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乡村爱情故事(完结)

十七

李家村最近又有了新的谈资。

村西边的叶家前些日子招了个婿,能干得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了。

叶家的说法是说他出了远门,但过了半年这人还不回来,也没见捎封信,背地里大家便都开始嚼起了舌根,说这人大概是跑了。

想想也是有道理的,那么俊的一个小伙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受伤失忆到了村里才被叶修这个大龄的哥儿招了赘,不得不养那么一大家子的人,后来恢复记忆了就跑掉,也是很说得通的,只是可怜留下叶修那么大一家子,男人跑了不说,还怀着个孩子,又带了那么一群弟弟妹妹,真是可怜,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呦。

村子里的三姑六婆每每念到这都要语气夸张地咂咂嘴,念叨几句男人无情不知感恩,但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见不得人好的人更多些。

这些背后的闲言碎语叶修不是没听过,甚至也有人当面问到了他脸上,但叶修向来不在意这些,只是安心地养胎,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操持着一家人的生活,不过好在一帆已经大了,田里的事情也能做上手,虽然累一些,但也将家里的活做得七七八八,只是周泽楷新垦出来的那些地不是他一个人能料理的,最终只得拜托村长租了出去,等着秋收的时候分三成租子。

夏末的时候,叶修的肚已经很大了,孩子开始踢他,扰得他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他便摸着肚子,翻看周泽楷寄给他的信,想那个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的孩子的爹——李家村消息太过闭塞,外面有什么事,几乎是传不到他们这里来的,周泽楷怕有人对叶修动手,不敢暴露叶修存在,所以甚至连将叶修接去周家的别苑都做不到,只能派了几个信得过的暗卫乔装打扮,潜伏在村子附近保护叶修。

京城的形势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皇帝病重,皇子们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纷纷动作起来,各种势力交织在一起,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饶是周泽楷也走得步履维艰,许多次几乎死去,但他不敢将这些消息传递给叶修,只是在信里说自己很好,让叶修注意身体,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最开始的时候,这样的信叶修几乎一天就能收到一封,但后来,一个月也才只能收到一封信,直到最近的这一个月,已经是一封信都没有了,叶修也没有多问,只是像往常一样,细细地读好了信,然后仔细地收起来。

——其实问了又能怎样呢?从知道周泽楷身份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朝堂上利益交织,周泽楷代表的从来就不是他自己,他没有随意选择的自由,叶修以前说无论周泽楷需要什么选择都不会怪他并不是假话,他虽然依旧在等他,可他却也早就做好了觉悟,可以坦然接受周泽楷做出的一切决定,哪怕他不再回来。

所以他甚至没有告诉周泽楷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实,一是不想要周泽楷分心,二是……他有他的骄傲,他永远不会让自己仿佛手握筹码,摇尾乞怜。如果周泽楷不得不做出某些抉择,那么他也绝对不会委屈自己,他会带着孩子远远离开,独自将他养大成人。

 

就当做是……对这段感情的纪念。

 

十八

秋末的时候,一则大消息传入了消息闭塞的李家村。

——先帝驾崩,二皇子四皇子叛变,最后却为名不见经传的七皇子喻文州铺了路,后者最终登基,成为新皇。

这位新皇原本只是众多皇子里最不起眼的一位,母家低微,母妃也并不受宠,除了为人谦和,便再没什么优点,实在是没有存在感得紧,但谁知,就是这位没有存在感的七皇子,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他顶着温和无害的表象,暗中却经营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并且在得到周家的全力协助后达到了顶峰,最终斗败了虎视眈眈的两位皇兄,登上了皇位。

不过他的登顶也不是没有牺牲的——忠勇将军周泽楷在镇压叛军四皇子和二皇子时为保护新皇不幸重伤,最终伤重不治而亡,新帝大哀戚,追封一等镇国公,并荫蔽其家人。

 

而随着这个消息到达李家村的,还有叶修家已经失踪了大半年的汉子。

 

十九

本该死了的周将军好端端地坐在叶修家的炕上,摸着自己媳妇的肚子不敢乱动,满肚子的懊恼——媳妇怀孕了他都不在,如果不是喻文州下手快,老皇帝死得早,他恐怕连自己媳妇生了都回不来!媳妇的肚子这么大,不知道遭了多少罪,他娘怀他弟弟的时候,吐了好几个月,半夜抽筋到睡不着,命都折腾走了半条,他爹紧张得朝都不去上了,整天只在家守着老婆,可现在他的媳妇怀孕了,他竟然都不知道!

他懊恼地把头埋在叶修的肩膀上,话都不想说,叶修看着他烦恼的样子忍不住笑,摸他的脑袋,给他顺毛,安慰他说,我的身体好,没有遭什么罪,反倒是传闻你受了伤,伤得怎么样了?疼不疼?

周泽楷搂着他,闷闷地说,不疼,虽然砍是真的被砍了,但没伤到要害,说什么重伤的只是顺势做戏而已,方便我假死脱身。他说着闷闷不乐地摸了一把叶修的肚子:早知道就早点假死回来了,叛军不成气候,根本没什么好镇压的,光是江波涛就够收拾的了。

他亲亲叶修的脸颊:后来的时候我所有的暗线基本都被监控,根本不敢向这边再传信,不然就会暴露你的位置,我好怕你不等我了,做梦梦见你改嫁了,失眠了好几天。

叶修笑,也去亲他的脸颊,说,我一个二十几岁的老哥儿了,还拖家带口,怎么改嫁得出去?除了你,哪还有人愿意要我了?

周泽楷不赞同地摇头:有的,你这么好,很多人会抢着要的。他说着牢牢地把人箍在怀里,说,我不能让别人看见你,我让七皇子赐了我好多抚恤金,还在江南买了宅子,咱们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就动身,咱们天高皇帝远,以后就只过自己的小日子,好不好?

叶修伸手去捂他的嘴:说什么抚恤金,你又没有死,不许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周泽楷眨眨眼睛,说可是忠武将军的确已经死了呀,现在只有叶修家的入赘男人小周还活着了。

他撒娇地去亲叶修的手指:现在我攒够我的嫁妆了,你可再不能抛下我了。他喜滋滋地盘算起来:我算过了,那些钱够我们买几千亩的地,我们可以把地租出去,以后我们就可以做地主了,还能给邱非请好先生,一帆也能读书了,咱们不进学堂,我让江波涛请了国子监的先生,让他来给两个孩子讲学,两个女孩子的嫁妆也够了,我们可以慢慢给她们选好人家。

他说着摸了摸叶修的肚子:我攒了很多家底给你和孩子……以后你什么都不用愁,什么也不用怕,我会一直照顾你,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在你身边,以后就再没什么忠武将军了,也没有什么镇国公,就只有和你成了亲的小周,你入赘了的男人小周,好不好?我现在没办法给你那些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了,但是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好不好?

叶修笑了,说,什么功名利禄荣华富贵的,如果我真的在乎,我会在当初入赘了一个什么都没有傻汉子吗?他亲了亲周泽楷的嘴唇,又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傻小周。

周泽楷被弹了额头又说了傻,也不恼,他握住叶修的手,将自己的媳妇和孩子都小心翼翼地搂在怀里,甜甜蜜蜜地笑了。

评论(52)

热度(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