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三十五)

在闻到叶修身上不属于自己的气味的一瞬间,周泽楷属于alpha的占有欲和攻击性全部被激了起来,他浑身肌肉骤然紧绷,目光森冷,就像一头被侵犯了领地的野狼,不受控制地爆发出了极具攻击性的信息素,他用力按压住叶修的腺体,握上他脆弱的侧颈和腰身,将他死死锁进怀里,试图保卫自己的所有物。

“……是怎么回事?”周泽楷的失态只在一瞬间,他怕吓到叶修,深喘了一口气,努力把自己出于alpha天性的暴虐情绪压了下去,尽力扯出了一个还算温和的微笑,温声道:“抱歉,我太激动了……是怎么回事?”

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本能却依旧在不停地叫嚣,这使得他手上的力度丝毫没有减弱,叶修吃痛,却并不敢在此时激怒明显已经处在爆发边缘的alpha,只得微微释放出了一些自己的信息素,摸了摸他紧绷的唇角,柔声道:“方锐易感期提前了,不小心沾上的,并没有什么事。”

淡淡的茶香散逸出来,很快盖住了本就微不可察的柠檬香气,也有效地安抚了周泽楷紧绷的情绪,在Omega信息素的软化下,处于攻击状态的alpha终于慢慢软化了下来,他眼中的血丝逐渐褪去,低头埋首进叶修的颈窝,深吸了几口对方的味道,终于彻底冷静了下来。

“抱歉,”他抱着他,声音还有些紧崩后的沙哑,“吓到你了。”他抬首,开灯查看叶修颈部的伤势——那里被他的手指按出了几道淡淡的红痕,“疼不疼?”

他心疼地轻抚那里的伤痕:“抱歉……是我不好,我去给你买药。”他说着放开了叶修,转身打算出门买药,叶修却阻止了他:“没事,并不严重,明早就会消了。”

叶修脱掉了还沾着些微弱柠檬味道的外套,迈步走进了浴室:“我去洗个澡。”

“……好。”

 

方锐只是易感前期的信息素逸散,留下的味道十分微弱,叶修冲了一遍热水便半点都没有剩下,等他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周泽楷已经买好了药膏,在卧室等他了。

“前台的药膏,说是有用,”他坐在叶修面前,小心地用指肚沾了些药膏,用体温化开,细细地涂抹在叶修的侧颈上,“过几小时就能消了。”

叶修有些累了,疲惫地侧躺在床上,露出脖颈任周泽楷涂抹:“好。”

痕迹并不重,面积也不大,药膏不一会儿便抹完了,周泽楷见叶修显而易见的疲色,便也没再用别的事吵他,抬手关了灯,自己也进了被窝。

“你明天什么时候走?”

“早上六点……要赶飞机去G市。”

“去G市出差怎么会到B市来坐飞机?”

“B市有个小合同……主要是想来看看你。”

“何苦这么折腾……点点呢?自己在家?”

“江会帮忙照顾。”

“那就好,它自己在家会把沙发都抓烂的。”

“新买了猫抓板……它最近很乖了。”

“嗯,挺好的……”叶修揉了揉眼睛,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小周,我有点困了……”

“好,”周泽楷伸手替他将被子掖好,“晚安。”

“晚安……”

“……叶修,”周泽楷停顿了片刻,突然低声道,“对不起。”

“什么?”

“我没有想对你发脾气,”他歉疚地抿了抿嘴唇,“对不起,是我反应过度了……我只是……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我受不了……”他伸手搂住叶修,“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害怕……对不起。”

 

“没关系,alpha难免会这样,叶修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臂,“我以后会注意不要沾上别人的味道的……你明天还要早起,早点睡吧。”

“叶修,这并不是你的错,你如果生气……”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生气的,”叶修有些困倦,声音微微有些低哑:“这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没关系的。”

“真的……不生气吗?”

“真的没有生气……”他的声音逐渐低下去:“快睡吧,明天还要工作……晚安。”

“嗯……晚安。”

叶修是真的很累了,话音刚落就已经陷入了沉睡,可躺在一旁的周泽楷却心事重重,久久不能入睡。

他的错误轻易地得到了叶修的原谅,可是这份体贴的谅解却完全无法让他放下心来。

他失控了……又一次。

在他曾经被名为“得到叶修”的毒药迷惑的时候,他失去了控制,导致了两人之间近乎灾难的开始,可是现在——可是现在明明已经不是了——可是现在叶修明明已经就在他的身边,他以为他不会再害怕了——可他依然在那一瞬间就失去了理智。

叶修说他只是alpha的独占心理作祟,可他知道的,在第一时间袭击他的不是独占心,也不是alpha发自本能的攻击性——那是恐惧,铺天盖地的恐惧。

他突然意识到,原来他始终在害怕。

可是他在怕什么?他究竟在怕什么?

他和叶修在一起将近半年了,他能感觉到叶修在软化,在逐渐试着接受他,他们约会,牵手,拥抱,亲吻,做爱,日日夜夜地相伴在一起——他以为他早就忘记了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等待和永远无法抓住叶修的恐惧。

他不该害怕的,他也以为他不会再害怕了。

他甚至已经在和自己的两位好友盘算着在苏沐橙的身体痊愈之后就向叶修求婚,他曾经坚定地认为叶修一定会答应的——可是现在,他却不再那么确定了。

或者说,他的内心深处,从来就是不确定的,所以直到如今,他甚至不敢和叶修说出当初的真相。

可是这种不确定根本毫无道理……他不该有这种不确定的……

周泽楷思索着这几个月来两人相处的一幕一幕,里面尽是甜蜜——他没理由害怕的,可他的内心深处却始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感不断地在向他示警,以至于他今天被恐惧击垮。

叶修待他从来都很温柔,他们相处的很好,甚至从未争吵过,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

周泽楷抱紧了叶修温热的身体,试图用他温暖的体温安抚着自己。

没事的……这只是太过患得患失造成的错觉……

他伸出手,握住叶修挂在胸前的吊坠,用指肚细细描摹着刻印在上面的名字。

ZZK三个花体字母深深地刻印在贴近叶修心脏的内侧,昭示着眼前这个人依旧愿意属于自己——这让他的内心安定了下来。

没事的……没事的……

只是最近太累了,总是胡思乱想……

他低头亲吻着叶修的胸膛,被叶修的体温暖的温热的吊坠挡在他的胸前,印在他的唇上,让周泽楷的心也跟着温暖了起来,他抬手将叶修一侧的被子掖好,最后吻了一下他的锁骨——却猝然睁开了眼睛。

 

他刚刚进门的时候,叶修的胸前……真的有这条链子吗?

 

 

 

PS:其实前面几章也有叶修没带链子的暗示,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很多线索隐藏在细节中哦嘻嘻

而且小周其实也不是啥都感觉不到,其实他也隐约在害怕……

评论(100)

热度(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