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三十四)

剧组初期的筹备从来就是个工作量浩大的工程,虽然几个好友分担了不少工作,尽量让叶修好好调养身体,但一旦进入到工作状态就会废寝忘食的叶修还是不可避免地忙碌了起来,甚至连每天和周泽楷例行的聊天都简短了不少。

《千机》剧组的选角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周,两位主角已经确定了是韩文清以及叶修出演,但依旧有诸多重要角色没有选定,王杰希毫不留情地PASS了一个又一个公司送来试镜的艺人,丝毫不打算放水,选角进行到最后,连喻文州都忍不住建议,是不是要适当地放宽一下标准,多进行一下尝试。

“不行,”王杰希毫不犹豫地拒绝,“我可以一直等到合适的人选出现为止,一年没有就两年,两年没有就三年,我不允许选角不当毁了我的作品。”

“啧啧啧,这可真是有钱的大佬才能说出来的话啊……”跑通告间隙得了闲,跑来剧组凑热闹的黄少天搭腔:“肖时钦听了一定会流下嫉妒的泪水的。”

“谁不知道这年月想给王导花钱都得排队呢,”被拉了劳力陪着试了一周戏的方锐累得一双大眼都黯淡无光,“不差钱啊不差钱……”

“态度端正点,”叶修笑骂着用剧本敲了敲方锐的头,“让你陪着试戏是组织对你的信任,多好的磨练演技的机会,其他人求还求不来呢。”

“我恳请组织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人,”方锐有气无力地举手,“我老了,我认为组织已经可以开始培养下一代了。”

“组织认为你还很年轻,继续努力吧方锐同志,”叶修随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看文州都陪了两周了还没说什么呢。”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带着点疲惫的微笑:“都是为了精益求精,难免辛苦。”

叶修竖起了大拇指:“你看看人家这觉悟。”

方锐隐晦地翻了一个白眼,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叶扒皮。”

“但话说回来,第二男配的选择确实有点问题……”喻文州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把话题拉了回来,“目前都没有合适的,明天还是要继续选。”

“怎么没有?”叶修随意喝了一口白开水,“今天孙翔试镜的感觉不是就挺合适的。”

“哇老叶你竟然还想用孙翔,”不等别人开口,黄少天第一个炸了,“之前他和陶轩那个王八蛋都干了什么你都忘了?圈里又不是没人,你选他来干什么,给自己添堵?圣母吗你?!”

“这怎么还扯上私人恩怨了,”叶修好笑地挑了挑眉,呼噜了一下黄少天瞬间炸开的头发,“他实力很强啊,形象什么的也都合适,而且自带流量,嘉世会肯定不遗余力地宣传,能省好大一笔宣发费呢。”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我们不缺宣发费。”

“行啦,”叶修笑,“一群老前辈,别欺负人家新人,哪有放着实力派不用的道理?再说他也没把我怎样,你们别总揪着人家不放。”

方锐不满地嘟囔:“就只有你不觉得他把你怎样了……”

黄少天看起来也不太服气,神情激动地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叶修却已经下了决定:“我觉得这个角色不用再试了,孙翔挺合适的,”他看向导演王杰希的方向,“你觉得呢?”

王杰希微皱了一下眉,最后还是点了头:“好。”

 

商讨完选角的事已经很晚了,叶修却还有些工作要继续处理,方锐留在房间里等他。

“你今天很没精神,”叶修敲打着键盘,“身体不舒服?”

方锐蔫蔫地半趴在桌子上:“有点……头疼。”

“你早点回去吧,赶紧睡一觉。”

“没事,”方锐恹恹地蹭了一下额头,“你一个Omega,半夜自己回酒店太危险了,我趴会就好了,明早起来又是生龙活虎一只方锐。”

叶修轻笑:“你们最近都怎么了,这么无微不至的,以前也没看你们这么把我当个珍惜脆弱物种看啊。”

“以前你也没给过我们这个机会啊,”方锐说,“你最近虚的呀……我们又不是瞎,我都怕你走在路上就倒了。”

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有这么明显?”

“脸上没有,对外的时候也没有,”方锐摇头,“就是私下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从苏妹子住院开始你就这样,最近越来越严重了,老板娘愁得都快以泪洗面了。你别总把什么事都憋在心里自己扛着,兴欣这么多人,圈子里那么多朋友,总能帮你担点事的。”

“我知道,”叶修笑笑,“沐橙还有几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很快就好了,没事的。”

 

凌晨一点,叶修终于处理完了全部工作,叫醒了方锐打算回酒店。

方锐刚刚趴在办公室小睡了一会,起来后精神却还是不太好,四月的B市夜晚还是有些偏凉,窗口的一阵风吹过来,方锐当下就打了个寒战。

“方锐,你是不是有些发烧了?”叶修看方锐偏红的脸色,皱着眉去摸他的额头,“怎么这么热?!你烧了多久了?!”

“啊……?”方锐头疼得有些迷糊,“我发烧了吗?”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啊……发烧了吧……”

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方锐有点茫然地说:“老叶,我好像不只是发烧……我骨头也疼……还心悸……”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腺体,“我不会是易感期提前了吧……”说到这,他猛地清醒过来,“卧槽!老叶我易感期提前了!”

方锐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蹦了起来,抓了外套胡乱披在身上:“卧槽,我说怎么这么难受!易感期竟然提前了!走走走,赶紧回酒店,抑制剂在包里。”

“你也是厉害,这都二期症状了你竟然才发现……”叶修哭笑不得地抓了王杰希留下的车钥匙,快步和方锐一起去了地下车库,“还能撑多久?不然直接送你去应急中心?”

应急中心是提供给临时发情的Omega或alpha进行躲避和应急处理的地方,几乎在每个街道上和大型建筑里都会有这样一个小小的独立隔间,具有极强的密封度和充足的药品。

“半小时没问题,”方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尽量试图避免把味道散出来,“直接回酒店吧,好歹也是公共人物,应急中心不安全。”

“也对,”叶修发动了汽车,“撑一会吧,十分钟就到酒店了。”

半夜的B市交通无比通畅,加上叶修抄了近路,最后不到七分钟两人就到了酒店停车场,方锐脸颊烧得通红,一股子柠檬味散得满车都是,好在叶修离发情期还很远,不至于因为这点程度的信息素受了影响。

叶修气定神闲地停了车,裹成粽子的方锐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用不用送你上楼?”

“别别别,”方锐从包里取了口罩帽子,给自己的脸进行伪装,“咱俩孤A寡O的,万一碰着个阮成那样信口胡说的,明天的头条可就是《震惊!知名圈内大佬潜规则无辜柔弱后辈》了。”

叶修笑骂着轻踢了他一脚:“还柔弱后辈,你也好意思——行了赶紧上楼吧,别贫了。”

“得嘞,我明天请假啊!”方锐做好伪装,抓着包一溜烟地跑了,叶修开窗散了散车里的味儿,也拿着资料袋上楼了。

叶修折腾了一天,这会儿送走了方锐,只觉得全身的疲惫都涌了上来。

他搭着空无一人的电梯上了十五层,整层楼都静悄悄的,住客们早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叶修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有些疲倦地找到了自己的房间,掏出房卡,轻轻一刷:“滴——”

“谁——!唔……!”

黑暗里,一双手突然将毫无防备的叶修整个扯入了门中,叶修甚至来不及反抗,就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对方有力的臂膀锁住,牢牢困在了他灼热的胸膛和坚硬的门板之间。

“唔——唔……”

对方掐住他的下巴舔吻他的嘴唇,随即把舌头伸了进去,本来还在奋力挣扎的叶修却在此时停下了所有的反抗,仰起头与对方交换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吻——他闻到了周泽楷的味道。

是周泽楷来了。

“你怎么在这里?”叶修微微喘息着,抬手试图阻止对方解开他衣扣的动作,“不行……明天还要去片场……”

“想你了……你都不回我的消息……”周泽楷埋首在叶修的颈子里,啄吻他的侧颈,“正好出差,就来看看你……”

他只解开了两颗衣扣就停下了动作:“放心,不会做,我只是想抱抱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事情多,”叶修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有些无力地倚靠在门板上,“选角的事情还没解决……你怎么进来的?”

“周家是这家酒店的大股东……”他心疼叶修,不打算做,却也不想放弃其他的福利,他亲吻了一会儿他的胸膛,然后含住叶修肩部的皮肤,慢慢舔吮着,“去前台拿钥匙就可以了……”他含含糊糊地回应着,逐渐吮吻到了叶修的肩窝处,却突然停了所有动作。

 

“叶修,”他语气骤然变得冰冷,不受控制地将手指按压在叶修后颈的腺体处,逐渐施力——“你身上的味道……”

“不是我的。”

评论(75)

热度(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