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马甲一时爽,掉马火葬场(一发完)

补档,突然发现之前发的误删了
阴差阳错用了女号和小周情缘了的老叶和苦寻初恋多年最终发现初恋竟然是个男人还是自己前辈的小周
故事背景大概是小周十六岁左右的时候。
大纲流文笔,慎入

第三赛季的时候,很多事仍然需要老叶亲力亲为,所以老叶手里掌握着众多马甲,日常换马甲上网游里混,然后老叶从网上收了个挺厉害的满级神枪马甲,是个女号,但老叶从来不太在意这些东西,于是在某一天就随手抽出来要去打材料,结果进去以后发现里面有好多条来自一个小神枪手的留言,叫他师傅,锲而不舍地发了十多天消息,大部分都是问问题的。老叶翻了翻聊天记录,大概看懂了这个小神枪是这个号主人刚收的小徒弟,但这个号的主人明显不太负责任,卖了号也没和这个小神枪说一声,老叶看这个小神枪这么执着,提出的问题技术含量也挺高,觉得挺有意思,于是就提点了几句留言里提出的问题,还顺手给他送了个多余的橙武吊坠,留言说这号已经换主人了,然后也没多想就下线了。
结果过了几天他再上线,里面又多了好几条留言,还有几个紫武和橙武,是向他表达感谢的,然后还问能不能继续来和他问问题,老叶觉得这小孩挺有意思,还挺认真挺讲究,就答应了,从此隔三差五上线来解答解答问题。
一来二去的两人就勾搭上了,叶修觉得这小孩懂事又技术好,起了点爱才之心,上线就更频繁了,每晚定点解答留言,偶尔送点有用的装备,对方也不白问他,尽自己能力没事回回礼。对方是个学生,背着家里半夜打游戏,长的时候几小时,短的时候就几分钟,语音都不敢开,叶修为了竞技状态需要遵守俱乐部作息时间,等对方上线了他早该下了,两人的时间凑不上,但毕竟也只是个不太重要的网友,叶修也没想过特意去凑,于是两人就只在留言里往来,后来关系好了,对方偶尔会发竞技场录像来,叶修就帮着看看,指导指导,再给点有针对性的训练计划。
俩人通过留言相处了几个月,慢慢的对方的留言里不再只有技术问题了,偶尔会交流交流生活,甚至讲讲自己的烦恼。对方家里是很传统很严格的书香世家,家教非常严格,他几乎一点喘息空间都没有,只有偷偷打荣耀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一点自由,叶修一听对方的经历,再想想自己家,顿时觉得同病相怜,就在留言里开导他,还送点荣耀里的小玩意哄哄这个可怜的小孩,然后在某一天,对方突然和他说,想成为职业选手。
他的技术当然是够的,但家庭太不好解决了,和家里闹得很僵,每天给叶修的留言都能看出情绪的压抑,叶修觉得小孩可怜,就每天安慰他,小孩也变得越来越依赖他,后来对方经常几天不上线,上线可能也只有几分钟,两人的联系变得断断续续的,终于有一天,他说他要和家里彻底摊牌了,然后对方连续半个月都没上线,叶修估摸着,这大概是被家里禁足断网了。
俩人再联系上都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小孩留言说他被家里打了一顿,禁了足,电脑也碰不到,他刚刚离家出走了,这才碰到了电脑。叶修一听吓坏了,他自己离家出走过,最知道离家出走有多苦,赶紧劝人回去,对方不肯回去,看样子都烦透家里了,叶修也劝不动,只好天天有空就陪他打打竞技场,下下副本,怕对方缺钱,又给打包了几个橙武过去,让他卖了换点现金。但阴差阳错的,虽然两个人从没刻意避免过,然而两人就是到了现在还没语音或视频过。
对方离家出走也没出走几天就被抓回去了,但这次闹得太大,家里终于松了口,同意他去训练营试试了,他特别开心地把消息告诉了叶修,然后和叶修说,他喜欢叶修,想和叶修处对象。
叶修吓懵了,他想说自己是个男的,但合计合计,一念之差下到底没敢说,因为对方状态不太好,家里那一堆糟心事,这正是最脆弱的人生十字路口阶段,他现在这么依赖叶修,叶修要是突然说自己是个男的,不肯处对象,那对方非得崩溃不可。他怕影响人家,不敢再给他加个噩耗,但他也不敢答应,就说他还小,现在先别提这事,等他加入了训练营,成了正式选手以后再说,对方想想觉得也是,就同意了。
叶修本来是觉得小孩子没长性,只不过是现在心里脆弱才觉得他好,想和他处对象,事情都步入正轨了就好了,但谁知道对方进入训练营之后竟然真的很认真地在追他,每天早晚留言,在游戏里送礼物,还追问他地址要给他寄东西,叶修简直骑虎难下,他这时候要是和对方说自己是个男的,也太人渣了,人家第一次表白的时候他没开得了这个口,之后也就再没法开口了,就只好这么煎熬着,想办法疏远人家,对方来找他语音他也也不敢,想办法避免一切三次元接触,结果就他这么疏远着,对方竟然还是紧追不舍,最后老叶实在没招了,觉得自己不能在人渣下去了,又怕把人家刺激到影响对方表现,终于捱到对方告诉他通过了正式队员的考核,叶修就给留了言,说自己不能接受网恋,也不能接受比自己小的对象,之前是怕影响他才没说,道了歉,又送了一堆这一年来对方送过的礼物的等值品,说了一堆例如你的未来还长还会遇到更合适的人这样冠冕堂皇的话,然后做贼心虚地下线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敢登录,把账号卡锁在了抽屉最底层。
那一年出道的神枪手就那么几个,他指导过对方那么多,一眼就看出来那人是周泽楷,他心虚透了,暗搓搓地关注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周泽楷表现非常好,不像是受了伤害的样子,也就放心了,再没管过,打算把这事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后来嘉世事请越来越多,他就真的慢慢把这事抛在脑后了。
周泽楷从被拒绝后就一直在找叶修,但对方再也没上线过,他不想放弃,就每天给对方留言,指望着对方有一天能来看看。他之前虽然没告诉过对方他的真名,但他对他说过他在轮回,轮回那年又只出道了他一个神枪手,对方肯定知道他是谁,他就一直等,希望对方回心转意。江波涛劝他别等了,毕竟就是个网络上的人,但周泽楷放不下,对方在他最难的时候安慰他,陪伴他,甚至他很多技术都是受了对方的指点,他根本放不下,他不当面见那人一面,听他亲口拒绝,他永远都没法死心,他不能接受那人说的那些理由,他觉得那些都不能成为让他心甘情愿放弃的原因。
那人技术很高,甚至达到了职业水准,周泽楷仔细在联盟找过,现役的退役的甚至是大公会高玩都查了个遍,最后他锁定了苏沐橙,沐橙的技术是和当年那人最像的,年龄职业也符合,他试着接近过苏沐橙,甚至还因为两人的交往过密被传了些绯闻,可他最后确定了,不是她。
第七赛季的时候,轮回成绩越来越好,小周人气也水涨船高,他接受了很多采访,有记者在专访里问他,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他说有,她陪他度过了最难的岁月,他一直在等她。
叶修事后也听说了这个采访,心里叫苦不迭,觉得自己真是造了大孽了,更不敢上那个账号卡了,好在他和周泽楷不熟,他不用面对真人接受内心煎熬。枪王意中人这事沸沸扬扬闹了一段时间,不过很快就随着各种新闻过去了,嘉世越来越不好,叶修也就再没功夫研究这些事,又过了半年后,叶修被逐出了嘉世,宣布退役。
叶修走的时候走得急,东西都没带,全是沐橙事后给收拾的,沐橙把他的卡都打了包存着,叶修从来不敢拿出来的卡也在其中。
后来兴欣开始研究技能点攻略的事,沐橙想帮忙,兴欣到处找没清任务的卡,沐橙突然想起来之前叶修还有一大包,就随手抽了一张想试试,结果抽出来的正是当年叶修都不敢碰的那张,她一登录,消息积累了上千条,她直接忽略了,再看等级,没满级,就干脆退了,结果她扫了一眼id,发现这名字特眼熟,周泽楷好像和她打听过,他俩关系不错,她就顺手截了个图给周泽楷发过去,周泽楷一看就急了,问她卡哪来的,她说是叶修的卡,不过好些年没用了。
周泽楷一听就懵了,他万万没想到那人是叶修,还是个男的,当年他俩虽然没语音过,但曾有一次他俩竞技场的时候,对方起身时不小心碰到了语音键,他很清晰地听到了对面有一个模糊的女声在说些什么,所以他才会以为对方是个女的,现在回忆一下,那声音很像年轻几岁的苏沐橙,那么推论一下,可能只是当时苏沐橙恰巧在叶修身边说话,隔了耳机,所以说话声很模糊。他回忆当年的那些技巧和说话方式,和叶修都能一一对应,他只不过是被对方是女性这个认知给禁锢了,才从没想过这么可疑的人选。
周泽楷说不清他是什么心情,他等了很多年,一腔真心都奉献出去,可那人却是个骗子,甚至这些年来叶修肯定知道那人是他,却一直不来找他,一直在看他笑话,或者他是不是干脆就忘了自己了?周泽楷生气,愤怒,难过,他不是同性恋,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那人是个男的,他不会产生那种心思,可他偏偏以为对方是个女的,偏偏爱上了,之后的每一天他都在想他,想得浑身都痛,日日夜夜的想,把那个人一笔一划反反复复地刻在自己心脏上,根本就摘除不了了,可他们都是男的,他又真的不喜欢男人。
周泽楷难过得要命,也纠结的要命,还没等他纠结完,叶修就带着攻略来轮回了,他看着叶修,百感交集,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人一拳问他为什么骗自己,又恨不得扑上去抱住他,告诉他他好想他。周泽楷纠结了一天一夜,纠结到合同都谈完了,他应经理的要求送叶修回了酒店,俩人在酒店房间里打竞技场,打着打着周泽楷就摔了鼠标,然后把叶修按在床上,质问他为什么骗他。
叶修一看周泽楷的表情,就知道当年的事暴露了,他心虚得要命,觉得对不起人家,但当时他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他就一五一十地把当年的前因后果都解释了,好好地道了歉。
叶修道歉了,但周泽楷的表情还是很可怕,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样,他能想明白当年叶修那样做的用意,但他就是不想原谅他,但说要讨公道,让叶修做什么来给他赔罪,他又并不想,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他就是委屈,就是不高兴,他怎么都不像让这个骗子好过,但他又舍不得把这个人怎样,他自己乱透了,越想越委屈,最后他压着人,把头埋在对方肩窝里哭,委委屈屈地问,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给你留了那么多言,你为什么不看,为什么不回答我。
叶修心里也难受,觉得自己造了天大的孽,赶紧哄着自己的后辈,哄了小半夜,终于哄好了,周泽楷躺床上睡着了,他在旁边坐着守了一夜。
交易搞定了,叶修也就回了兴欣,结果谁知道安生日子才过了三天,s市就来了不速之客,周泽楷跑来找了叶修,斩钉截铁地说要和他处对象。
叶修懵了,当然不同意,但周泽楷态度坚决,说你当年欠了我的,必须还给我,叶修说可我不是同性恋,周泽楷说我也不是,但你欠我的,你伤了我的心这么多年,必须处,不然我不甘心。叶修心里愧疚,又觉得趁这个机会断了周泽楷念想也好,然后就答应了,觉得没多久就分手了。

于是两人就开始交往了,但是其实,小周自己也是一时冲动,凭着一股气提出的交往,他闹不清自己到底想要怎样,他对叶修真是称得上又爱又恨,可他执念太深,总得想个办法消解,于是就干脆提出了交往,觉得自己把这个执念消解了也就完了。
说到底,他自己也知道,当年他们也不过是在网络上交流过,了解其实十分片面,只不过他那时候处于特殊时期,对方又恰巧出现,所以他才会产生了那种想法,其实现在回忆下,与其说是多么的爱,其实是依赖,是慰籍,如果叶修真是个女的,真答应他交往了,很可能他也就早早看清,可能处了几年要是发现不合适也就自然洒脱分手了,万万不会这么纠缠。但坏就坏在后来那人用那种方式消失,正在他最不甘,感情最浓烈的时候早早跑掉,导致他后来不停地想,不停地念,简直成了心魔,把那人牢牢记在心里,一刻也不得安生,即使知道了那人是个男的,这股执念也消解不了,于是他就赌气似的硬要拉那人处对象,即使自己不喜欢男的,即使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他也没想处出个什么结果来,他就只是小孩子赌气而已,想着这股气消了也就完了。
其实叶修也知道他到底什么心态,明白他不是真心想搞个男男恋的,所以才答应了,觉得自己造的孽自己担着,就陪着他消气,陪着他胡闹,就当给他当出气筒了。
然后两人就开始搞对象,周泽楷想了这么多年,脑海里有过无数期待,他无数次想过要带这人去哪里玩,要在哪里约会,要给他买什么礼物,带他去吃什么好吃的,结果最后是个男的,但周泽楷依然坚定地执行了自己当年的想法,带着叶修去情侣餐厅吃饭,去坐摩天轮,吃冰激凌,吃小蛋糕,在电玩城抓娃娃,心想权当报复叶修了,但实际上,不光是叶修,俩人都被报复得够呛,毕竟他俩又不是真处对象,也没啥暧昧氛围,所以两个大男人做这些活动,其实还是挺尴尬的,而且周泽楷对叶修也实在起不来什么浓情蜜意温柔体贴的劲儿,在这种情况下他连个乖巧后辈的面具都维持不住,相处的时候能忍住不给叶修甩脸色就算不错了,所以其实两人活脱脱就是在走流程,不过周泽楷坚强地挺了过来。叶修脸皮一直挺厚的,所以还能忍,就是觉得这孩子实在是太拼了,真有意思,然后就像个大哥哥一样陪他胡闹,偶尔还逗逗脸皮薄的后辈。
结果处着处着,叶修没怎么样,周泽楷倒是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对劲了。他以前是真不弯,最开始他走流程和叶修牵手,虽然是他主动的,但都是别别扭扭的,随时都想抽出来,全是为了自己的执念咬牙硬撑的,他都能看见叶修咬着牙偷偷忍笑,他自己其实也一直想着闹一两个月就算了,出了气,再和前辈好好道个歉,这页就算翻篇了。他这人不算恐同反同,也不歧视基佬,但的确笔直,偶尔看到有男的搞对象他都觉得不能理解,想想都觉得特别不舒服,他连做春梦都是梦的小姐姐,是面目模糊的他想象中的初恋小姐姐,不过知道小姐姐是个男的以后他就再也没做过这样的梦了。但是突然有一天晚上,面目模糊的小姐姐面目清晰了,长了张嘲讽脸,烟嗓,没有胸,往下一摸,还有大丁丁——虽然没他大。结果梦里的周泽楷竟然毫无心理障碍地把他给睡了,完全的无师自通,还睡得特别高兴,睡了一次两次三次,早上闹钟响了都不愿意醒。
结果早上起来的周泽楷就面对自己湿漉漉的内裤陷入了人生的分岔路口,他心里乱糟糟的,三观尽毁,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真的弯了,但回忆起昨晚的梦,又觉得没做够,还想再做个梦。他特别烦躁,连着几天脾气都特别不好,也赌气不联系叶修,结果叶修也不联系他(其实叶修确实从来不主动联系他),他就特别生气,特别讨厌叶修,一听有关叶修的消息就炸。他烦了好几天,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又觉得两人都一周没联系了,叶修怎么还不给他发个消息问问他,生气又失望,还有点小委屈,以及等着对方来哄的理直气壮。
他又等了两天,叶修依旧没联系他(其实他俩一直是周泽楷主动联系叶修的,周泽楷不联系了,叶修以为他消气了,要把这个出气活动停止了,所以也没主动联系过他),然后周泽楷等不了了,就跑去h市找叶修,要和他约会。叶修心里也犯嘀咕,想着这怎么都过了快半个月了又想起来这茬了,但还是尽职尽责陪他出去了,两人又走了一遍流程,然后晚上照常陪周泽楷回酒店打竞技场,结果竞技场打完了,周泽楷拉着他,说要亲他。叶修一听简直要笑了,平时周泽楷恐同恐得那么明显,拉个手他都能闹心得胳膊僵直,咬牙忍着不往外抽手,拥抱都不超过一秒的,抱完了还一脸痛苦,这回竟然说要亲嘴,叶修想了想,估计是因为当年他的执念里还有这个,说啥都要实现一下,还有就是要恶心他一下报复他一下,于是他就抱着看热闹逗他玩的心思同意了,因为他根本就不信周泽楷亲得下去,不半道吐出来就不错了。
结果事实和他想的一样,俩人面对面站着,周泽楷盯着他的嘴唇看,脸色变幻莫测,半天都不动弹,叶修看着好玩,就憋着笑等着,两人僵持了两三分钟,叶修实在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说小周你还是算了吧,何苦为难自己。他笑得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结果还没笑完,猝不及防就被周泽楷压了上来,按住手就是一通亲,舌头都伸出来了,但俩人都没经验,周泽楷亲得又凶,最后两个人都疼得捂着嘴吸气,周泽楷一边吸气一边超级凶的瞪他,然后把他连人带外套全推了出去,自己气呼呼地关门进屋了。
叶修简直要笑疯了,虽然莫名被个男的亲了丢了初吻,但他没怎么太在乎,他就是觉得周泽楷实在太有意思了,明明都恶心成那样了还非要亲,还舌吻,最后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这会不知道在屋里怎么难受呢。然后他就一边狂笑一边穿好衣服回兴欣了。
周泽楷这会在屋里确实很难受,但不是叶修想的那种难受,他刚才亲叶修,发现自己竟然亲得特别有感觉,还亲硬了,这下新世界的大门是彻底打开了,他没法自欺欺人了,他是真弯了,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很羞愤,看叶修那个狂笑不止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又很生气,最后就恼羞成怒地把人推出去了,自己坐在屋里生闷气,生着生着又想起来刚才叶修的嘴唇那么软,喘得那么好听,就更硬了,最后气呼呼地去自己撸,一边撸一边想叶修,越想越气,新仇旧恨一起上涌,恨不得把这人抓过来扒皮抽筋,或者狠狠艹一顿,最后他想着叶修撸出来了,也终于接受了自己被掰弯了这个事实,咬牙切齿地想他一定要让叶修负责,说什么也得把叶修一起掰弯给自己当媳妇,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想通了的周泽楷就开始了追叶计划,勤学苦练,学习了诸多男男恋爱技巧,并且终于不再执着于小蛋糕和娃娃机,约会终于像男男情侣该有的样子了,同时利用自己苦主和正牌男友的身份,积极争取权益,利用叶修对他的愧疚纵容步步蚕食,抓住一切机会拉小手亲小嘴,然后还要做出一副我没弯,这都是为了消解执念的不情愿样子。
俩人一转眼就处了快一年了,周泽楷也没个要分手的意思,但也没真的把叶修怎样,于是叶修就继续纵着他,等着这场闹剧结束。
两人交往满一年了,周泽楷说要过纪念日,于是叶修就去陪他过,结果这个纪念日过得特别隆重,美酒鲜花烛光晚餐,叶修一看,觉得心里有底了,这周年一过大概执念也就消了,俩人要分手了,这是分手饭,于是他就尽心尽力地配合小周搞浪漫,力求达到最满意服务。说是烛光晚餐,周泽楷也没敢点红酒,就拿了两杯葡萄汁似的饮料凑合,叶修觉得好喝就多喝了几口,谁知道周泽楷这个心机boy点的是酒精饮料,老叶喝完就晕了,然后就被周泽楷拖进酒店房间,翻来覆去干了个爽。
叶修一起来就懵了,俩人全裸趴在一个被窝,全身上下哪都疼,还被开了苞,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结果罪魁祸首搂着他哄,搞得他脾气都发不出来,然后他就开始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罪魁祸首说过周年要有仪式,而且他觉得都交往一年了,该进行下一步了。
叶修满心懵逼,说咱俩这还算交往吗?!而且咱俩又不是同性恋!结果周泽楷也瞪大了眼睛,他说咱俩确实是正儿八经交往了一年啊!而且我是同性恋啊!叶修哭笑不得,到底是不是真交往这个事,确实是个烂账,名义上两人是真交往了,但确实最开始双方默认只是挂名胡闹而已,谁知道这时候被周泽楷拿这事反将一军。但周泽楷是同性恋这事他就不能认同了,他说你压根不是同性恋,周泽楷就开始委屈,说我都弯了半年了,都是你掰的,你得负责。叶修简直气笑了,他又一想这半年来周泽楷的表现,好像真是弯了,只不过他一直没发现。叶修觉得再掰扯这种事也没意思,就打算和周泽楷说清楚,他说不小心掰弯你是我不对,但我还是直的,咱俩不能处。周泽楷继续委屈,他说不,你弯了,你昨天晚上特享受,以前我亲你你也没拒绝,不信你现在想想,我亲你的时候你恶心了吗?我现在都把你睡了,你还这么平静,你还敢说你没弯?叶修被他稀里糊涂一顿绕,愣是给绕晕了,他回忆一下,亲的时候是没反感(其实是他只顾着笑了),睡了他也挺平静(其实不平静,只不过是小周在他反应过来发火前就开始打岔),他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弯了,但他又觉得自己好像没弯,结果周泽楷乘胜追击,说你不就是想看自己弯没弯嘛,我们可以继续处,你要是真不能接受,我们就分手。叶修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三观巨震,头脑不清,晕晕乎乎就答应了,然后两人就继续处对象。

然后结果就显而易见啦!都被小周扒拉到嘴里的怎么可能还跑得掉,于是两人又处了一段时间的对象,老叶就真彻底弯了,然后周叶就幸福的在一起了!
可喜可贺!

评论(31)

热度(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