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站住,打劫!(下)

虽然被掳上了山,但叶修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于是他试图和这个看起来人很好的土匪讲道理。

最开始,他企图用金钱打动周泽楷:“我弟弟是京城皇商,他可以给你一千两黄金赎我走。”

正欢天喜地地给叶修挑红布的周泽楷很不开心:“我不要你的钱。”

叶修:“两千两。”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屋拿了一沓地契。

叶修打眼一看,大半都是京城的地,寸土寸金,有几块地他弟弟都没拿下来,顿时闭了嘴。

……没看出来,穿的破破烂烂的,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有钱人。

叶修转变了策略:“那你想要什么?”

周泽楷:“想要你做压寨夫人。”

叶修指着自己:“我是个男的。”

周泽楷:“我就喜欢男的。”
说完他又很不好意思地补充了一句:“就喜欢你。”

“一见钟情。”

叶修:“……”

呦嚯,还是个会说情话的断袖小土匪。

叶修不肯放弃,谆谆善诱:“男的没法生孩子啊,你看你这么大家产,都没人继承,以后都便宜外人了。”

周泽楷摇头:“收养,我就是被收养的。”

叶修:“……”

合着这还是有家学传统的。

叶修:“那你看,断袖什么的多受歧视啊,万一你手下人不服,造反怎么办。”

周泽楷:“不会,他们很开心的。”

叶修:“……”

叶修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张灯结彩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识趣地换了一个话题。

“你刚才说喜欢我?”

周泽楷羞涩点头:“嗯……特别喜欢。”

“你喜欢我,还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

“什么?”

叶修冷酷道:“我不喜欢你,也不是断袖,不想给人当压寨夫人。”

周泽楷有点委屈:“压寨夫人都是这样的……你忍一忍好不好?以后你就喜欢我了。”

叶修板着脸:“现在不喜欢,以后你怎么让我喜欢?”

周泽楷皱着脸思索了一下,小心翼翼道:“对你好,钱都给你花,行不行?”

叶修持续冷酷:“你要是对我好,就不该把我掳上山。”

周泽楷这下是真的委屈了:“可我是个土匪呀……我们土匪就是这么找媳妇的。”

叶修回忆着他妈年轻时候对他爸无理取闹时候的样子:“我不喜欢土匪,也不喜欢土匪这种找媳妇的方式。当土匪还是娶我,你选一个吧,你放了我,我会让我弟弟送两千两黄金给你,你要是不当土匪了,我们再商量。”

周泽楷沉默了。

叶修觉得有戏。

半晌,周泽楷开口了:“不行,我还是想当土匪,还想娶叶修做压寨夫人。”

叶修怒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

“因为我是个土匪呀。”

周泽楷小心翼翼,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土匪,从来都不讲道理的。”

叶修:“……”

妈的,竟然还挺有道理的。

 

协商没成功,寨子里还是在筹备婚礼,二当家的江波涛看了黄历,说半个月以后就是黄道吉日,适合成亲,于是两人的婚礼便定在了那天。

周泽楷说到做到,对叶修好的没边,私房钱全交了出来,万事都随叶修做主。

准压寨夫人叶修数次试图无理取闹败坏好感度,然而完全失败了。

于是叶修只好偷偷给弟弟送了信,指望弟弟来救命。

京城路远,弟弟紧赶慢赶,终于在两人成亲当天赶到了轮回寨,将将在入洞房之前截住了自己哥哥。

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弟弟这么可爱。

叶掌柜的财大气粗:“我给你三千两黄金,你放了我哥哥!”

周大当家的眨了眨眼睛,叶修想起来自己昨天砸的那几个单价上千两的古董和字画,感觉有点脸疼。

土匪不可怕,就怕土匪有钱还有文化……

周泽楷一把搂住自己已经拜了堂的媳妇:“不放。”

叶秋气急败坏:“你开个价!多少钱你才能放了我哥!”
周泽楷:“叶修是无价之宝,不会放的。”

说完还羞涩且深情款款地送了个秋波。

叶修一脸木然,显然是最近这半个月被电习惯了。

反倒是叶秋被这个秋波激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急不可耐地要把他哥捞出来。

“我再翻一倍!!!”

周泽楷不为所动。

叶秋简直有心撕了周泽楷,然而他哥是个战五鹅,他撑死了是两个战五鹅,并不能打过要霸占他哥的土匪头子。

叶秋:“我要报官了!!!”

周泽楷很不好意思地说:“巡抚是我小舅舅。”

叶秋:“……”

妈的,叶家的商号大半在他治下,惹不起惹不起。

叶修也震惊了:“你们原来还官匪勾结来着???”

周泽楷羞涩一笑,轻声细语:“我们土匪都是这样的呀。”

叶修:“……”

叶秋:“……哥,看开点。”

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叶氏商行发展有望了……

叶修:“……”

谁要看开啊!!!!

于是两人还是在叶秋的祝福下入洞房了。

 

从此轮回寨就正式多了一个压寨夫人。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顺带一提,周大当家确实是个合格的土匪。

 

在任何方面。

评论(43)

热度(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