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做一个合格的的暖炉!(一发完)

我确信乐乎最近抽了,它已经连续一个月不定期屏蔽我的古早文了……申请解封也半天没动静
补档,大纲流脑洞,慎入

叶修这个人,体质稍微有点问题,到了一定年纪后就会特别虚,很容易被阴邪入体,然后果不其然,二十八岁的老叶在世邀赛期间被一个阴邪的东西入了体,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冷,特别特别冷,一言不合就身体冒白霜的那种冷,穿多少衣服都没用,从骨头缝里就冷,然后老叶赶紧去找高人求助,高人说他也没招,这东西没法治,就得等它在你体内待够了,自己去找下一个宿主,一般来讲撑死半年他也就自己走了,让叶修忍着,实在特别冷的时候,就在阳气重的地方待着,能缓解不少。
老叶一听也没办法了,只能自己忍着,好在国家队几乎全是男的,集训地点又在皇城根底下,他好歹是没被冻死,但也特别难熬,而且太阳一落山,他就冷得更厉害,天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整夜睡不着,但他越不睡,身体越虚,就越冷,如此恶性循环,他还要熬心血带队训练,结果没几天就被折磨得形销骨立。
领队成了这样,大家都很担心,纷纷来关心老叶,但老叶有苦说不出,这种灵异的事情说出去,再吓着几个,动摇军心可怎么办,老叶只能自己忍着,说是感冒,结果,就在他阴邪入体五天后,他不小心碰到了周泽楷的手,然后突然发现,这个后辈就像个火炉似的,一碰到他,叶修顿时全身都不冷了。
叶修顿时活了,又偷偷反复试了几次,发现真是这样的,但必须得是皮肤直接贴上,隔着衣服不行,于是叶修就无奈地变成了一个没事就偷偷摸后辈手或胳膊的变态,他真是太冷了,热源就摆在那,他根本控制不住,心说变态就变态吧,别被冻死才是真格的。
他自觉动作隐蔽,都是借着指导训练或貌似不经意才碰上的,但周泽楷暗恋叶修许久,叶修平时多看他一眼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一天之内突然被碰了这么多次,他不可能不发现端倪,然后他就对叶修的异状上了心,等到晚上的时候,他健身完特意去了训练室一趟,结果就看见叶修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抽着烟看视频,冷得手都在抖,恨不得整个人都蜷起来,周泽楷走过去,叶修都没听到声音,周泽楷试探着把手伸出去碰了一下叶修的脖子,叶修果然浑身一哆嗦,再也不抖了。
周泽楷的奶奶非常迷信,所以他从小就很知道一些灵异鬼怪的事,算命的也说过,说他阳气非常旺,是那种阳气最盛的八字,他一看叶修这样,大概也能猜到叶修八成是遇到什么阴邪入体的麻烦了,于是他就和叶修摊了底,并且表示自己可以帮助他。
叶修之前没敢找周泽楷求助,就是因为怕吓着小周影响他心态,这会儿人家自己都说要帮他了,活活被冻了五天的叶修赶紧就答应了,两人当晚就搬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都是单人大床房)。
叶修有了周泽楷这个暖宝宝,简直就像遇到了救命恩人,晚上没太阳,阴气重,他冷得身上都冒白霜,这回有了周泽楷,他顾不上不好意思,从被子里伸出手握住人家手腕,终于睡了一个暖和的觉。
结果第二天起来叶修就尴尬了,他这一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的,估计是半夜冷,自己钻进了人家周泽楷的被子,死活往人家怀里钻,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周泽楷身上,还把人家睡觉穿的背心都给推到了胸部以上,自己的衣服也推上去,皮肉贴着皮肉的睡,就差没把人家短裤也一起扒了。两人都醒了,十分尴尬的面面相觑,最后叶修干巴巴地解释,说自己太冷了,这都是半夜无意识的动作。周泽楷点头,表示十分理解,然后两人火速分开,各自洗漱,然后做贼一样趁着没人发现,从房间里出来了。
叶修之后的日子过得就舒服多了,白天的时候那种冷他忍一忍就能过去,加上每隔一会儿偷偷摸周泽楷一把补充个热量,就完全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晚上的时候他俩住一个屋,最开始叶修还因为每天半夜都控制不住钻后辈被窝惭愧一下,后来他习惯了,甚至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每早从被自己扒得半裸的后辈怀里钻出来,打着哈欠再手贱地摸一把后辈的腹肌,或者偶尔调戏一下大早上不受控制地起一些反应的羞涩后辈。
国家队集训以后就飞了苏黎世,苏黎世不比京城,瑞气和阳气都不足,叶修即使是白天也冷得够呛,只能时刻跟紧周泽楷,借机会蹭一下胳膊摸一把手,国家队个个都是人精,长此以往,哪有不被发现的,最后喻文州私下里找了叶修,隐晦地说,队内恋爱没问题,但还是要注意节制,千万别耽误比赛。叶修一听懵了,说他俩没谈恋爱,就是普通的关系好,然而喻文州一脸你别解释了我们都懂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叶修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是周泽楷在给他治病,只好牙疼地又否认了一遍,然后说绝对不会影响比赛的。
当然了喻文州和全队的人谁也没信。
叶修听了喻文州的劝告,也开始觉得他这样举止亲密对小周不太好,平白给人扣了一顶同性恋的帽子,他本来有心避嫌,然而才避了半天就冷得受不了了,顿时自暴自弃,心想去他的避嫌,然后心安理得的继续找机会就去摸周泽楷。
于是全队人在内心里几乎就都坐实了他俩在搞对象的猜想。
甚至连冯主席都气急败坏地打电话来问过一次,原因是比赛的时候叶修太冷,俩人在座位上偷偷拉了一下手,然后被全球直播出去了。
然而此时的叶修已经破罐破摔,他问过周泽楷介意不介意,周泽楷猛摇头表示没关系,于是叶修也就不在意了,任其他人爱怎么说怎么说,他对外坚称这只是直男的友谊。
当然了,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认为这是直男的友谊。

直男的友谊破灭在世邀赛夺冠当晚。
夺冠当晚,叶修喝了点小酒,被送回了房间,然后就被活活冻醒了。
这次的冷十分的不同寻常,他皮肤表层都结了一层薄冰,一呼吸全是哈气,他被冻得够呛,拼命往周泽楷怀里钻,钻完觉得还不够暖,迷迷糊糊地顺着本能开始扒周泽楷和自己的衣服来扩大皮肤接触面积,然后玩命往周泽楷身上贴,周泽楷被他又扒又贴得心头火起,他平时每天被抱着睡都很难控制自己,天天硬得都快断了,这次叶修亲自上手把他的衣服裤子全扒了,这哪还能忍得住,低头就亲,活活把自己亲硬了,结果最后的良知告诉他他不能趁人之危,他咬牙把自己恨不得黏在叶修嘴唇上的嘴拔下来,打算抱着叶修睡觉,结果叶修不干了,因为他发现亲亲竟然比贴着还暖和!冷得迷迷糊糊又喝多了的叶修发现了新大陆,搂着周泽楷的脖子不让他离开,按住头就亲,自己把舌头往里头伸,亲得十分兴起,还到处乱蹭,周泽楷这哪能忍,在良知和色欲面前一秒就选择了叶修,三两下把叶修和自己仅剩的内裤扒了,开了一个通宵达旦的车,期间他不是不想停,但他每次怜香惜玉地想停下来,迷迷糊糊的叶修就抱着他不肯让他停(他冷),新开荤的周队长忍不了,于是就这么活活开了一宿。
开完一宿无证驾驶的车,阴邪竟然神奇地被驱散了,然而第二天叶修起都起不来了,趴在周泽楷怀里又累又疼,难受得直哼唧,但他也没资格说人家周泽楷什么,毕竟他昨晚虽然迷糊,但隐约也记得是自己先扒了人家,还死活不让人家停手的,叶修在床上躺了一天才活过来,然后很有担当地向周泽楷道歉,结果就听他这个小后辈说,他喜欢自己很久了。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间还有点恋爱过程,但我懒得脑了,反正最后就是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2)

热度(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