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乡村爱情故事(下四)

十二

死是不可能死的,可杜明又不能就这么回去,于是他放出信鸽给江波涛报了信儿,又帮周泽楷耕了一下午地,最终以表弟的身份跟着周泽楷回家了。

叶修家只是普通村户人家,虽然两个女孩子不用像其他家的女人一样下地,但男女大防也没那么严重,即使家里来了外男,全家人也还是聚在一个桌上吃饭,杜明听说自家将军已经在这边入了赘本来千百个不愿意,打定主意要劝周泽楷迷途知返,但一上了饭桌,见了叶家的二妹妹,顿时什么话也不说了,闷头吃饭,然后乖乖巧巧地认了嫂子,特别亲热。

晚上照常是夫夫的亲热时间,周泽楷在地里累了一天却还是精神抖擞,搂着自己香喷喷的媳妇又亲又摸——他们现在修好房子了,隔音好得不行,他们再怎么闹腾弟妹们也听不见。

周泽楷兴致勃勃,叶修却有些忧心忡忡,他没心思陪周泽楷胡闹,一直推他的手臂,问,你家里人找来了,你是怎么打算的?周泽楷咬他的脖子,说找来就找来嘛,反正我是你入赘的男人了,官府登记得明明白白,皇帝来了也改不了。叶修说可是你的家人呢?你表弟的衣服也是很好的,你们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周泽楷想了一下,说,据说有好多地。他说着又黏黏糊糊地去亲叶修,说做完再和你说嘛,你晌午的时候不愿意在地里,我憋得好难受……然后他伸手摸他的腰,掰他的腿,蹭他的后面,没几下就把把本来还有一肚子事情想问他的叶修弄得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两个人勾勾缠缠地折腾了快一个时辰,最后叶修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没做完就晕了,自然也就没再顾上和周泽楷讨论家世的问题。

周泽楷抱着睡着了的叶修,自己的脑子也是乱七八糟的,叶修问他的家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没有记忆,根本没法判断真伪,但假定杜明说的都是真的,那他该怎么办?京城形式错综复杂,有个差点杀了他的四皇子,一众虎视眈眈要夺嫡的其他皇子,更别提还有个据说差点就嫁给他了的六公主,他如果带着叶修回去,叶修没有根基,势单力薄,被人看轻了怎么办?被人欺辱了怎么办?再或者,如果有人想要逼迫叶修让位……对他出手了怎么办?他之前连自己的命都险些丢掉了,如果贸然带叶修回去,害得他有半点的闪失又该如何是好?他并不贪图那些荣华富贵,叶修的安危比那些加在一起还重要的多,和叶修在一起,哪怕他一辈子都在这个小山村种地也是满足的。

可是事情又没有这么简单,他是个将领,他有自己的责任,哪怕他没有记忆,只看着杜明的反应,都知道自己对那只军队有多么的重要,甚至可能牵连了许多人的生命和前途,如果他就这么龟缩在这,和叶修过自己的小日子,那些信任着他的人又该怎么办?再或者说,已经牵扯众多的他,真的能躲在这里,护着叶修安稳度日吗?

周泽楷突然觉得烦闷,他现在满心里只有叶修,他甚至想着,自己要不是什么将军,生来就只是个农户就好了,入赘给叶修当汉子,给叶修养家,供弟弟读书娶亲,给妹妹攒嫁妆嫁人,还能有自己的小娃娃,养他们长大,然后他就能护着叶修,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

可惜,这全部都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都没关系,他亲吻着叶修的头发,想,将军也好,农户也罢,他就是叶修的男人,他们结了亲,上了册,谁都不能改,他一定会好好护着叶修一辈子的。

 

十三

第二天的时候,杜明扛着锄头和周泽楷去了地里。

军队里不打仗的时候,也是偶尔会帮老乡做做农活的,杜明虽然先给周泽楷当了亲兵后来又升了副将,大小算个将领,但周泽楷的军队里不论这些,到了农忙的时候,哪怕是周泽楷本人,都下地去给老乡割稻子,所以杜明做起这些来轻车熟路,干起活来比周泽楷也差不了多少。

中午的时候,叶修来给两个人送饭,杜明魂不守舍,一直眼巴巴地往叶修来的方向看,希望能盯出第二个人来,最后发现没有,只好委委屈屈地坐下拿了张饼子开始啃,周泽楷则幸福得多,甜甜蜜蜜地和媳妇坐在一起,一会儿要媳妇喂口水,一会儿要媳妇喂个饭,蜜里调油,而杜明顾影自怜,越看越郁闷,简直连饭都要吃不下去了。

他昨天见了唐柔,当晚就害了相思病,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像个仙女一样,她一笑,他就觉得自己站都站不稳,说话都结巴,满心满肺只想着把人娶回家当媳妇,突然就理解了自己家将军为什么宁愿留在这么个小山村里给一个农家哥儿当赘婿——实在是感情到了,放也放不开的,没遇到便也罢了,现在遇到了,哪还能放得开?

他闷闷地吃了一口饼,心说江大人给的任务可难死了,现在别说把将军带回去了,就连他自己,都差不多要折在这了。

评论(41)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