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土味爱情故事(完结)

之前完结的太仓促了,深感对不起大家,今天又有了点灵感,就接着上文写了个结局,不太长,大家凑活看吧……

同志们,这篇是猎户周啦,不是失忆农民周,那篇我还没更呢……
十四

晚上的时候,叶秋去加强了隔音的客房睡觉,夫夫两个人也回了房,躺在炕头上奶孩子。
叶修刚生完孩子的头几天的时候有点不下奶,都是周泽楷按村里姑姑婆婆的建议一点一点给吸出来的,从此以后周猎户就发现了新大陆,多了点爱好——和自己儿子抢口粮。
但叶修还没出月子,能看不能碰,周泽楷每天一身火,撒也撒不出去,只能干瞅着,看自己儿子占了自己的窝不算,他偶尔多吸几口,媳妇还要打他,骂他为父不尊。
今天的周泽楷依旧在吸完了今天的份后就被媳妇赶到了一边,可怜巴巴地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小崽子接替了自己的位置吧唧吧唧吃的欢实,顿时觉得委屈极了,戳了戳二狗的小脚,嘟嘟囔囔地说:“那是我的……”
叶修斜了他一眼:“没满月小孩的醋你也吃?”
周泽楷诚恳地点了点头。
叶修赏了他一个天大的白眼。
周泽楷凑过去搂着媳妇撒娇,说以前那里只有我能吸的,现在都被他给抢了,不乐意,吃醋。
一边说一边还耍流氓,蹭媳妇的腿,嘴凑过去黏黏糊糊地亲媳妇的脖子。
叶修扒拉他的脑袋,说儿子在这呢,你讲究点。
周泽楷不甘不愿地住了嘴,伸手虚掐了一下儿子的脸,然后把头搁在媳妇肩膀上,委委屈屈地说:“以前明明都是我的……”
他一边说一边还不老实地想继续上手摸,叶修现在奶水足了,一按就往外溢,他的手带茧子,又是摸又是按的,叶修又疼又痒,奶水顺着前胸往下流,叶修呵斥无果,最后狠狠地给了他一脚,周泽楷只好悻悻地住了手,转换了话题。
“村长说县里面换县令了,姓楼。”
下午时候听弟弟说了的叶修点头:“嗯。”
“新县令说要修路,要通商。”
“那挺好的。”
“我前几天在林子里发现了一只鹿,过几天打了,把皮子买了就够买地了,可以买五亩地,还能给你买一套笔墨纸砚。”
“买那些做什么,”叶修不赞同道:“不如给你扯点布做衣服。”
“你字写得好看,又有文化,要用笔墨纸砚的。”
“那我让叶秋送来。”
周泽楷不同意:“不行,你是我媳妇,我要自己赚给你,房子,地,衣服,银子,我都要自己赚给你,我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周泽楷说得认真,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亲了一下他的脸,说好。
周泽楷被亲了一口,满足了不少,满脸幸福地搂着叶修,絮絮说以后的事,他说村子里的路修好通商后他就可以向外卖皮子,可以挣得更多,然后就可以买更多的地,让叶修过上好日子,以后周晔大了,家里就有钱供他读书了,他以后可以做一个读书人,可以不那么辛苦,如果他够上进,也许还可以考个功名,如果天赋有限,也可以跟着他种地,或者打猎也行……
叶修就笑,说你想得可真远,幸亏现在还只有二狗一个,等以后再多来几个三狗四狗五狗的,你心都要操碎了。
周泽楷摇头,把喝饱了奶的孩子抱起来拍奶嗝,说咱们不要别的孩子了,只要这一个就行,你太辛苦,别再生了,咱们把他好好养好,让他以后长本事,孝敬你,以后万一我死在你前头,他就能替我照顾你。
叶修心里被这番话蓦然烫了一下,把头靠在周泽楷肩膀上,说,你怎么净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以前你不是还说你比我小,一定活得比我长吗。
周泽楷认真地说,可是我得为你做好打算,万一我出了什么事,或者我寿数天生没你长,我得保证有人能照顾你才行,你是我媳妇,我活着就得照顾你,我死了,也得给你留下足够的家产,然后让孩子照顾你才行。
叶修笑了,心里酸酸胀胀的,简直不知道要拿这个傻乎乎的相公怎么办才好,他伸手去搂周泽楷的后背,去亲他的嘴巴,说,真是个傻子,总想那些没谱的事,都还早着呢,你想那些做什么?
周泽楷把孩子放回去,搂着叶修回亲他,含含糊糊地说,不早,我得为你打算一辈子呢,我得让你一辈子都安安稳稳的,什么也不用怕,什么也不用操心,你跟了我,是我命好,我是要让你享福的。
叶修被他这一番话说得心都快化成水了,躺在他的怀里,抬头亲他的嘴巴,亲着亲着几乎想哭,他把自己整个人缩进周泽楷怀里,然后听着他的心跳,说,好啊,那就说好了,咱俩生同衾死同穴,一辈子都在一块。
周泽楷听不懂什么叫生同衾死同穴,但他听懂了最后一句,所以他也抱紧了自己的媳妇,郑重地说,嗯。
咱俩一辈子都在一块。

评论(28)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