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乡村爱情故事(下一)

 算一算我快十天没正经更新了,傍晚的时候和我妈躺在床上吹风,我妈都看不下去了,一边踢我一边和我说,更新吧……你快更新吧……你不是答应了人家更新吗……你咋还不去更新……你起来更新吧……

遂起床更新

亲妈催更,最为致命 

村子里成亲没什么繁文缛节,叶修家穷还没长辈,周泽楷又是倒插门,更是少了不少讲究,所以在两人定下婚约的第三天,两人就把在镇上读书的大弟弟邱非叫了回来,乡里乡亲又帮忙张罗着摆了几桌菜,拜过了天地,再把铺盖往一个炕上一搬,就算是成亲了。

两人成亲的时候已经是秋末了,粮已经打得差不多,各家各户都在置办过冬的东西,叶修家没有劳动力又没有钱,冬天总是难过,邱非往往学都不能上,要赶回家里帮忙上山劈柴、修房,但今年周泽楷入赘进来了,便不能再让自己媳妇和弟妹过这种日子,于是他打发了邱非回去好好念书,然后自己进了山,开始给家里打过冬的物资。

过冬需要储备的东西大多是些保暖用具和粮食,周泽楷进了山里,劈柴,打猎,家里没钱买棉和布,他就打皮子,让两个妹妹缝几个大氅,又铺了几床当毯子,剩下的肉都用盐腌了,挂起来风干,打算留着当干粮。

周泽楷白天勤勤恳恳干活,晚上就勤勤恳恳地干叶修,叶修家的房子还没修,隔音并不好,叶修每天被周泽楷弄得恨不得死过去,却也不敢出声,只能咬着自己胳膊忍着,一边忍一边拧着他的大腿骂他是牲口,周泽楷才不管叶修是怎么骂他的,反而越被骂还越高兴,他掐准了叶修怕弟妹听见,不敢动作太大地反抗,便全随着自己的性子来,每天都要折腾大半宿,直折腾到叶修哭出来才罢休。

他实在是太能折腾了,叶修挺了不到半个月就受不了了,拿出了当家做主的威严和他约法三章,说好隔五天才能一次,一次不能超过半个时辰,周泽楷怕媳妇生气,就答应了下来,但忍了两天,他就忍不了了,觉得委屈——他媳妇不让他睡,这怎么行呢?而且这事,也不能全都怪他呀?

他媳妇瘦不伶仃的,他本来也不想太粗暴、太频繁,毕竟叶修那胳膊腿都那么细,他轻轻往上掰一下,都担心会把他媳妇掰碎了,腰也细,他一撞,就觉得他媳妇整个人就要散架,可是他媳妇叫起来好听,压在嗓子里,细细碎碎的,还带着点颤音和哭腔,他一听就受不了,他媳妇还白,即使做了那么些农活,吃了那么些苦,叶修身上也白白嫩嫩的,好摸得不得了,一动了情,就全身泛着红,像只熟了的虾子,但他身上有些地方也带着下地干活时留下的疤和晒伤,手上还磨出了茧子,周泽楷看着心疼,每天晚上非得细细地舔一遍才罢休,越舔火气就越大,偏偏他一边舔,叶修那个白花花软绵绵的身子还非得在他身子底下扭,再抿着嘴唇哼几声,他哪忍得住呢?

他觉得这不公平,他忍不了,他得和他媳妇讲讲道理。其实他不该和媳妇讲道理的,他什么都愿意听叶修的,他是叶修的汉子,叶修是他的媳妇,叶修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只要媳妇开心就行,好汉子是不该忤逆自己婆娘的,但是这事真的不行,他都忍了两天了,忍不下去了,他得和叶修讲道理,他得反抗。

周泽楷下定了决心,当天晚上就找了叶修谈判,搂着自己媳妇刚洗过澡,香香软软的身子咬耳朵,说自己委屈,忍不了,想和媳妇困觉。他长得好,年纪又小,可怜巴巴的神色一摆出来,叶修就有点招架不住,但他想到前几天乔一帆期期艾艾地找他说过的话,就狠下了心,拒绝了周泽楷的求欢,说不行,隔音太差,你每天那样折腾,一帆沐橙他们都能听到,对孩子影响太不好了。

周泽楷一听也犯了愁——最近各家都还忙着,还要几天才能结束,就是结束了,帮忙修房子也要几天,现在弟弟妹妹都能听到,在房子修好前叶修肯定是不会允许他碰他的了,那他这些天怎么办?

忍着吗?

周泽楷可忍不住,所以他加紧找人修房,然后自己拉着叶修去了地里,找了个谷垛子,趁黑摸了进去,在谷垛子背后压着自己媳妇弄了个爽。

叶修在村子里住的时间长,每年秋天路过堆得高高的谷垛子,总能听见里面有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动静,但他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了这些动静里的主角,臊得脸红到了脖子,掐着周泽楷的胳膊,嗔怒地怨他怎么挑了这么个地方。

周泽楷最喜欢看叶修害臊的样子,凑上去咬他的耳朵,黏黏糊糊地说,你不让在家弄,我看别人都来这边,就带你来了……这边多好啊,你看你刚才叫得多好听……

叶修更臊了,去踢周泽楷的腿,说你懂什么,哪有正经夫妻俩来这的,这都是偷情的人才来的……周泽楷一听就笑了,搂着他的脖子去亲他的嘴巴,说咱俩就是偷情,背着家里的孩子偷情,情哥哥来谷垛子找你偷情,你喜不喜欢?叶修被他亲得喘不过气,白了他一眼,说你是谁的情哥哥啊,你比我还小几岁呢。

周泽楷也不和他争这些口舌之快,他正忙着咬叶修的嘴巴,吸叶修的舌头,他把叶修刚披上的衣服又扯下来,去蹭他的身子,含含糊糊地说,嗯,那叶修是情哥哥,我来找情哥哥了,情哥哥快疼疼我吧,好不好……

 

 

PS:谷垛子偷情梗来自提提老铁 @tezukakaze 

评论(33)

热度(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