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乡村爱情故事(下二)

冬天很快就到了,叶修家修补好了房子,储存足了过冬的物资,一家六口往房子里一缩,暖暖和和开始猫冬。

这个冬天过得比以前他们过的任何一个冬天都要舒服,有不漏风的暖和房子,还有充足的食物,周泽楷还会凿冰钓鱼,偶尔拎了杆子出去,回来就能钓上一筐冬日河里的鱼,再经叶修的手炖成鱼汤,一口喝下肚,从骨头缝里都发暖。

冬天里没什么事情好做,叶修又不是那到处串门的性子,以前家里日子过得紧,他会趁着冬天做些小玩意补贴家用,但现在有了周泽楷,生计便不再那么发愁,叶修有了大把的时间,索性开始每日抄书。

书是个稀罕物件,买上一本,足有他们家以前小半个月的口粮,就连邱非的课本都是镇子上的先生看他课业好,免费送的家中旧书,但抄书却能剩下不少银钱,邱非的书大部分也都是这么来的。

叶修以前实在是没有闲暇,现在得了空,便开始替弟弟抄书,周泽楷陪在一旁,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的媳妇写得一手好字,甚至比镇子上先生的字还要好上许多。

周泽楷失忆了,不记得许多事情,但潜意识里的见识总还是在的,他看了叶修的字和叶修随手为邱非写的批注见解,便知道叶修学问绝不是一个山村里的哥儿该有的,光那一笔飞龙走凤的字,就不是平常可见。

见周泽楷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叶修笑笑和他解释,原来没遭灾以前,叶修家也算是一个镇子上的有头有脸的人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但也吃穿不愁,他又是举人老爷家独生的哥儿,所以就算哥儿没法考科举,家里也疼他疼得像眼珠子一样,请了先生来家里单独教他,只是他命不好,十几岁的时候老家遭了水灾又发了瘟疫,家里人没出十天全没了,他只得跟着好友逃灾,谁知路上好友也出了意外去了,就只剩下他带着沐橙,路上捡了邱非几个弟妹,最后好歹是在村子里落了脚。

周泽楷一听心疼得不行,抱着叶修眼泪都快滚下来了,叶修只得哭笑不得地抱着他哄,说没事的,反正都过去了,现在日子过得这样好,有吃有穿的,弟弟妹妹也有书读,也没什么好觉得苦的了。

叶修说得淡然,周泽楷心里却像被刀剜了似的,难受得直想哭,他忍不住想自己怎么就没早点遇到叶修呢?那时候的叶修年轻轻的,那么小的一个半大孩子,十天之内没了所有家人,老家发了瘟疫,到处都是死人,是怎么撑下来的呢?逃灾的时候他自己都是小小一个,却还要带着四个更小的弟弟妹妹,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周泽楷越想越难过,他恨自己没能早找到叶修,他想,他如果能早点找到叶修,他一定要用黄金打一个屋子,把叶修妥妥帖帖地藏起来,然后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送到他面前,不让他吃一点苦,不让他受半点风霜。

周泽楷心里堵得难受,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最后只能抱着叶修亲他的嘴唇,认真地说,以后都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叶修笑了,摸摸他的头发,说好啊。

 

冬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积雪化了的日子,家家户户便开始了新一年的耕种。

周泽楷有了叶修,现在牟足了劲要让自己媳妇住上大房子穿上好衣服,开春便去村长家交了银子,买了几亩没主的荒地,打算垦了荒种田,他不舍得让媳妇劳动,就自己起了大早,背上媳妇给烙的饼,再灌上一大壶媳妇兑好的山蜜水,下地去了。

说是荒地,但村长心善,知道叶修家过日子不容易,分给他的都是些比较松软肥沃的土地,周泽楷翻起来也并不怎么费力,一上午的功夫就翻了大半,晌午的时候,叶修过来给他送午饭,周泽楷借机撒娇又耍赖,仗着周围没人捧着叶修的脸亲个不停,叶修又羞又气,最后到底还是心疼他耕地辛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随他去了。

周泽楷得了媳妇的奖励,下午的时候干活更加精力充沛,心里寻思着到了今天傍晚这块地就差不多了,明天还可以去翻下一块,照这个进度下去,五六天的功夫就够把地都翻一遍,今年的收成能翻上一番,这样就能给叶修新盖一间房子,邱非来年赶考的钱也够了,还能送一帆去读书,两个女孩也能添置几件嫁妆,沐橙唐柔都不小了,亲事差不多可以张罗起来,她俩嫁得好,叶修才能放心……他想着想着,隐约听见北边传来了马蹄声,还有个年轻的男声在嚷嚷些什么,他下意识地把锄头扛在肩上,握紧柄部,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那年轻的男声越来越近了,周泽楷定睛一看,马背上是一个十七八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灰色的布衣,整个人灰头土脸的,神情激动,村子里路窄,马到了离他百米左右的地方便再也走不了了,那个年轻人狼狈地从马上跳下来,几乎是哭嚎着一路跑到了他的脚下,扑通跪在地上,一把抱住他的腿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将军啊!我可找着你啦——”

 

 

 

PS:买荒地这个事,有些朝代即使是荒地也要给官府交银子才能垦荒的,但是比买现成的田是便宜了非常多的,至于有没有朝代是不用钱白垦荒的我还真不知道,所以我就按我知道的写了哈

评论(27)

热度(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