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始于意外(二)

 预警:一个反常规设定的ABO

 

 

叶修和周泽楷的开始是一场意外。

叶修是一个Omega,可是被他盗用了身份证的弟弟叶秋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alpha,于是他为了不被拆穿身份,只好伪装起了自己的性别,一伪装就是十几年,好在他发情期规律,按时吃药,倒是从没出过什么岔子。

唯一的一次意外发生在两天前的国家队集训基地。

与他同房的周泽楷意外提前了一个月发情,完全没带抑制剂的alpha躲回了房间里打算寻求救援,却好死不死地撞见了因为忘记带U盘而从会议室提前回来的叶修,两人信息素的碰撞猝不及防,叶修一时不察,满满地吸入了一大口,顿时瘫软在地,失了离开的力气,而早就烧得连眼睛都开始泛红的alpha更是抵抗不了Omega甜美的气息,于是接下来的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

这本来只是一次意外下的应急互助,却没想到最终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意外——周泽楷和叶修都缺乏经验,当时的两人又都被初次陌生而激烈的情潮烧得神志不清,周泽楷打开了叶修的生殖腔,完成了最终标记。

问题一下子变得有些麻烦起来——Omega一生可以被无数alpha同时标记,但alpha却只能标记一个Omega,并且在标记关系存在期间,只能由这个Omega来解决发情期。

如果是在平时,叶修可以选择在第二天就去将标记摘除,可是摘除手术以及恢复期需要耗时一周,现下的情况显然不允许他将本就紧张的时间浪费在这里,而且现在也不是个公布叶修Omega身份的好时机,所以最终两人决定,由叶修帮助周泽楷解决在世邀赛期间的发情期问题,等到世邀赛结束,两人再去医院将标记处理掉。

叶修和自己这个沉默寡言的后辈以前并不算是太熟,但对于两人关系的突然转变却显得适应良好——因为这实在是个谁都没料到的意外,并且平心而论,对于周泽楷的意外标记以及后续的一系列麻烦,隐瞒了Omega的身份并毫不避讳地与alpha同住的他是有一定责任的。

叶修决定负担起这个责任,所以他坦然地接受了这份职责,每晚努力地安抚这个不小心将标记留在了自己身上的年轻alpha,好在两人本就同住一间房,再做好气味遮盖,倒也不怕别人发现端倪。

 

“周泽楷!这边!”餐厅里,早早上了桌的方锐招呼着刚刚进门的周泽楷:“给你留了个红豆吐司,和上次咱们五期聚餐的味道挺像的。”

“嗯,谢谢。”周泽楷嘴上道谢,眼睛却不受控制地在餐厅扫视了一遍,却始终没能找到自己想找的身影。

方锐拍了他肩膀一下:“你找谁呢?吃饭呀。”

他失望地把眼神收回来:“嗯……前辈呢?”

“老叶?老叶早就吃完了吧,我昨晚听肖时钦说了一嘴,说他们五个要早起去开会来着。”他给自己新倒了一大杯牛奶,感慨地说:“搞战术的可真拼啊……你和他住一起,你不知道他几点走的?”

周泽楷有些闷闷不乐地咬了一口吐司:“我六点半去晨跑的时候前辈已经不在了。”

“他们好像七点开会,那时候应该已经起了吧。”方锐耸了耸肩膀,“喝牛奶吗?”

“两勺糖,谢谢。”

“哇周泽楷你怎么不懒死……”方锐一边抱怨一边给他加了两勺糖,“加糖还要使唤别人……和老叶一模一样。”

周泽楷的竖了起来:“前辈爱喝加糖的牛奶?”

“他平时其实就随便凑合嘛,有啥喝啥,没味道的脱脂奶也喝,但有条件的话就爱喝甜的,”方锐撇了一下嘴,“老板娘惯着他,每天早上单独给他煮热牛奶,再加两勺糖,幸福死了。”

“嗯。”

“你们喝那么多糖也不怕蛀牙。”

“没事的。”

“糖分那么高不长肉啊?”

“多跑一圈。”

“真是够自虐的……这年月当个联盟脸面也是真的很不容易了……”

“嗯……”

 

 

集训的时间安排是很紧张的,选手们八点钟开始早训,十一点半才得休息,回去午休两个半小时,下午两点钟继续训练,六点钟吃完饭后还要战术讨论和分组对抗,再加上为了保证选手健康状态的强制运动时间,真正回到寝室休息已经是晚上九点的事情了,而身为领队的叶修则要更辛苦一些,处理工作到十一点以后是常有的事,还往往需要在房间里深夜加班。

 

“前辈,喝牛奶,”又是一场情事结束,体力向来不算太好的叶修湿漉漉地躺在床上平复着呼吸,周泽楷则端来了自己新煮好的热牛奶:“还是热的。”

“谢谢,”叶修强撑着起身抿了一口,有些惊讶地说:“加了糖的?”

“听说前辈爱喝,”周泽楷腼腆道:“甜度可以吗?”

叶修笑:“正好的,谢谢小周。”

周泽楷有些开心地笑起来,像一个得了夸奖的小孩子。

发情期到了第三天,发情频率逐渐高了起来,两次情潮之间的间隙也不过是十几分钟,叶修喝完了牛奶,周泽楷的身体便开始发热,叶修见状主动释放出信息素,敞开了本就是随便裹上的被子:“来吧。”

https://wx3.sinaimg.cn/mw690/005M5YnYly1fs7fwjhfcfj30c31op40j.jpg

 

评论(33)

热度(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