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乡村爱情故事(下五)

十四

江波涛找到叶家的时候,周泽楷和杜明正在田里耕地。

叶修家没有牛,周泽楷暂时也还没攒出能买耕牛的钱,本来还担心一个人耕新垦出来的地会顾不过来,现在正好杜明来了,家里的劳动力一下子得到了补充,叶修也就不用按原计划跟着下地了,也是因为这,周泽楷即使还没恢复记忆,也看着杜明顺眼了不少。

这几天日头大,两个人都热得够呛,左右地里没别人,两个人也就脱了衣服,光着上身在田里挥汗如雨,周泽楷虽然常年行军打仗,但身体几乎时刻都是被覆盖在铠甲底下的,以前一亮出来,白得晃眼,不过现在耕了这么些日子的地,也到底都被晒成了小麦色,连带着身上那几道纵横的疤都不那么明显了。田间的太阳毒得很,其实脱了衣服干晒着也不好受,还容易晒伤爆皮,但周泽楷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他前几天晒伤了,叶修心疼得不行,晚上的时候就用自己做的药膏给他擦身,那药膏清清凉凉的,一股清淡的草药味,在叶修柔软的指肚上化开了再抹到他身上,在他背上来来回回,勾得他心都是酥的。他皮糙肉厚,晒坏了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多疼,但他就是要做出很疼的样子,只要他微微地嘶一口气,叶修就能抱着他哄好久,他想怎么样都行。

周泽楷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咬着舌尖回忆了一下那天晚上的滋味,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抬手用叶修亲自给他绑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还要再来一次。

 

江波涛就是在这个时候到的。

 

他十天前就接到了杜明的信,然后就带着方明华马不停蹄地从京城赶了过来,他一路走一路想,怎么都觉得这个事不对劲——失忆了就失忆了,但好死不死地偏偏冒出来一个救了命的哥儿,还勾得周泽楷以身相许,这事怎么看都有阴谋,那个叶修别是二皇子派来的间谍吧?当年周泽楷对着号称京城第一美人的六公主都不稀罕多看一眼,这哥儿难不成是天仙下凡?还是给周泽楷下了降头了?而且就算叶修没问题,可是周泽楷的身份牵涉众多,各方势力需要平衡,一旦回京就是身不由己,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地要送女儿送儿子不说,光是六公主那关就过不去,六公主纠缠了四五年,眼看着赐婚圣旨就要下了,皇帝也满意地于终于可以牵制住这股军中势力,如果这时候周泽楷身边多了个正妻,怎么看这事都没法善终——尤其是对叶修而言。

江波涛满肚子的官司,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周泽楷的身边,周泽楷果然不认识他,但在杜明这些天的解释下倒也没太抗拒他和方明华的接近,由着方明华给他诊了脉。

周泽楷当时被四皇子派出去的刺客暗算,中了好几刀不说还摔进河里漂了一天多,人没死就是个奇迹,但好在他身体底子强健,叶修照顾得又好,总算是没留下什么暗伤,至于失忆的问题,不过是摔下去的时候脑子撞出了血块,算不得什么大问题,方明华几针下去,周泽楷人就晕了,等半个时辰后再起来,就又成了那个叱咤风云的周将军。

 

十五

叱咤风云的周将军醒了,也不说话,坐在地上愣了一会,然后就闷不吭声地就又拿起了锄头干活。

他的表情有点可怕,三个人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只好陪着他干活,干了一个多时辰,周泽楷终于把地里的活都做完了,他放下锄头,说,我本来答应叶修明天开始播种的。

江波涛说,京城情况紧急,今晚就走吧,晚走一天,就又不知道有多少兄弟要掉了脑袋。

周泽楷叹了一口气,说,好。

 

十六

周泽楷回家的时候,叶修正在厨房里熬绿豆汤。

天头热了,容易中暑,家里没条件像大户人家一样储冰,叶修又怕周泽楷中暑,便每天熬了绿豆汤,加上白糖,用井水湃上,等周泽楷回来了,就能喝上一壶凉丝丝的甜绿豆汤。

他今天回来的太早了,叶修甚至连汤都还没有煮完,周泽楷走叶家狭小闷热的厨房,从后面揽住自己的心上人,说,叶修,我想起来了。

周泽楷不同寻常的态度让叶修的心里不自觉地涌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拿着汤勺的手抖了一下,勉强扯出了一个笑,说,那是好事啊,所以你的名字叫什么?

周泽楷告诉了他他的本名。

叶修愣住了,然后他笑了,说,没想到,我竟然捡了个忠武将军回来,这大概也算是做了件为国为民的好事了吧。

他说着,手里紧紧攥着勺柄,胡乱地搅了两下锅里的汤,没再言语,而周泽楷抱着他,静静地看他把这一锅汤熬完。

汤没费多久便熬好了,叶修盛了一碗,加了糖,放在周泽楷面前,又是笑得温和的样子,说,家里也没有酒,只有绿豆汤,招待将军的话有点寒酸了,但条件有限,只能这样了。

周泽楷默默看着那碗汤,没去动,半晌,却突然伸手把叶修搂进怀里,去吻他的嘴唇。

厨房里狭小闷热,并不是个亲热的好地方,周泽楷却浑然不觉,抱着叶修吻得投入,他吻叶修的嘴唇,然后吻他的鼻尖,吻他的脸颊,最后吻他的额头,低声说,抱歉,目前的我保护不了你,所以现在没办法带你走,他又有些急切地吻他的眼睫,说,但是等一切结束就可以了,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就来接你,你等等我,好吗?

叶修平静地接受着他的亲吻,轻轻地说,可是等到那个时候,你真的还能来接我吗?他轻拍他的后背,说,没关系,朝堂诸多身不由己,你需要做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怨你,反正我们原本……就是你受了委屈。国家大义总比儿女情长重要得多,没关系的。

叶修说着笑了起来:只是可惜,我最后能给你饯别的,竟然就只是一碗绿豆甜汤,不过……也是很好喝的,今天多加了些糖,多喝一点吧。

周泽楷没有去喝,也没有松手,他固执地抱着叶修,急切地向他寻求一个肯定:你等等我,好吗?我会解决好一切,我会回来,就我们两个人,带着弟弟妹妹,你等我,好吗?

他亲吻叶修的嘴唇,索要保证:等我,别抛下我,好吗?我很快会解决那些事情,我会回来的,然后我们去找一个地方隐居,就我们一家人。

他说着说着甚至带上了一点哭腔:你说过让我替你养家,要和我过一辈子,我入赘了的,我一辈子都是你男人,你说过要让我供养弟弟妹妹,以后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你以前答应我的,你不能改了的。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求求你等我一次,我只让你等这一次,以后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一辈子都在你身边,好不好?那些朝堂权术利益纠葛你都不要关心,你只关心我好不好?等等我吧,只有这一次,等着我,好吗?

他抱着叶修,固执地望着他的眼睛,甚至有一些哀求,半晌,叶修轻轻叹了一口气,认输般地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前,说,好。

评论(53)

热度(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