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四十)

突然更新

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


以下正文:

叶修在第二天一早便搬走了。

他并没有什么行李,他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小小的箱子,里面装了些换洗衣物,走的时候,箱子里也没有多出什么,依旧是那个小小的20寸黑色行李箱,装得半满,已经有些旧了,是五年前沐橙代言过选给他的,他平日里用惯了,出差到哪里都带着。

他和周泽楷在一起大半年,期间周泽楷为了讨他欢心,买了许多衣服和奢侈品给他,占满了快一个衣柜,如今叶修走了,衣柜里的衣服却没见减少,只空了最下方那个小小的格子——那时叶修平时用来放自己的换洗衣物的。

同样没有被改变格局的还有屋子里其他的摆放,周泽楷喜欢和叶修用同样的东西,所以哪怕是牙刷牙杯这样的小物件,也要和叶修买情侣款,亲亲热热地摆在一起。叶修自带的只有一支电动剃须刀,也是沐橙选给他的,周泽楷当时特意换掉了自己惯用的牌子,和他选了同样的样式,如今叶修将他的那支带走了,只剩下周泽楷的那支冷冷清清地摆在那里。

这便是家里所有的改变了。

周泽楷精心挑选过的那对蓝色牙杯依旧好好地摆放着,衣柜里依旧满是叶修的衣物,甚至连属于叶修的那双浅棕色的毛绒拖鞋也像他平时出门时一样摆放在玄关,屋子里依旧充满两个人生活的痕迹——就仿佛叶修没有离开过一样。

可是周泽楷直到这时才恍然意识到,原来他们之间,一向竟是分得这么清的。

叶修从没试着融入过这里,他安安静静地来,平静地将两个人之间的界限划分得清清楚楚,走的时候,也安安静静的,只把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带走。

周泽楷试着寻找,试图找出一些叶修曾对这段生活有所留念的证据,可是他为他仔细挑选过的围巾好好地叠在柜子里,叶修曾经很喜欢的毛皮手套妥帖地收在抽屉里,他日日翻看的书还好好地躺在书柜上,甚至连一个边角都没有翘起,还有他送给他的吊坠——那个精致的吊坠被留在了床边的柜子上,里面刻着他的名字。

周泽楷坐在床边,将吊坠握在手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刚刚醒来的点点喵喵叫着进了卧室,习惯性地跳到了左边的床铺上——那是叶修的位置。

点点爬上了床,却扑了个空,它钻进叶修走时叠好的被子里扑腾了一下,发现叶修是真的不在,然后才有点不满意地踱步到了周泽楷的一边,伸出爪子扒了扒他的睡衣,示意自己饿了,然后一秒都没有多留,转身跳下床,到叶修惯常卧着的藤榻上晒太阳去了。

周泽楷看着他扭着尾巴出去,静静地将吊坠放回了床头柜,然后起身,将叶修被点点钻乱了的被子重新叠好,将暖黄色的一面冲外,再把上面的褶皱一丝不苟的抚平,最后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射到被单和被子上。

这是叶修一直以来的习惯。

做好了这一切,周泽楷迈入厨房,为点点准备早饭。厨房里还有叶修昨天新买的猫粮,是点点最喜欢的口味,周泽楷配好了今天的量,想了想,又将平时叶修奖励点点时才会拿出来的小鱼干加了两条进去,端给了点点。

点点亲叶修,对周泽楷总是有点淡淡的,但要是叶修不在,它也愿意偶尔搭理搭理周泽楷,它喜欢今天的小鱼干,对周泽楷就有了些好脸色,用头蹭了蹭他的手背作为示好,然后便靠在叶修的藤榻边津津有味地吃起了自己的早餐。

叶修是从不允许它在榻上或床上吃东西的,如果弄脏了榻和床,叶修就会罚他不许和他一起睡午觉,所以它很听叶修的话,都是乖乖地在地上吃,可是又不想离叶修太远,所以从来都是窝在叶修的脚边,如果叶修不在,他就会去叶修最常待的地方,比如这个藤榻。

今天并不是休息日,周泽楷还要上班,所以他料理完了一人一猫的早餐便开车去了公司,爷爷意外地并没有对昨天的事情再加责问,也许是还有什么后续手段,也许只是在等他自己服软,周泽楷也并没拨出精力去想,现在到了年中,轮回的事情逐渐多了起来,他忙碌了一天都没有个停歇的功夫,直到晚上七点钟,江波涛接了他剩下的工作,他开车回了家,下意识地在离家三个路口的地方左拐,去买了叶修昨天早上提过想吃的芒果,又拎了半个西瓜,逛到蔬菜摊子的时候,老板盛情向他推荐今天新鲜的牛腩,他看着成色本来有些意动,但随即又想到叶修上次抱怨过这家的牛肉偏柴,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买了些五花肉。

今天的五花肉肥瘦正好,他想着正适合做红烧肉,便拿了糖罐子出来,小心地控制火候熬糖,他以前总是熬不好,不是太稀就是焦掉,后来做得多了,逐渐就熟练起来,能熬出浓度正好的糖浆,他把肉焯好倒进去,加调味料,再加老抽上色,等汤汁收得差不多,就把肉盛出来,摆上盘,一盘肉色香味俱全,足以勾得人食指大动。

只有红烧肉太油腻了,家里还剩了些生菜,他倒了些耗油和蒜末清炒,又端了一盘炒青菜出来,先前闷在电饭煲里的饭也已经好了,他把东西都摆上桌,然后盛了两碗饭,在桌子的两边分别放好。

叶修是B市人,惯吃北方大米,最偏爱的是东北黑土地里种出来的米,周泽楷以前对米本来没什么要求,后来和叶修在一起,家里常备的米就变成了东北五常,现在蒸出来,颗粒饱满晶莹,米香四溢。

点点的饭食也早已准备好了,今天是点点每周固定的改善伙食的日子,晚饭有他最爱吃的猫罐头,餐后还有小零食,但今天的点点却有一点焦躁,他没有去动他的晚饭,而是窝在叶修的餐椅旁,不时地听门外的动静。

平日里叶修这个时间早该回来了。

周泽楷没去管它,只是自顾自地拿起了筷子,将那一筷子米饭送进了口中。

然后他的眼泪终于后知后觉地流了下来。

 

 

傻瓜,别再等了。

他不会回来了。

评论(113)

热度(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