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二十九)

“叶修!”见叶修来了,沐橙惊喜地把看到一半的书放在一边,伸手去挽他的手臂,忍不住带了些撒娇的语气:“你三天都没来看我了……”她扮了个泫然欲泣的表情:“你说,你是不是被迷了心,在外面有别的小妖精了!”

“哪来的小妖精,”叶修把手里的大包小裹放下,伸手揉了一把女孩子的头发,然后挑了个苹果出来给沐橙削皮,“给你买了你爱吃的糖心苹果,阿克苏的。”

沐橙欢呼了一声,凑过去等苹果,叶修削好了皮,又把苹果切成小兔子的形状,用竹签插好递了过去:“喏。”

“你喂我嘛,”沐橙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啊——”

“真是的,今天怎么这么黏人……”叶修嘴上抱怨着,却还是小心地插了一块苹果放进了沐橙的嘴里,苹果又甜又脆,沐橙吃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含糊不清地说:“你从十五号就没来了……方锐还说你背着我找小妖精过情人节去了……唔真好吃……”

“你听他瞎说,”叶修笑骂了一句,又喂了她一块苹果:“兴欣那么多事压着呢,光处理那些都处理不过来,哪还有空去找小妖精。”

“我也觉得嘛,”沐橙又吃了一块,“要是我真有嫂子了,你肯定要告诉我的,也不至于大情人节的还在医院泡着陪我……唔你也吃一块,真的好吃。”

叶修依言咬了一口:“感觉没上次的甜。”

“我觉得还可以呀……哦对了,昨天小戴邮了点姜茶给我,”沐橙翻了一下床头的袋子,取了两个小包出来“泡一点喝吧,驱驱寒。”

叶修应下,弯腰去捡水壶,却发现热水瓶里没有水了,这点事也犯不上叫护士,他便拎着水壶,自己去楼下打水了,只是他没看到,在他关门后不到半分钟,沐橙突然捂住胸口,呕了一口血出来。

她似乎是司空见惯了,面对满手的血也没做出任何反应,只是淡然地把血迹擦净,将用过的纸扔进纸篓,再随意扔了些东西进去确保那张沾血的纸巾不会被叶修发现,最后端过盘子,慢慢地吃了一块她早已尝不出任何味道的苹果。

 

 

 

五分钟后,叶修拎着打满了水的暖水瓶进了病房,看着一盘子的苹果核无奈道:“这么一会儿你怎么把苹果全吃了……待会还要吃饭呢,也不怕撑着。”

“因为好吃嘛,”沐橙俏皮地吐了吐舌,“你要是想吃,就自己再削一个呗。”

“不吃了,留着肚子吃饭。”叶修摆摆手,找了两个杯子出来,开始替沐橙冲姜茶。

水房的水是新烧开的,热得很,叶修没敢直接端给沐橙,而是仔细地加了点凉水,确认不那么烫了之后才递了过去:“小心点,吹几口再喝……啊!”

“叶修!”苏沐橙的伸出去接水杯的手突然没了力气,一杯水没拿稳全都撒在了叶修的手背上,她急忙想要拉过叶修的手腕检查他的伤势,叶修却像被电到了一样猛地抽了回来:“没事,不烫。”

“怎么不烫!都红了!”叶修的皮肤嫩,热水泼上去瞬间就红了一片,沐橙看着着急,伸手就想去掀叶修的袖口,“让我看看!”

“真没事,加了不少冷水的,”叶修却执意将手收了回来,扶着沐橙起身,“你快起来,我让护士来换个被子。”

护士很快就带着新被子来了,叶修趁机去卫生间冲了一会儿冷水,他的半个手背都红了,但好在是没有起泡,他自己去楼下药房买了一支烫伤膏,抹好,重新用袖口遮住伤处,这才上了楼。

“叶哥,”抱着被子的小护士迎面向叶修打招呼:“被子和床单都换好了。”

“谢了。”叶修点点头,正打算回房继续陪沐橙,却在不经意地瞥见被罩上不起眼的一点鲜红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叶哥?”

“……没事。没事。”叶修定了定神,不让自己失态,辞别了护士,继续迈步向前走去,却没有回到病房,而是转身下楼,去楼外的广场颤抖着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竟然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快——

不应该的——不应该的——第一只药剂才过了不满两个月,可是为什么已经出现了晚期症状——

三天前,明明三天前章医生还亲自表示她的身体足够安稳地撑到下一只药剂注射,明明三天前还好好的——

叶修有些急促地呼吸着,几乎快要夹不住指间的烟——还有不到一周,没关系的,只要五天就可以注射下一只药剂了,沐橙会没事的——她会没事的——

香烟燃尽了,暗色的火星卷到了叶修的指尖,他被烫得下意识松手,终于回了神志。

他低头看着那只还冒着烟雾的烟头,半晌,他将它弯腰拾起,丢进了临近的垃圾桶,然后拉了拉自己的袖口,抬步回了病房。

 

“刚才药房排队,多等了一会,还顺路给你打了个饭,”叶修把买来的午餐摆好,招呼沐橙来吃:“今天有牛肉滑蛋粥,给你配了点海带丝。”

“谢啦!”沐橙欢欢喜喜地坐过去开动,“我最喜欢他们家给配的海带丝,辣里还带点甜丝丝的味儿。”

“喜欢就好,我多打了一份,不够还有。”

“这些够吃了……你手怎么样了?给我看看。”

“什么事也没有,就红了一点,已经上药了,”叶修没让沐橙细看,只是虚晃了一下,“放心吧。”

“没事就好,”沐橙虚扫了一眼,见确实没起泡也就暂时放下了心,叮嘱道:“你皮肤那么嫩,记得好好上药。”

“知道。”

 

两人吃完饭,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天,沐橙渐渐有些困了,叶修便要安顿她睡下,但今天的沐橙却格外粘人,摇着叶修的手要他和她一起午睡。

“你不宠我了……”沐橙泫然欲泣,“你以前很宠我的,现在连陪我睡午觉都不肯了……呜呜呜……”

“我像以前一样在旁边守着你不行吗,”叶修哭笑不得,“我又不会走……再说你这床这么小,我们两个人挤怎么方便。”

“以前床更小的时候不也挤过嘛,”沐橙痴缠着撒娇,“来嘛,陪我嘛……”

叶修有些头疼:“那时候咱们仨可都还没分化呢,挤了就挤了,现在……”

“分化了我就不是你妹妹了吗!”沐橙不肯放弃,“再说我可是病号,一点病号的特权都没有吗!”

“……那好吧。”

沐橙的最后一句话让叶修毫无抵抗之力,他去朝护士要了一个新枕头和一床新被子,脱了鞋挤上了沐橙不算宽敞的单人病床。

他给沐橙掖了掖被子:“满意了?”

沐橙的眼睛亮晶晶的:“你要是能再给我唱个摇篮曲我就更满意了。”

“得寸进尺。”叶笑骂着修弹了弹她的额头,却还是依言给沐橙唱起了歌,调子简单悠扬,沐橙闭眼听着,不一会就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叶修见她睡了,便停了口,最后掖了掖她的被角,自己也闭上了眼睛,逐渐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确认叶修已经睡着后,本该早已沉睡的苏沐橙睁开了眼睛。

她小心地起身,盯着叶修熟睡的脸,神情晦暗莫测。

叶修最近不太对劲。

不对,是自从她转院住进这家医院,事态的发展就不太对劲。

而刚才叶修被烫到之后的反应,和她隐约间看到的痕迹,让她有了一个极度不好的猜想,她不希望她的猜想是对的,但她必须验证一下——

她小心翼翼地掀起叶修的袖口,只见叶修的手背上是一片被烫伤的红,已经好好地上了药,并无大碍,但手腕上,却赫然是两道还没褪去的环状瘀痕。

那种痕迹常年混迹于娱乐圈的苏沐橙太了解了——只有长时间的捆绑才会造成那样的痕迹,从颜色来看痕迹并不新鲜,至少已经留下了两天以上,可即使是两天以上还有这么明显的印痕,可以想见当时的捆缚到底有多么粗暴——叶修以前拍戏的时候也曾多次因为剧情需要留下过这样的淤痕,可是这半年来叶修根本就没有接过任何一部戏,更别提留下这样的痕迹——所以这痕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娱乐圈的龌龊苏沐橙已经见过太多,她不愿意去想那些可怕的可能性,所以紧张地思索着可能的理由,试图去给这个痕迹留下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她根本无法说服自己,最后,她颤抖着,伸出手解开了叶修扣到喉结的第一颗纽扣——

!!!

 

 

叶修午睡时间并不长,不过半小时便醒了过来,沐橙却还睡得正熟,他无声无息地下床,整理了一下有些睡皱了的衣服,确认自己的衣领和袖口都还遮得好好的,便拿了钱包下楼,去给沐橙买平日里喜欢的现煮奶茶做下午茶,他离开后,一直强装安睡的沐橙终于不再伪装,紧紧咬住自己的手背,痛苦地蜷缩了起来。

——她不愿去回想刚才她见到的一切。

可她即使闭着眼睛,叶修身体上那些凄惨又暧昧的痕迹却还是像诅咒一样,不断徘徊在她的眼前,让她几欲崩溃。

怪不得——怪不得她能活到现在——怪不得两个月前她明明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死去,可却在一次治疗后突然焕发了生机,又活到了现在——

都是叶修用他自己换来的——都是叶修用他的身体和尊严换来的——

“放心吧,就算哥死了你都不会死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她不要——她不要——让她死去好了,她不允许叶修受这样的侮辱——

“这医院可是在周氏名下的,地段当然好啦。”

“李华在温泉度假区看见叶修和周泽楷一起吃饭来着。”

“上次不是忘了东西在你这嘛,回来拿的时候正好看见叶修上了周泽楷的车,我还奇怪呢,没听兴欣和轮回有什么合作啊。”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苏沐橙在心里一遍遍地念这个名字,似是要将这三个字一刀刀地刻进心里,她把自己的心脏鲜血淋漓地剖开,自虐一样地用那个名字在血肉模糊的余烬里翻搅,在强烈的恨意——既有针对周泽楷的,也有针对无能的自己的——在强烈的恨意的刺激下,她猛然爆发了一种极端强大的生命力和信念——活着——我要活着——我要保护叶修——保护他——保护他——!!!

她猛地呕出一口血来,鲜血顺着她的嘴角和指缝流下,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她盯着床单上那朵逐渐晕开的血花,慢慢地笑起来,她越笑越大声,越笑越放肆,笑得满脸眼泪,最后她终于笑够了,她起身,交代护士进来帮忙把床褥换掉,自己去梳洗室打理好可能被发现的一切痕迹,然后坐回了床上。

 

“醒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叶修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给你买了现煮的奶茶,来喝吧。”

“谢啦!”她接过奶茶,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评论(76)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