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土味爱情故事(下一)

测试了半天敏感词……

第九节有一个短小外链嗯

另外,我的提提老铁 @tezukakaze 说,让我替她向我的读者老爷们道歉,因为就是她提出的毒梗,导致我根本无心更霸道总裁深情周,满脑子都是乡村莽汉古铜周……她觉得十分对不起你们

她说不许我再号召大家去催她的CFY和意外

我偏不!

请大家不要放过她!

黄昏的时候,周猎户就带着新打的猎物回来了,背上的筐里还背着在林子里摘的果子。

进了屋,发现炕上坐了个和媳妇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媳妇说这是他弟弟,来蹭饭的。

于是周泽楷就去做饭了。

他先把抓来的山鸡煮了汤,然后想了想,挖了一勺猪油,切了一点葱花,煎了两个蛋。

煎蛋可是个稀罕物,比白糖糕还稀罕,他舍不得自己吃,就给小叔子吃了一个,然后剩下的一个给媳妇。

媳妇吃了一半,然后说反胃,把剩下的一半全都喂给了他。

周泽楷美滋滋地就着媳妇的筷子吃煎蛋,叶秋在旁边看着,酸得差点掰断了筷子,叶修隔着桌子踢了他一脚,说,家里就这三双筷子,你要是给掰断了,明天就用手抓饭吃吧。

叶秋只好忍了。

吃完饭天就黑了,周猎户家从来早睡早起,叶秋被叶修打发去了客房,小两口躺在主卧的炕上,咬着耳朵说悄悄话。

周泽楷还记得叶修以前和他说过超凶的弟弟会把自己媳妇抢走的事,担心了一下午,这会儿搂着媳妇,担忧地说,你弟弟好凶,他不会要把你带走吧,你是我媳妇了,我不能让他把你带走的。

叶修就笑,逗他说叶秋要是真把他带走了怎么办?

周泽楷死死搂着他,说不行,你是我媳妇,我们拜了堂成了亲,你一辈子都是我媳妇了,我们去官府上了册的,他要是带你走,我就要去告官。

叶修说可是我弟弟很有钱的,还特别无耻,会官商勾结的,官不帮你怎么办?

周泽楷害怕了,手脚并用地把媳妇箍在怀里,说那我就一直跟着你,他把你带到哪儿,我就要跟去哪儿,我一辈子都得在你身边才行,你这么娇气,缝衣服都会扎手,没有我,谁来照顾你呢?

他说着说着突然难过起来,说,你弟弟很有钱,那你家里一定也是很有钱的,你跟着我连鸡蛋都吃不起,筷子都只有三双,你弟弟的衣服那么好,你刚来的时候衣服也那么好,还会写字,我是不是让你受委屈了?我会好好努力的,我前几天在林子里又发现了一头熊,过几天我就去打了,卖的皮子和药材够去村子里买地了,我再开荒几亩地,以后会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的,以后我也会有钱的,赚的钱都给你,你别和你弟弟走好不好?
叶修笑了,搂着他哄,说我不和我弟弟走,我都嫁给你了,还揣了你的崽,怎么会和弟弟走呢?而且我弟弟可凶了,哥儿失了节在我们那可是大事,我现在要是和他回去,他就会成天虐待我,不给我饭吃,还会打我们的孩子。

周泽楷立马紧张地说我不会虐待你和孩子的,也不会让你和孩子饿肚子,以后谁要是欺负你们了,我就替你们打回去,一定不让你们受委屈。

叶修咯咯地笑,往他怀里滚,摸着他的脸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https://weibo.com/5291352054/Gjw5mDQ7I?from=page_100505529135205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虽然住在隔音还行的客房但因为内力太强耳力太好所以把他们俩的对话以及不可描述听得一清二楚的叶秋:……

妈的狗男男!

 

十一

叶秋看自己哥哥心意已定,他日理万机的又确实抽不出那么长时间和叶修耗,只好住了几天后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叶修给他列了个单子,要他记得派人送上来,就当是自己的嫁妆。

叶秋一看,半个单子上写的都是各种味道的膏脂。

叶秋:……你还能不能要脸了!

叶修懒洋洋地说,没办法啊,镇子上那膏脂质量都不行,我家那牲口还天赋异禀,你得为你哥的终生幸福考虑啊,要不然疼不说,光买膏脂就得不少钱,多浪费。

叶秋看起来气得快晕过去了。

叶修还嫌不够似的又补充了一句:记得用糙点的罐子装,那描金的点翠的都不要,太扎眼,别把我家小周吓着了。

叶秋气得无话可说,最后一甩手下山了,半个月以后真的送了满满一箱的土陶罐子来,打开一闻,异香扑鼻,正是皇城里十两银子一小盒的上好膏脂。

叶修哈哈大笑,遂让自己男人拖着箱子进了屋,当晚就开了一罐,胡天胡地地闹了个爽。

周泽楷就算再没见识,也知道这上好的膏脂不是什么便宜货,于是忧心忡忡地问起了价格,叶修坏笑着搂他,说不用担心价格,随便用,我家就是卖这个的,多的是。

周泽楷目瞪口呆,说你们家不是做生意的吗?就是做这个生意的?

叶修说是啊,就是卖这些的,我还让叶秋送了不少其他的小玩意上来呢,等我好了咱们慢慢用,都是成本价,不心疼。

周泽楷脸红了,摸着叶修逐渐有些隆起的肚子,糯糯地应了声好。

 

十二

叶修的肚子慢慢地大了,活动也不再那么灵便,周泽楷总觉得媳妇太瘦,生怕自己媳妇营养不够有个三长两短,就每天给叶修吃东西进补,也不让他动,吃到后来,叶修足足胖了一圈,双下巴都出来了,村子里有经验的稳婆见了以后连连摇头,说这样不行啊,这样孩子太大了,不好生,大人也有危险。

周泽楷听了以后更害怕了,就天天守在家里,每天陪叶修散步,摸着叶修的肚子长吁短叹,说怎么办呢,他们都说生孩子就是阎王面前走一遭,我不怕没孩子,但你要是有什么事怎么办呢?

叶修躺在他怀里捏他的手指头玩,说没事的,我从悬崖上摔下来都没死,生个孩子怎么会有事。

周泽楷不说话,看起来还是很害怕,叶修就抱着他,让他摸孩子的胎动。

虽然叶修说不会有事,但周泽楷还是执意要去镇子上找个好的大夫给叶修接生,叶修本想拦着,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是让他去了,结果周泽楷这一去,竟然真的请回来一份须发皆白的大夫,说是云游到此地,正巧要在镇上找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歇歇脚,就被周泽楷请来了。

叶修看着这个眼熟的大夫,眨了眨眼睛,进屋给老人家端了一碗蜂蜜水,说辛苦了。

大夫客客气气地接了,说不辛苦,悬壶济世,都是应该的,我遇见你,是老天给的缘分。

叶修心说可不是老天给的缘分吗,叶秋也是够小题大做的,太医院的院判都给派过来了。

 

从此大夫长住在叶修家的客房,每日里给叶修养养胎,顺便也给村里的人看看病,还收了几个小徒弟,打算给村子里培养几个至少能处理些小伤小痛的大夫。

就这么过了三个月,叶修的月份到了,瓜熟蒂落,顺顺当当地在自家的炕上生了一个男孩出来,胖乎乎的,足有七斤六两。

叶修生完孩子有点累了,孩子都没抱一下就睡着了,醒来后听说看见周泽楷通红着眼眶守在他旁边,吓了一跳,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问周泽楷周泽楷又不告诉他,后来才听来看他的村里人说,他生孩子的时候周泽楷在外头等了五六个时辰,被村里人拦着不能进产房,眼看着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端,魂都快吓飞了,后来好不容易进了屋,看他无声无息地躺在炕上,以为他死了,差点当场就厥过去。

叶修听完,嘴上骂自己男人是傻帽,心里却又酸又涨的,当晚就抱着刚回来的周泽楷吧唧亲了一大口,把周泽楷亲得莫名其妙,问他怎么了。

叶修笑眯眯地说,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这个小傻帽了。

周泽楷红着脸反驳说自己不是傻帽,然后抱着叶修,说,我也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

 

十三

叶修没出月子的时候,叶秋百忙之中抽空来看了一眼,结果进门就看到自己哥哥怀里抱着个孩子,头上还绑着个通红的布带,正满脸幸福地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

叶秋被这个画面冲击得倒退了一步,最后还是走过去慰问了一下自己哥哥和新出生的侄子。

孩子长得肉嘟嘟白嫩嫩的,眉眼像他那猎户爹,但是好歹没那么黑,隐约还是能看出点叶修的影子。

叶秋问孩子起名没有。

叶修说起了,小名起的贱,叫周二狗,好养活,大名叫周晔,一听就知道是谁儿子。

叶秋:……

叶秋果断地转换了话题,说我把你们县的县官换了,是我的嫡系,有事你就去找他。

叶修说哦。

叶秋又说,我让他主持修路了,一年后差不多就能和外界打通,到时候基础设施建起来,这地方能富不少。

叶修说知道了。

叶秋说你怎么这么冷淡啊,我千里迢迢来看你一次你就这个反应?
叶修说你千里迢迢来这一回,就没给你侄子和哥夫带点什么?懂不懂礼节?

叶秋气得翻白眼,但还是掏了块玉佩出来,说,我给你儿子封了个爵位,没封地,就每年有点俸禄,也不多,凑合着用吧,反正饿不死,信物拿好别丢了,说完又从带来的盒子里取了一把弓,说这是给你男人的,就他那个小破弓,也难为他还能猎熊。

叶修收了礼物,满意了,大方地把儿子塞进了叶秋怀里,让他抱一会。

叶秋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抱过孩子,僵着不敢动,生怕把孩子弄不舒服了,叶修哈哈大笑,说你不行啊,你这样以后怎么抱自己儿子啊。

叶秋白了他一眼,说要你管啊,混账哥哥。

评论(49)

热度(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