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乡村爱情故事(上)

新摸了一条鱼……世界观和之前的土味爱情故事差不多……

梗来自提提老铁 @tezukakaze ,都怪她,我满脑子村花叶,什么包养周什么炮友周统统都从我的脑海里消失了……

 

 

李家村村西头有一户姓叶的人家,一共五口人,是七八年前从南边逃灾逃过来的。

说是五口人,其实不过也就是个二十几岁的哥儿加几个半大的孩子,最大的那个十五,最小的那个虚岁才十一,十五的女孩叫苏沐橙,是个美人坯子,往下还有个十四岁的弟弟邱非,天分好,在镇上私塾读书,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唐柔,最小的那个是个叫乔一帆的男孩。

当年叶修刚到村子里也不过就是个半大的孩子,手里牵着两个同样不大的孩子,背上的筐子里还背了两个,饿得瘦胳膊瘦腿,村子里的人看他们可怜,就在最西边给他们圈了一块地,帮着盖了间茅草房,又东一家西一家地送了些吃的和生活用品,算是让这五个孩子在村里安顿了下来。

虽然是收留了他们,但村子里都不觉得他们会过上什么好日子——毕竟五个人里几乎全是小孩子,唯一一个过了十五的还是个哥儿,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又没有地,拿什么过日子?

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哥儿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却是个能扛事的人,自己先是上山采药材出去卖,因为会写字,又做一些替村里人写信,替小孩子开蒙的活儿,最后攒了一点钱买了地,竟然也靠着自己养活了家里的五张嘴。

不过养活了归养活了,但也只是勉强够糊口,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只有他一个人,剩下的孩子最多帮着打打下手,后来又送了最大的男孩儿去学堂,女孩儿们也渐渐大了需要开始攒嫁妆,家里的日子就愈发的捉禁见肘起来。

叶修生得好看,人又能干,是村子里姿色最出众的,十几岁的时候没少有人上门提亲,也有家里阔绰些的表示可以养着他的几个养弟养妹直到他们成家,但叶修怕弟妹受委屈,最终一个也没有答应,只是自己咬牙担着家里的担子,一耽搁就是七八年,最后到了二十几岁,还是没有成亲。

在村子里,二十几岁不成亲可算是实实在在的大龄了,村里的姑姑婆婆们没事都爱拉着叶修唠家常,苦口婆心地说,你是个哥儿,本来生孩子就比女人难些,再不成亲可怎么办呢?就算你颜色好,现在还是有男人愿意娶你,但再拖几年,你连这点颜色也没了,又没有孩子,以后靠谁呢?

叶修听惯了这些话,也不搭腔,只是听着,随口迎合几句,然后心里盘算着又该给自己家小邱非送点米蛋补身体了。

姑婆们看他不上心,劝也劝不动,最后便也不再说了,替他保媒拉纤的热情也减了许多,叶修得了清净,继续专心抚养弟妹,不知不觉就拖到了二十二岁,实实在在成了一个大龄的老哥儿。

叶修也不在乎这些,只是开开心心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偶尔自己背着个篓子去河边,捞几条鱼给弟妹打牙祭。

——然后他就捞上来了一个满身是伤,浑身是血的汉子。

 

叶修在荒年的时候都能救下四个和自己连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孩子,现在当然也会救下这个飘来的汉子,他鱼也不捞了,哼哧哼哧地把人背回了家。

这人流了不少血,身上有几道深可见骨的刀伤,额头上也有块伤,看着挺吓人。

村里没大夫,唯一一个懂点医术的大概就是叶修本人,他弄了点止血消炎的草药,帮那人把伤口都处理了,又喂了几口热粥,就把他晾在炕上打算让他听天由命——村里的医疗技术也就这样了,他也没办法,这人能挺过来算他命大,要是挺不过来,那也就挺不过来了。

所幸这人命还比较硬,躺了两天,喝了叶修家两碗粥,竟然也醒过来了。

见人醒了,叶修也松了口气,又喂了一碗粥,问,你从哪来,叫什么名字。

结果这个长得怪好看的小年轻迷茫了一阵,然后茫然地摇了摇头,说记不住了。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想起了他额头上那个伤,心说这是撞坏了脑子,失忆了。

失忆了可怎么办呢?这深山老林的,他顺着河飘过来,甚至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更没办法找到家人,还受了伤,这可怎么办呢?

叶修也没办法,他搜过这人身上,一穷二白,连个信物都没有,就只在衣服内襟上秀了一个“周”字,连全名都不知道,根本无从找起,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说你先好好养伤吧,兴许过了几天就想起来了呢。

姓周的英俊小年轻向他道谢,然后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说我叫叶修。

小年轻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突然害羞地笑了,在心里想,叶修,叶修,这个名字可真好听,他长得也好好看……

我好喜欢他啊。

 

姓周的年轻人就这么在叶家住了下来,叶修给他起了个暂时用的名字,就叫小周。

小周醒了以后身体就开始以一种异常迅速的速度在回复,醒来后的第二天就下了地,第三天伤口开始长合,十天以后,人已经活蹦乱跳的了,只是失忆的毛病一直没好,连一点片段都想不出来,但好歹没撞成傻子,只是有些呆呆的不爱说话。

叶修家并不富裕,他又是个成年男人,饭量大,白养他十天还过得去,再多养他几天,叶修家就要过不下去日子了,于是周泽楷积极主动地扛了锄头,提出要和叶修一起下地。

现在是秋天,正是农忙季节,连十一岁的乔一帆都得下地帮忙,饶是这样叶修也忙不过来,早出晚归是常有的事,现下周泽楷提出帮忙,叶修求之不得,当天就带他下了地,结果周泽楷果然不负众望,虽然技术都是现学的还不太熟练,但体力却强了叶修这个哥儿不知多少,扛着锄头和镰刀勤勤恳恳地干了一天活儿,足割了比叶修平日里多一倍的麦子出来。

叶修家割麦子的速度顿时就快了起来,最后竟成了村子里最早割完的一批,村里人惊讶于这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的劳动力,纷纷拉周泽楷去自家的地里帮忙,按天结算报酬,周泽楷也不推辞,挨家挨户地干活,最后得了报酬——大部分是些蔬果粮食,全部都交给了叶修。

叶修说这些都是你自己赚的,不用给我,周泽楷却摇头,说我的都给你,你不要收别人送的东西,我也能赚给你。

周泽楷说的是村里的男人们时不时送叶修的一些粮食,叶修毕竟长得好,哪怕都二十二了,村里的汉子们也有不少来献殷勤的,虽然叶修从来不收,但周泽楷看到了几次,心里也觉得不舒服。

叶修愣了一下,说行吧,那这些就当你的伙食费好了,晚上我烧给你吃。

周泽楷摇头,说不是伙食费,是赚来给叶修的。

叶修又愣了一下,最后说好,谢谢小周,我收下了。

这回周泽楷终于满意了,转身扛着斧子去院里劈柴,而叶修一个人抱着一筐粮食在屋子里,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周泽楷是个能干的,他除了能下地,竟然还意外开发了打猎的技能。

叶修以前不太忙的时候也会进山里给弟妹们抓点野物打打牙祭,但他体能有限,只能靠智取,所以一般只是靠陷阱猎一些野兔子之类的小物件回来,但周泽楷不知道哪来的准头,自己跑去村长家借了一把弓,当天下午就扛了一只鹿回来,筐子里还有几只山鸡和野兔。

叶修这下是彻底惊了,林子里的确有鹿,但速度极快,根本抓不住,周泽楷这准头是有多准?

周泽楷却不知道叶修心里的惊讶,他把猎物扛回来,还特意绕了点路,让那些平时总给叶修送粮食的汉子们都看了一眼,然后才回了家,美滋滋地向叶修邀功,表情骄傲得不行——看!我能给你赚的东西比他们都厉害!

叶修表扬了周泽楷几句,然后就对着这只鹿犯了愁,他家一年到头也就能吃那么一两次肉,更别提还是鹿肉,这要怎么做?

叶修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最后还是沐橙提议,架了个架子,全家聚在一起吃了一顿烤鹿肉,鹿皮留给了周泽楷,又把鹿血放了卖给了村长,剩下的肉一部分分给了村里人,一部分打算风干成肉干当储备粮。

家里没什么盐也没什么调料,但鹿肉本身滋味鲜美,仅仅洒了一点点盐就足够美味,五个人都吃得饱饱的,又处理了剩下的肉,就各自回屋睡觉了。

叶修家有三间茅草房,紧挨在一起,叶修住最中间的一间,两个女孩住东边,周泽楷跟着乔一帆睡西边的那间。

茅草房隔音不太好,这边屋子里翻个身,隔壁耳力好一点都能听见动静,平日里倒也没什么,但今天周泽楷吃多了鹿肉,躺在炕上就觉得血气上涌,乔一帆和他只隔了一个帘子,他又不好意思自给自足,只能睁着眼睛强忍着,听到的隔壁叶修翻身或梦中偶尔呓语的动静就全变成了折磨,磨得他心浮气躁,最后到底忍不住,自己支着帐篷溜去了几百米外的河里,结结实实地洗了一次冷水澡。

 

唉……

他想起村子里的姑婆们说的闲话,有些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攒足入赘给叶修的嫁妆啊……

评论(66)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