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三十八)

叶修发现周泽楷最近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他花了更多的时间陪在叶修的身边,和叶修一起出门散步,一起去超市采购,选了风景优美的地方陪叶修修养,他比以往更加温柔体贴,却也变得比以往更加沉默寡言,他似乎有什么心事,经常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将叶修搂在怀里,静静地发呆。

叶修曾经问过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但周泽楷却只说是他最近工作太累,周氏的事务叶修不好询问,便也没再开口,只是劝他注意身体,别再加班,周泽楷笑了笑,算是应下了,从此花了更多的时间和叶修在一起,可精神却一直没能再好起来,常常拥着叶修,不言不语地一坐便是几小时。

 

叶修,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他从背后抱住叶修,听着叶修修长的十指敲打在键盘上发出的清脆击打声,突然觉得绝望而疲惫。

到底怎样你才会不离开我。

到底怎样……你才会爱上我?

 

 

转眼到了五月中旬,周老爷子七十大寿将近,周家上下都开始繁忙了起来,周泽楷作为长孙,少不得要承担一些工作,往老宅去的次数倒是比以往都多了不少。

“孙少爷,”张秘书将刚刚进门的周泽楷的外套接过来,“老爷叫您去他书房。”

周泽楷愣了一下:“爷爷回来了?四叔公也回来了吗?”

张秘书语气平淡道:“没有,四老爷回了郊区的宅子。”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老爷似乎是有要紧的事要吩咐您,请您快一点。”

周泽楷不知为什么,突然生出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但最终还是点点头:“好,我这就去。”

 

周老太爷每年五月初都会携弟弟一同出门疗养,直到六月上旬自己生日前几天才会回来,今年却不知何故,提前了足有大半个月便回了老宅。

周泽楷敲门进屋,低着头规规矩矩地问好:“爷爷。”

“嗯,”周太爷淡淡地应了一声,“坐吧。”

周泽楷坐下,抬手给祖父斟茶:“张秘书说您找我有事。”

“前几天和张家的老三被拍了?”

周泽楷心里突地一跳——周太爷是向来不管这些事的,更别提这件事本身就是阮成的信口造谣,轮回的视频发出去后这事便连点水花都没再激起来,可现在周太爷却把这件事提了出来——他是想做什么?
“只是个误会,”周泽楷谨慎地开口,“张林和张检在酒会上喝醉了,我开车送他们回酒店,事后很快澄清了,并没有什么事。”

“嗯。”周太爷淡漠地点点头,“我这次出去也碰巧见了张长山一面,谈起了你们的事。”

他端起茶杯,慢慢饮了一口:“下个月你们两个就订婚吧。”

“什——!”周泽楷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爷爷——?!”

“这么激动做什么,”周太爷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准备准备吧,寿宴上宣布,订婚礼可以在下半年办。”

“可我已经——”周泽楷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激动道:“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您以前说过在我二十六岁以前都不会逼我结婚——您答应过我的——”

“你可以等二十六岁以后再办婚礼,”周太爷不为所动,“至于你喜欢的人,”他嗤笑了一声,“和张氏的合作可以带来上百个亿的利润,他能带来多少?”

“他如果也能带来那么多,你当然可以选他,我不会干涉。”

“可是——爷爷——你不能——我喜欢他,不,我爱他——你不能——”

“你的喜欢值几个钱?”周太爷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能给周家带来什么?”

“我可以努力的,”周泽楷慌乱道:“爷爷——你不能——求你——我可以为周氏扩大规模,给我时间,我也可以创造那样的利润——求你——”

“我明明现在就可以得到这样能的利润,为什么还要去等你的几十年?”周太爷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当然可以给你选择权,但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资本去换它。”

“不过嘛……”他抬起眼皮,扫了一眼自己慌乱的长孙,似笑非笑,“你要是能处理好张林,你愿意继续养着你现在藏在公寓里的那个玩意儿,倒也不是什么大事……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周泽楷被周太爷的话惊得睁大了眼睛——爷爷什么时候知道的?他怎么会知道的?叶修暴露了吗?他会有危险吗?

“别紧张,”他哼笑了一声,“你是周家的alpha,养着几个Omega玩玩这种事我还懒得管……”

“我没有玩玩,他也不是什么‘玩意儿’,”涉及到叶修,周泽楷迅速整理好自己混乱的状态,沉声道:“我是认真喜欢他的。我不会和张氏联姻,我不会和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在一起——爷爷,他会是我的伴侣,我希望您能认可他,尊重他。”

“哦?”他斜着眼睛看了周泽楷一会儿,突然冷笑起来,“那你倒是说说看,他有哪点足够进周家的门……那种自甘下贱的东西。”

“爷爷!”周泽楷被这几个字刺得几乎怒吼起来,惊怒道:“他没有!他不是——他不是什么自甘下贱——他不是的……他不是的……”他说着,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慢慢倒退了几步,声音哽咽了起来:“他不是的……是我的错……他没有……”

没有的……叶修没有的……他没有自甘下贱……

周太爷的话像一道惊雷霹过,让那些被蒙在他心头的,他从来没有想到——或者说他下意识不去正视的真相全部被撕扯了出来,他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心脏——是我——都是我——是我强迫他的——

是我自私地想要绑住他——是我放任了错误的发生,强迫了他留在我身边——是我把他的自尊肆意踩在了脚下,却还偏偏沾沾自喜地以为他会接受我自以为是的好意——

叶修会怎么想呢——叶修那么骄傲干净,他会怎么想呢——

周泽楷陡然觉得胸腔的空气全部被抽走,使得他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是他害的,是他害的叶修被人这样指指点点,是他沉溺于自己的爱情,却全然忽视了叶修的尊严——

叶修……叶修一直都那么干干净净的……那么干净的、那么骄傲的……他不是什么‘玩意儿’,也不是什么自甘下贱,不是的……不是的……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他突然想起了叶修在他身边时长期的虚弱——让叶修心结难解的真的是苏沐橙的病情吗?

是他啊……是摧毁了叶修全部尊严的他啊……可笑他还奢望着叶修的软化和爱情……他怎么有资格……他怎么有资格……

“是我的错……是我……他没有……”

周泽楷哽咽着,全然不顾祖父在自己身后的怒吼,突然转身冲出了书房。

叶修——叶修——叶修——你等等我——你等等我——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管不顾地离开了老宅,发动汽车,只想马上就奔到叶修身边——

等等我——求求你等等我——

叶修——我还来得及吗——求求你等等我——求求你——

叶修——求求你……求求你……

 

 

PS:第一次定时发布,说好的生贺不捅刀,说到做到!

评论(171)

热度(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