是“我还有新的姿势想试。”

不行,不能再换了,再换哥可能就要死在床上了。叶修惶然,然后主动自觉地凑上去和周泽楷接吻,让他把换姿势的可怕想法压了下去。

周泽楷心里自然知道他那点小九九,但还是顺从地偏过头去和他交换了一个甜腻的深吻,然后就着这个姿势给了叶修一场温柔的体验。

 

——其实周泽楷自己也知道他这三天做得有点太过了,但是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他明知道叶修只要和他结了婚,就绝不会轻易离开他,但他心里就是不能安定。三天前叶修说愿意让他标记,他当时顾不得考虑叶修是一时的感动还是义务使然,几乎是急迫地占有了叶修,哪怕叶修喊疼他也没停下一点动作——他是真的害怕,只有这个标记和叶修温热的身体才能让他安定下来。所以即使他们是非发情期标记,没有像发情期标记一样长达三天的后续发情,他也一刻不停地索取着叶修,用他的身体安抚着自己日日恐惧的心。

 

“唔……小周……不来了……哥真的累了……”又一轮征伐结束后,叶修迷迷糊糊地回应着周泽楷的亲吻,嘴里发出了含混不清的讨饶声,“明天好不好……明天……”

“嗯,”周泽楷看着疲惫不堪的叶修,心疼地亲了亲他的眼睛,“今天不做了,前辈睡吧。”

“嗯……”叶修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蜷进周泽楷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而周泽楷搂紧叶修的腰,闻着叶修身上浓郁的薄荷香,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

 

前辈,我的。

叶修,我的。

真好。



PS:被乐乎刺激了,所以双更!我!一个不屈服的女人!

感觉这个尺度好像还行,就没做外链,希望这不是个FLAG……

【周叶ABO】纯属意外(十七)

全是那个啥,所以全走外链!我也是非常拼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发了! 甚至还付出了封号的代价!可我!就是这么不屈服!

http://weibo.com/5291352054/Fhf8r4l7m?from=page_100505529135205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02798176410

人就怕逼啊……我这个几乎不用微博的人也终于在乐乎的逼迫下学会了用微博搞外链

以后真的少写肉了,太痛苦……

可惜了被我删掉的那几章,那么多的评论!那么多的小心心!

嗯修罗场以绝对优势胜出了,那么...诸君!等我纯属意外完结后的修罗场吧!(虽然并不知道纯属意外啥时候完结)
啊,一个为了抢叶修耍手段怼情敌的心机周,想一想,就好开心,嘻

哦还有,纯属意外番外我想给二胎女儿点戏份,那么问题来了...叫啥好呢...姓周姓叶都行,最好听起来温暖点,或者有纪念意义点(就像周晔),大家有想法的话欢迎提出,我真的起名废啊啊啊

一个新脑洞的意见征求

诸君,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在评论区里得到了灵感,下一篇文突然想开一个ALL叶背景下的周叶了哈哈哈哈哈哈,修罗场啊!我喜!而且绝对是个小甜饼,贼甜的那种,我发现我以前写小周写得有点太乖也有点压抑过头了,其实小周很强的啊但我一直没能很好地写出那种强感,突然很想写一个有点小心机又有点小强势的周!无解的枪王可不是白叫的嗯!

然后好像有人还挺期待我昨天开的那个根据老叶的冷漠性格得出来的互相伤害的虐文脑洞的?诶嘿我有点意外然后又有点蠢蠢欲动了嘿!

 

那么诸君,来来来给我点建议,你们比较期待哪一个?第一个打1第二个打2!我搞定出国申请啥的之后大概会在这两个里头挑一个写嗯


更新完了今天份的周叶,然后发现自己三千五粉了,然后,依然没空点梗...所以只能在这两手空空地对老爷们表达口头感谢了,么么哒!要说三千五福利的话...大概是之后的几章都会甜甜甜?嗯请放心食用。

然后诸君,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吧,最近有在构思新文,所以特意又翻了翻原著,发现了很多我以前没太注意的地方,嗯这些地方呢...让我发现老叶这个个性实在是非常适合写虐文啊同志们!其实你们看哈,我们的主视角在兴欣,老叶对沐橙他们当然是要多温柔有多温柔的,所以我们看到了他温柔的一面,但是你们回忆下他对嘉世渣渣们的态度,我的妈,那简直就是典型的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然啊!眼睛都懒得扫一眼的那种!
于是我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老叶吧,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个挺冷漠的人,而且一旦决心要远离什么人什么事,那绝对是头也不回毫不留恋的那种——当然了老叶就算留恋,肯定也一点不会表现出来。不是说他故意要冷漠的对待谁,而是性格太理智有经历过太多,所以怕是不好交心,你把他焐热了他就是暖的,可是这个过程应该是一个挺漫长的过程。
然后我...就控制不住脑补十万字虐梗,比如那种“我拼命追逐你可你眼睛里就是没有我”啦,什么两人因故分手但是对方还有所留恋可是老叶头也不回啦,什么的。
我的大刀饥渴难耐,我的内心里可能真的是一个虐文爱好者,唉。
不过我就是过过嘴瘾......不会真的写虐文的,嗯,下一篇我肯定会写小甜饼的,大概...像纯属意外一样甜?

诶嘿看评论区风向大家竟然还挺期待的?!嘻嘻嘻嘻诸君啊...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周叶ABO】纯属意外(十六)

叶修被敲门声吵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小周?”他惊讶地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自己风尘仆仆的alpha。

“你怎么突然在这时候来了?家里出事了?”

 

年轻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他用力抱进了怀里。

 

“到底怎么了?”叶修放任他抱了一会,像哄小孩一样用手拍抚着他的后背,低声问,“受委屈了?”

周泽楷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摇头。

“小周呀,你这样哥心里很慌呀,”叶修因为周泽楷比平时更沉默的表现感到有些担忧,试图开个玩笑让他开心起来,“我猜猜,是老冯终于不甘心于让你只卖脸,丧心病狂地打算让你卖身求荣了?还是轮回终于不堪忍受你的嘴残集体暴动了?不能呀,小江肯定第一个不允许呀。”

“没有……”周泽楷被他逗得笑了起来,在叶修的颈窝处蹭了蹭,“没有委屈。”

“就是……想你了。”

“原来是为爱千里走单骑啊,”叶修伸出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发顶,揶揄地问,“怎么,想哥想得思念成疾迫不及待了?”

“嗯,”周泽楷点点头,然后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想你。”

叶修被这个猝不及防的直球闹了个大红脸,不自在地推了推他的手臂,“前天不是才视频完,哪能想得这么快,逗前辈开心也得按基本法啊。”

“赶紧进来吧,门口都是蚊子。”

“嗯。”

 

周泽楷在来的路上想了很多,怒火灼烧着他,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那场无耻的背叛中发生的一切。

他想他一定要记住他们中的每一个名字,每一张面孔。

可是当他见到叶修的一瞬间,却突然又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那些伤疤,他不想让叶修再亲自血淋淋地撕开一次。

——他会知道真相的,但是不是现在,不是从叶修这里。

现在,他的前辈只需要的是一场安稳的睡眠。

 

 周泽楷进了屋,打理完自己,然后两个大男人就默契地无视了陈果给定的双人间里的另一张床,挤挤挨挨地躺在了一起。五月份的B市谈不上太热,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凉爽,偏偏周泽楷还非要搂着叶修,结果两人没一会就在初夏的天气里热出了一身的汗。

 

叶修热得睡不着,又舍不得推开周泽楷,折腾了十多分钟后干脆不再闭眼培养睡意,“小周,睡了没?”

“还没”

“睡不着,咱俩聊聊天吧。”

“嗯。”

 

叶修转过身去,面对周泽楷躺着。

“你这几天去看小晔了吗?”

“昨天见过……”周泽楷停顿了一下,“又胖了。”

“又胖了?”叶修大惊失色——兴欣个个都是宠娃狂魔,小晔营养太好,刚生出来是个尖下巴,现在已经彻底成了一个三下巴的小胖墩,连眼睛看着都比刚出生时小了很多——被肉挤的。

“不是说了让节制点喂吗?”

“额……妈妈……不忍心。”

“那也不能这么惯着啊……这以后成了个小胖子可怎么办。”叶修忧心忡忡,坚决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会变成一个胖子的未来,全然忘记了其实孩子如今被喂得这么胖至少有一半责任都得落在他身上的事实——这个笨爸爸一面对小晔的哭泣攻势就会瞬间忘记“坚决不能再喂了”的心理建设,颠颠地跑去冲奶,喂得可欢。

“妈妈说没事,长大……自然会瘦的。”

“但愿吧……”

“真的没事,”周泽楷偏头认真地想了想,“周家人……都很瘦,有基因优势。”

“哟呵,基因好长得帅了不起是不是,”叶修伸出手指头戳周泽楷的胸肌,“嘚瑟。反正儿子像我,长得帅也不关你的事。”

“嗯。”周泽楷果断地无视了周晔那张除了眼睛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毫无原则地点了点头,“像前辈,好看。”

“那当然。”叶修满意了,把手指头收了回来,“所以你还没说呢,到底为什么突然过来?真不是挨欺负了?”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哦,那我们就得说道说道了,”叶修故意板起了脸,“周泽楷同志,你不仅恶意半夜打扰我睡觉,而且看这个情况你还要在季后赛马上就要到了的时候翘掉明天的训练——赶紧给我个除了想我以外的正当理由,不然我就要剥夺你在季后赛时期的探视权了。”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把头埋在叶修颈窝里来回蹭着,试图用撒娇蒙混过去。

“学坏了是不是,还知道耍赖了?”叶修被他毛茸茸的头发扎得很痒,哈哈笑着把他的头推了开来,“好啦不愿意说就不说吧,你没事就行。”

“你啊,总是不爱说话,什么事哥都得用猜的,”叶修调整了一下姿势,手搭上了周泽楷的头发,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你大半夜的顶着那么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赶过来,还什么都不说,把哥吓了一跳知不知道。”

“……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没事就行。”他宠溺地挠了挠年轻人的下巴,然后在枕头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闭眼假寐,“但是以后要是真的有什么事可千万得说出来,别总憋在心里。哥又不懂读心术,猜不出来可没法对症下药呀。”

“……嗯。”

“睡觉吧,正好老板娘定的会所不错,明天你在这休息一天,就当提前为季后赛放松了。”

“嗯。”

 

 

有什么话……要说出来吗?

 

“前辈?”周泽楷突然轻轻地叫了他一声。

“嗯……?”叶修已经快要睡着了,含含糊糊地答应着。

“你……刚到兴欣时,是怎样的?”

“刚到兴欣?”叶修小小地打了个哈欠,“那时候不是退役了嘛,出了门路过兴欣,外面下雪,我又正好想上网,就进去了,然后就一直在那了。”

“后来呢?”

“后来?后来第十区开服了,我就用君莫笑重新开始练级,为了给千机伞攒材料坑了不少公会,又运气好遇到了老板娘他们,这不就直接杀回来了。”

“当时……苦吗?”

“不苦啊,每天有荣耀打,老板娘还包吃包住,哪有什么苦的——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嗯……我今天……”他停顿了一下,但还是说了下去,“看到了一篇报道。”

“报道?”

“上面说你退役之后过得很苦……当网管,住储物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本来都快睡着了,听到这个消息笑得拍着枕头清醒了过来,“他们这么写的?这帮记者真是怎么危言耸听怎么来,我总共也没住几天储物间啊,老板娘全明星赛之后就租了上林苑了,住得好着呢,再说我当网管那几天天天玩荣耀,按网吧上网费用来算老板娘还亏了呢。”

“他们还说,嘉世……欺负你。”

“欺负?也没有吧,”叶修想了想,“就是很单纯的理念不合嘛,老板想赚钱,新人想上位,再加上战队成绩不好,于是我这个老队长就让贤了呗。况且我也没受什么委屈。“

”啊,不过要说欺负的话……他们实在不应该把歪脑筋动到沐橙身上去。”说到沐橙,他的语气里难得带了一点压抑的怒火,但是转瞬又变成了自豪,“但是沐橙现在很强的,他们动不了沐橙,只能气得干瞪眼。”

 

“那前辈……讨厌当时的嘉世吗?”

“哪有什么讨厌不讨厌的,”叶修笑起来,语气平淡,“都是过去的事了。”

 

 

都是……过去的事了吗?

周泽楷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语气,心里却愈发的难过。

 

那么深刻的背叛,到了叶修这里,也就只有平淡的一句:都是过去的事了。

他总能以最淡然的语气和最简单的描绘将那些苦涩的过去一笔带过,满不在意。

 

可是——可是没有人是生来就是被钢铁铸造,可以淡然地面对所有苦难,他只是经历得太多,然后学会了坚强——或者说,不得不学会坚强。

因为那些年来,没有人能在他面前为他遮风挡雨,也没有人站在他身后为他敞开怀抱,他只能一个人,然后把所有锥心蚀骨的过往都化成不曾流出的血泪吞下,最后淬炼成一副坚不可摧的灵魂。

淡然,强大,无可摧毁,无法打倒。

周泽楷爱死了他这副样子,也恨死了他这幅样子。

 

——他宁愿叶修从未如此强大。

 

 

 

“好啦,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都不在意的,你也别放在心上。”叶修感到周泽楷的情绪有些不对,于是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胳膊,然后有点不确定地问:“所以……你是因为这件事才来的?”

“嗯,”周泽楷心里愈发苦涩,他不知道要怎么把这种苦涩发泄出去,于是他只能抱紧叶修,点了点头。

“小时候受了委屈,妈妈就会抱抱我……然后就不难过了。”

“所以我就想过来……抱抱你。”

 

 

“你大半夜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过来,就是为了抱抱我?”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喉咙发涩,哑声问道。

“嗯。”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然后一手环过叶修的肩膀,一手伸向他的后背,把他牢牢抱住,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笨拙地拍哄着。

“前辈……别伤心。”

“抱抱……就不难过了。”

 

 

上一次被人这样心疼地哄着,是什么时候呢?

叶修恍然地回忆着,却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想不起来了。

以前似乎从没有过,所以后来他也认为自己并不需要。

 

可是现在他靠在周泽楷的怀里,感受着身后温柔的拍哄,却突然觉得心里的某一个角落正不可抑制地柔软下去,有什么未知的情绪正在那里破土发芽。

这种情绪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不知轻重地狠狠撞击,又放佛被浸入了某种香甜粘稠的液体,让他感到酸涩厚重,却又温柔甜蜜。

他的血液都随着这新奇的感觉鼓噪了起来,欢欣地催促着他去做些什么。

于是他看着自己的伴侣在月光下好看的侧脸,做出了一个决定。

 

 

“小周。”他凑过去,在他的唇上轻轻烙下一吻。

“我们标记吧。”

 

 

Ps:好的!我终于写到这一步!要标记了!而且我卡肉了!(好吧其实说是肉我估计也不会写几句话……)肉太难写了我必须要考完写,等八月末吧!

 

哦基于前几章的评论,老爷们看到这里可能会说“老叶终于爱上小周啦”,

这个我必须得澄清下,大家仔细看前面章节老叶对小周的态度和两人的相处,应该挺明显能看出来老叶喜欢小周的,只不过老叶是先从一个丈夫,一个孩子父亲的角度开始看待小周的,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他对小周的感情是杂糅了很多种,亲情责任信任之类的,爱情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在逐渐的相处中慢慢的滋生,(其实不止爱情啦老叶对小周的亲情信任什么的也是慢慢滋生的,感情这东西哪有一口吃成胖子的)而且由于有婚姻这个催化剂所以滋生得还挺快,不然就老叶这个性格想要攻略哪有这么效率啊……只不过之前没有哪次像这次一样清晰爆发出来了而已,所以之前的文章里大家有时候可能会觉得“啊,老叶只是信任小周而已,不是爱”,但是其实是在慢慢爱上的,只不过有一个积累的过程,而且因为有好多种感情杂糅着所以不那么明显啦,具体大家可以研究一下老叶对小周的肢体语言的变化,这部分我真的很仔细在写,提示一下大家再看应该就很明显能看出来变化轨迹了。嗯大概这样,希望大家看得懂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