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乡村爱情故事(中)

毕业旅行回来 !激情更新!梗来自提提老铁 @tezukakaze ,世界观和之前的乡村莽汉古铜周差不多!

 

 

周泽楷入赘给叶修的心思,是听了村里姑姑婆子们平日里嚼舌根才起的。

叶修年纪大了,又带了那么些个弟弟妹妹,早些年村里富裕点的人家看在他识字又有姿色的份上愿意娶了他再帮他供养弟妹,但现在他已经二十二岁,还是个不好生养的哥儿,村里人即使富裕也没富裕到什么份上,谁还愿意做这个冤大头?镇子上的富商倒是三天两头来骚扰叶修,想抬他回去做小,还许诺给他供养弟妹,但叶修却是死也不愿意的,宁愿就这么清苦地自己养着弟妹。

其实村里人也看得明白,叶修如果真嫁了,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这年头,当媳妇的哪有什么地位?最开始图个新鲜,也许还真愿意给他供养弟妹几年,但时间长了,谁会再这么心甘情愿地供着媳妇的四个弟妹?到时候自己没有半点当家做主的权利,丈夫管束着,公婆磋磨着,五个人寄人篱下,成天看人脸色,光是冷嘲热讽就能让人发疯,哪还能像如今一样,自己家有地,田里每年有收成,两个女孩在家好好地养着,大弟弟还能去镇子上念书,只不过就是苦了叶修,孤苦伶仃一个人,眼瞅着就快要熬成嫁不出去的老哥儿。

村子里的姑姑婆婆有时候忍不住在人后碎碎地念叨,说叶修这么辛苦养了四个弟妹,女生外向,两个妹妹是全然指不上的了,等嫁了人就全是别人家的人,半点忙帮不上的,两个弟弟又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要是有点良心还好,若是心思歹毒些,不知感恩,叶修又没有自己的孩子丈夫,以后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那该有多惨呢?可偏偏叶修心思那么好,舍不下自己的弟妹,只能生生熬着。

姑婆婶子们每说到这里就要长吁短叹一番,有人是真心心疼叶修,当然也有人是嘴上可怜心里幸灾乐祸的,还有那好事的,就会煞有介事地出谋划策,其中说什么的都有,但普遍最受认同的,一个是答应了镇子上贪图他颜色的富商做小,从此衣食无忧,第二个,就是招个男人入赘。

叶修心气高,断是不肯做小的,富商来说亲的人来一次被挡回去一次,可入赘,又从哪里去找一个愿意入赘的男人呢?叶修家穷得叮当响,男人入赘了他家,什么好处得不到不说,还得起早贪黑地干活,给他养弟妹,生下来的娃娃却连自己姓都不能跟,还得受人耻笑,被说做了个倒插门,这种被戳脊梁骨的事,哪怕叶修是个天仙,也是没有汉子愿意干的。

 

但别人不愿意,周泽楷可是千百个愿意的,他的命是叶修救的,失了忆,也是叶修收留他,叶修还长得那么好看,冲他笑一笑,他都能晕晕乎乎半天睡不着,这种好媳妇,还能去哪里找呢?他不在意什么倒插门不倒插门的,要是能做叶修的汉子,他只有高兴的份,到底是娶还是入赘,他压根不在乎,叶修要是需要人入赘,那他就去给他当上门女婿,当家做主的权利给叶修,孩子得跟叶修的姓又怎么了?他不在乎,只要叶修是他媳妇就行了,孩子爱跟谁姓跟谁姓,况且哪怕是他娶了叶修,叶修要是开口,他也是愿意让孩子随他姓的。他有的是力气,他不怕干活,别说叶修只有四个弟妹,就是再来四个,他也能养得起,叶修早年吃了那些苦,他都要给他补回来,以后他一个人就能养叶修和四个弟妹,还能再养几个崽子,他力气大得很,能打猎还能下地,他肯定能让叶修过上好日子的。

周泽楷心里早早就打算好了,所以从秋收就开始攒自己的嫁妆,他把去别人家地里帮忙的报酬都给了叶修,还去林子里打猎,肉都留给叶修吃,剩下的就自己留着,卖了换钱,然后都攒起来,等着攒够了,就向叶修提亲。

周泽楷攒钱的速度很快,村里人都以为他是要早点攒够钱好去自立门户,却没人知道他是在给自己攒嫁妆,他央着叶修给缝了个小钱袋,自己每晚回来把一天的收入都放进自己的小钱袋里,然后把所有的都拿出来,慢慢地数一遍,再放回去,心里喜滋滋地盘算,照这个速度,等到初冬他就能攒够嫁妆钱了,到时候就能给叶修买一套新衣服,还能把房子也修一修,让全家人都好好过个冬。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秋天都还没过去,麻烦就找上门了。

镇子里那个四十几岁的富商觊觎叶修很久了,却次次都被叶修挡了回来,连着忌惮县里的县令,一直没敢硬来,可这次镇子上新换了个父母官,和富商家是有些关系的,于是富商就肆无忌惮了起来,一是实在贪图叶修的姿色,二也是好几年来被叶修伶牙俐齿堵回去的恶气,这下一并发作了出来,来了一顶轿子十几个人,说什么都要抬叶修回去。村长拦也拦不住,叶修嘴再厉害也就是个哥儿,五大三粗的家丁动起手来,他根本反抗不得,两个妹妹急得要哭,乔一帆才十一岁,挡在哥哥面前,但他太小了,瘦不伶仃的小身板还不够挡家丁一拳的,场面眼看着没法控制,得了信儿的周泽楷赶回来了。

周泽楷回来正看见家丁想动手硬绑叶修上轿子,整个人就疯了,谁也不知道他身手那么好,几下就把五大三粗的汉子打得全倒在了地上,起都起不来,他眼睛通红,像个杀神,人都倒在地上吐血了还不解气地要继续打,他那个样子太吓人了,没人敢去拦他,只有叶修扑上去抱住他,说小周你别打了,我安全了,都没事了。

周泽楷本来疯得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叶修一张嘴,他就住手了,眼睛还是红得全是血丝,一身的煞气,他一言不发地扫视了周围一圈,冷冷地对地主家的那些人道了一声“滚”,然后突然弯腰把叶修抱起来,走进了屋里。

其他人都吓坏了,大气都不敢喘,赶紧收拾了现场,拖着几个半死不活的家丁走了,三个孩子也吓得够呛,但知道小周是不会伤害叶修的,便守在门外,巴巴地等两个人出来。

 

周泽楷把叶修抱进了屋,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只是一直抱着,胳膊钳得像个铁箍,身上杀气未平,叶修不敢说话,虽然觉得他一个哥儿被这样抱着不好,想出来,但最后也没有挣扎,放任他死抱着自己,抱了几柱香的时间,周泽楷终于缓过来了,重新变成了平日里那个温和无害的小周,突然有点委屈地瘪了一下嘴,然后说,叶修,你娶了我吧,我想给你倒插门,你娶了我吧。

叶修吓呆了,他不是没听过村子里关于他要找入赘汉子的谣言,但他本人其实从来没这么想过,只想着自己一辈子不结婚,安安分分养弟妹便罢了,谁知道周泽楷突然说了这么一番话,他一时惊住了,话都说不出来。

见叶修不说话,周泽楷更委屈了,他抱着叶修,委屈地说,我本来已经在攒嫁妆了,但我还没攒完,他们就来了,我攒的钱还不太够,但你先娶了我行不行?我有力气,我能干活,以后沐橙和唐柔的嫁妆我都能给她们赚出来,一帆和邱非的学费我也能赚,我不要别的,你每天给我一口饭吃,给我当婆娘就行,我没那个富商有钱,但我能赚,我能下地能打猎,我还能一心一意对你,我失了忆,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我那时候就喜欢你了,我想娶你做婆娘,但你不要别人娶你,那我就给你入赘,我赚的都给你,好不好?我不要聘礼,少的嫁妆我以后都补上,你先和我成亲行吗?我怕再晚一点,你就要被别人抢走了,你先和我成亲行不行?

周泽楷委屈坏了,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和刚才恨不得踩断人家脖子的煞星一点不一样,叶修看着心疼,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酸胀得厉害。他不是对周泽楷连日来的示好没有感觉,但他一个大龄哥儿,还带着弟妹,怕弟妹受委屈,是从没想过成亲的,况且周泽楷身世不明,还失了忆,怎么看,也并不是个合适的人选。但理智是理智,感情是感情,周泽楷为了他每天起早贪晚地干活,赚到的所有报酬都给他,他多看周泽楷一眼,周泽楷都会脸红好半天,出了事情,非亲非故却还第一个冲出来保护他的也是周泽楷,要说叶修自始至终一点心思都没动过,怎么可能呢?

叶修心里纷纷乱乱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周泽楷突然放开他,几步跑回自己房间,片刻捧了个小钱袋出来,哗啦啦把里面的碎银子和铜板都倒在炕上,对叶修说,这是我所有的家当了,我想给你更多的,但我来不及了,我想和你成亲,你吃了那么多苦,以后我一定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和我成亲吧,好不好叶修,你和我成亲吧,以后我养你,养弟弟妹妹,让他们都成家立业,然后我们还能有自己的娃娃,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然后让他们孝敬你,给你养老送终,好不好?

周泽楷说的话一句一句全烫在了叶修的心窝子上,他喉咙发酸,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周泽楷就在他面前蹲着,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奶狗,等着他说话,叶修简直快受不了了,他努力清了清嗓子,有点沙哑地说,可是你失忆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如果你已经有家室了呢?你来的时候衣服料子是很好的,你的家庭我定然比不上,你恢复了记忆,不想要我了又要怎么办呢?还有你的爹娘,他们不同意的话,又要怎么办呢?

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认真地说,可是我知道的,我一定没有喜欢过别人的,如果我喜欢过别人,我即使失忆了也不会忘记的,就像现在,我那么那么喜欢你,哪怕失忆了,哪怕死了,我都不会忘的,我一定没喜欢过别人,也没成过家;如果我家很好,那就更好了,我可以让叶修和弟弟妹妹过很好的日子,要是我爹娘不同意,我们就还回到这里来,我是你入赘的男人,我得跟着你的,这是律法上写了的,只不过生活可能会相对清苦些,但我很能干,慢慢会让叶修过得好,叶修,你愿意吗?

周泽楷说得真诚,一双眼不错地看着叶修,叶修终于要受不了了,他苦了很多年,他可以忍受的,也没想过退缩,但是谁又没有幻想过,能有一个人为自己遮风挡雨,真心爱护呢?现在这个人出现了,他到底,要不要试一试?

叶修沉默了很久,周泽楷也不催,只是在他身边默默地等着,叶修的目光落在落在席子上,慢慢地又挪到了周泽楷的手上,他的手上有很多茧子,和大大小小的伤口,那些伤口大半都还很新,是因为周泽楷没日没夜地干活留下的,而换来的那些东西,现在全在叶修身前,堆了小小的一堆。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这个小混蛋烫化了,他突然不想再去想什么失忆,什么未来,他现在有这样一个贴心的人,他什么都不想再想了,于是他点了点头,说,好。

评论(51)

热度(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