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土味爱情故事(中)

更不动包养!更莽汉周吧!梗来自提提老铁 @tezukakaze !另外请大家催更她的意外和CFY!  

 

 

叶修和周猎户成亲以后,变得异常勤俭持家起来。

当家做主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发自己男人去镇子上买膏脂——开玩笑,要是次次都用猪油,那家底不都得被掏空了?!

猪油多贵啊!不省着怎么行!

而且周泽楷这个处男开了荤之后可是不得了,精力旺盛火力充足,两人穷得连个蜡烛都没有,于是每晚的活动就只剩下了生命的大和谐,加上他在林子里长大,从小见多了动物的各种不可描述,就总想拉着叶修在林子里野合,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刺激得不得了,叶修被干得奄奄一息,瘫在草地上躺尸,问:你是牲口吗?你是不是想把我弄死了好去换一个媳妇?

周猎户难得讲了一句黄笑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叶修气得翻着白眼给了他一脚,然后不小心闪了腰,被自己男人搂在怀里哄。

叶修被哄得舒坦了,白花花的身子滚到自己黝黑黝黑的男人怀里,用脸蹭他硬邦邦的胸肌,说想吃烤兔子。

于是周泽楷就起来,给自己媳妇穿好衣服,然后带着媳妇去打野兔子。

野兔子跑得快,但周泽楷的箭更快,箭箭穿喉,从不落空。

周泽楷动手剥兔子皮,心里盘算着有了这一只,再和以前攒下的一起缝了,来年就够给媳妇缝个兔皮的斗篷了。

叶修坐在地上看自己男人剥皮,问,你准头这么好,怎么练的?

周泽楷听了叶修问话,想了想,说:不准不行的,射不准就没猎物,没猎物就得饿肚子了,饿多了,就有准头了。

叶修问,你以前经常饿肚子吗?

周泽楷说,只在小时候的冬天饿过一次,难受,从此以后好好练射箭,再也没饿过。

然后过去吧唧亲了媳妇一口,说放心,我的箭法很好,不会让叶修饿肚子,以后还能给叶修盖新房子,再去买几块地。

叶修就笑,说你会种地吗。

周泽楷说不会,但他可以学,有了地生活就很安稳了,以后叶修和孩子都不用跟着他吃苦,还能送孩子去私塾里念书。

叶修笑着去亲他,问他识字不识字。

周泽楷说他不识字,老猎户自己就不识字,也没钱送他去念书。然后憧憬地说,听说识字的人都很厉害的,是文曲星下凡。

叶修哈哈大笑,说那你今天可就见识到了,我小时候念了很多书,会背《三字经》和《弟子规》呢。

说着还给周泽楷背了一遍三字经,周猎户听得眼睛亮晶晶的,觉得自己的媳妇简直就是天仙下凡,厉害死了。

叶修去搂他脖子,眨着眼睛说,娶了我你开心不开心啊,你现在睡的可不是什么凡夫俗子,是下凡的文曲星呢。

周泽楷开心死了,然后扒了文曲星的衣服,把文曲星又睡了一遍,开开心心地又听了一遍《三字经》。

把文曲星的嗓子都累哑了。

 

天道酬勤,周猎户这么没日没夜地辛勤耕耘,叶修很快就怀孕了。

怀孕后的叶修成了一级保护动物,周泽楷紧张得碰他一下都不敢,生怕把自己白嫩嫩的媳妇和媳妇肚子里的崽儿给碰坏了。

他什么也不让叶修做,以前叶修闲着的时候还能在院子里浇浇周泽楷种的菜,下山和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说说话,现在却连下地溜狗都不让了。

叶修闲得无所事事,只能每天在坐在新房子的院子里,教自己新收的学生们写字。

 

周其实泽楷本来是没钱这么快盖新房的,但是叶修怀孕前的一个多月在村里开了个小学堂,免费教孩子们读书认字,村里这么多年了,从没出过一个读书人,想念私塾都得去二十公里外的隔壁镇子上念,这一下子出了个下凡的文曲星可不得了了,家家户户恨不得把叶修供起来,见了面都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叶先生,一听说叶先生家里想盖新房,马上就带着材料上了山,几十个汉子劳动起来,没几天房子就有了样子,过了十天,新房就盖好了。

然后叶修就怀孕了,不方便每天下山,孩子们就自己背着小板凳和干粮,爬一个时辰的山路去找叶先生上课。

周泽楷家的新房比原来的房子大了不少,村子里适龄的孩子也不多,总共就十几个,正好够挤进一个院子。村里笔墨纸砚都是稀罕物件,孩子们用不起,叶修也没有,他就就地取材,让孩子们自己做了沙盘当宣纸,拿着树棍当毛笔,围着他坐成一圈,他在正中央用周泽楷给他特制的大沙盘给孩子们写字。

他字写得好,在皇城的时候,他随手一幅字都是几千两的价格,现在即使没了笔墨,用树枝写也自有一番风骨,笔走龙蛇,运笔如飞,孩子们围在一旁,巴巴地看着,只觉得叶先生写字写得真好看。

学堂只上两个时辰的课,叶修教完了课,就带着孩子们在院子里吃饭,孩子们吃从家里带来的干粮,他吃周泽楷早上留给他的午饭,今天周泽楷给他留的是面条,学生给他煮了,他就端着碗坐在院子里吸溜吸溜地吃,一边吃一边给学生们讲历史故事,讲前朝武帝是个断袖,讲前朝大将军其实是个哥儿,讲当今皇帝小时候喜欢吃桂花糕,不给吃就哭鼻子,讲着讲着,听见院门口有动静,一抬头,发现门口站了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是叶秋来了。

 

叶修把学生送走,然后下厨给弟弟煮了个蛋。

——没放蜂蜜,他男人去采蜜怪不容易的,他舍不得给他弟弟吃。

他弟弟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肉眼可见地生气。

“你不吃我可就吃了,”叶修说,“家里就剩十几个鸡蛋了,别浪费。”

叶秋一听更气了:“你现在吃鸡蛋都要算了?”

叶修理所当然地点头:“我家又没养鸡,想吃鸡蛋都得小周用猎物去换,贵着呢。”

“那个周泽楷是怎么回事,”叶秋已经开始磨牙了,“他强迫你了是不是?哥你别怕,我待会就把他押回京城去,凌迟处死。”

“谁说他强迫我了,”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俩明媒正娶,下了聘请了媒人的,感情好着呢,”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喏,再有八九个月你侄子都该生出来了。”

叶秋简直要失声尖叫了:“你还怀了他的孩子了?!!!!”

“怀了呀,”叶修看叶秋不吃鸡蛋,自己把碗端过来,拿勺子吃了——鸡蛋这么贵,可不能浪费:“没看新房都盖好了,你哥夫这几天都在林子里,打算给肚子里这个打点兔子皮做斗篷呢。”

“谁是我哥夫!!!我没哥夫!!!叶修你是脑子被门挤了是不是!!!”叶秋——当今皇帝陛下暴躁了,他辛辛苦苦找了他哥好几个月,最后终于在这么个穷乡僻壤把他哥给找着了,结果他哥竟然不声不响嫁了个猎户,还连崽子都揣上了!

这绝对是被人强迫了吧!

“你要是不愿意再回宫就不回去,但你也犯不着这么糟践自己!”叶秋烦躁地在屋子里踱步,“我待会就派人去把那个猎户弄死,你和我回去,孩子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就打,之后养好身体随便你去哪。”

“你敢弄死小周我就敢殉情给你看你信不信,”叶修吃完了蛋,冲着弟弟翻了一个白眼,“官威收收,谱儿怎么这么大呢。”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秋完全冷静不下来,“我找了你四个多月!你现在突然嫁给一个猎户了!还过这种——”叶秋指了一圈这个对他来讲简直连柴房都比不上的房子,“还跟着他过这种日子?!你失心疯了?!”

“没怎么回事啊,就是我被陶轩打下山崖了,小周救了我,然后我俩就日久生情了呗,”叶修给叶秋倒了一杯粗茶,“喝点水,消消气。”

叶秋烦躁地把扭头,甩了一下袖子。

叶修小心地把杯子捧了回来,心疼道:“诶呦你可小心点……我家可就这一个杯子,小周喝水都得用碗呢……”

叶秋更气了,扭着头不搭理他哥。

“你别闹脾气了,”叶修盯了弟弟一会儿,笑了,“你说,回去做什么呢?”

“咱们俩在皇宫里勾心斗角提心吊胆的日子过得还少了?”他慢慢地喝茶,“你不累,我可是累了。现在你登基了,有沐橙他们陪着你,哥也能放心了。”

“小周虽然穷,还连字都不识一个,但他真心实意对我好,知道心疼我,也永远不会骗我,我在村子里活得安安稳稳的,永远也不用担心什么时候突然就被人一杯毒酒毒死了,不是挺好的吗。”

叶秋心里有些动容,嘴上却还硬邦邦的:“现在有我在,你也不会被人毒死。”

“所以哥现在有更高的要求了,哥得追求爱情了,”叶修笑着去揉他的头,“我男人好得很,又俊又能干,会打猎会做饭,我可离不开他。”

叶秋梗着脖子不说话。

“行啦,”叶修顺了顺弟弟的毛,“小周再有两个时辰就该回来了,你见见他?”

“谁想见他……”

叶秋嘴上说着不要,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炕上,等着和自己的哥夫见面了。

 

评论(51)

热度(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