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一发完)

脑洞混更,大纲流随意文笔慎入
包养今晚不更新,没空写了2333

今天讲的是一个现世报以及幼年时期由于大人们的不走心造成的失败的童年教育惨案
小周小的时候,大概三四岁吧,特别特别可爱,特别特别萌,小孩子嘛,可爱起来根本分不出男女,周妈妈又特别喜欢把小周往精致了打扮,留着个半长不长的头发,反正就是可爱本爱。
然后有一天可爱本爱跟着爸爸妈妈去b市旅游,逛着逛着有点迷路,迎面碰上另外一家带着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于是就凑上去问路,大人们在指路,三个小男孩就好奇地互相瞅,瞅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小男孩突然哒哒哒地跑上来,往他手里塞了块糖,然后和大人说,她真可爱,我长大了要娶她。
大人们和周泽楷全都惊呆了,然后大人们觉得小孩子超有趣,童言无忌嘛也没觉得被冒犯,反正就开始笑,说你这是要定娃娃亲啊,小男孩超级认真地点头说是,然后指着那块糖,说我聘礼都给他了,大人们听他说得这么像模像样的,笑的都停不下来,然后就说好好好,那等你长大了就娶他吧,然后周妈妈觉得有意思,也觉得白拿人家糖不好,就逗周泽楷,说小楷啊你看人家小哥哥都给你糖了,你是不是也得给小哥哥回礼?
周泽楷摇头不想给,还使劲往后躲,他不是心疼糖,他就是觉得这糖给出去了就是答应和人家结婚了,害怕,不想答应,他家平时家教挺好的,他妈妈没明白儿子的心思,看他这么吝啬,连块糖都舍不得给,就有点觉得他不懂事,稍微教育了他几句,然后自己从周泽楷的口袋里掏了一块糖给了人家,然后两家大人又说笑了几句,就告别了。
看自己的糖被妈妈给了人家,彼时只有三四岁的周泽楷顿时就懵了,他小小年纪,就只跟着爸妈看过几部狗血爱情剧和童话动画片,对娶啊嫁啊的概念很模糊,但是也有一种小孩子特有的固执坚定,他觉得这事特别大,特别神圣,定了就是定了,说好要结婚了就是一辈子,他不认识那个小哥哥,一开始不想答应,但他妈妈把糖给人家了,这就是定下来了,他心里特别难过特别纠结,但事情已经定了,他就认了,心里就觉得自己是个定了结婚对象的人了,结婚对象就是那个小哥哥。
平时夸周泽楷可爱的人不少,但就这么被男孩子求婚还是第一次,周妈妈觉得这事太有意思了,后来家庭聚会的时候就提了这个事,周家的亲戚们也哈哈大笑,还总拿这事调笑他,周泽楷每次都特别认真地应下,大人们只是觉得好玩,但谁也没想到周泽楷是真把这事当真了,他后来还问过妈妈小哥哥的事,他妈妈也没当回事,随口敷衍他几句,说你长大了他就来找你了,然后你们就结婚,糖要好好留着,那是信物。
然后小小的周泽楷就留着糖,锁在自己的小箱子里,认认真真地打算履行婚约。
然后周泽楷就上了中班,大班,学前班,小学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心里一直记挂着小哥哥,有看完恋爱剧的早熟小女生和他告白,他都义正辞严地拒绝了,说自己有未婚夫了,八九岁的小孩子们都懵懵懂懂的,尤其是小女生,觉得未婚夫这个词好神圣啊,周泽楷有未婚夫了,那自己不要当恶毒女配,不要再和周泽楷告白了,于是就认真地祝福了他们,放弃告白了。
……然而当时并没有任何一个小朋友意识到男人和男人是不能结婚的。
……家长和老师们也没一个人意识到周小豆丁是认真的。
然后周泽楷继续长大,然后他在四年级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了原来男人和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刚刚九岁的小豆丁顿感天崩地裂,憋着眼泪回家问妈妈是不是男人和男人不能在一起,周妈妈是个高知女性,从来都信奉性向不分高低贵贱,于是趁机给周泽楷做了一波生理知识教育普及,认真地和他说任何性取向都是没错的,只要不伤害他人,就全部都是平等的。
小豆丁抽抽噎噎地被安抚了,他妈妈一边给他擦眼泪一遍调笑他,说怎么还想起问这个了?周泽楷说,我以为我和小哥哥不能结婚了,但我答应他了,我得和他结婚。
周妈妈一听就惊了,隐约觉得妈诶自己这傻儿子不会是当真了吧???于是周妈妈就开始问,结果发现自己傻儿子真的当真了。
周妈妈顿时进退两难,她觉得他儿子当真这么多年了,她不能粗暴地说这是个玩笑,可是不说的话,他继续当真怎么办?周妈妈坐腊了,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决定想通不如短痛,委婉地和儿子说,这事是当年开玩笑的,叫他不要当真。
于是周泽楷经历了今天的第二重暴击,懵了一会以后哇哇大哭地跑回了房间,哭了足足一宿,周妈妈使劲哄了好几天,终于勉强给哄好了,从此以后周泽楷再也不提小哥哥的事了,安安稳稳地小学毕业,上了初中,又上了高中,然后去打了职业联赛。
这事看起来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要说唯一的后续,就是周泽楷弯了。
他从小的观念里,男人和男人就是能结婚的,甚至他自己就有个未婚夫,四年级的时候再掰已经来不及了,好在家里开明,也就没怎么样,只要求他找个靠谱的对象。
周泽楷顺顺当当长到二十几,一直也没谈过对象,别人以为他是没碰到合适的,但实际上,他心里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倒不是说他有多么深爱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哥哥,但是当年他当真了那么久,心里那股执念就消不下去,心里总想找他见一面才甘心,但周泽楷其实也明白这事概率太低,当年那人也就是个小孩,估计是一时兴起,之后记不记得这事还不一定呢,而且b市人那么多,上哪找去啊,所以他其实都差不多放弃了,快把执念消了,连那块早就坏了的糖都想扔了,结果,那人就出现了。
那人出现的契机是一次职业选手聚餐,大家玩嗨了,就开始互相八卦,老前辈叶修当然是被扒重点,黄少天兴致勃勃地扒叶修初恋,然而叶修这种荣耀狂魔,心里除了荣耀女神什么也没有,哪来的初恋,但黄少天不依不饶地逼问,叶修没了办法,想了半天,最后从记忆的角落里扒出来了一件事,说我七八岁的时候和我妈逛公园,看到了特别可爱的一个小姑娘,那时候动画片看多了,脑子一抽,从兜里拿了块糖就和人家小姑娘求婚去了,人家姑娘妈妈还回了我一块糖呢。黄少天哈哈大笑,问后来怎么了,叶修说那还能怎么啊,那种事也没什么好当真的,过了就忘了,就记得糖挺好吃的。叶修说完了大家就哈哈大笑,纷纷指责叶修渣男,但笑完了也就算了,开始进行下一话题,完全没人注意到包厢里的另一位男主角黑如锅底的神色。
周泽楷万万没想到当年那个小哥哥竟然就是叶修,更没想到的是当年叶修竟然是把自己当了女孩,而且还转头就忘了!亏他心心念念了那么久!周泽楷越想越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简直想把叶修抓过来操到桌子底下去,他忍了又忍,最后到底没忍住,出门堵了溜出去抽烟的叶修,仗着体型优势一把把老前辈咚在了墙角,阴恻恻地说:“前辈,柠檬味的优格儿童小兔子软糖好吃吗?”
老前辈顿时就震惊了,他刚才可没说那糖是什么样的,现下周泽楷找上门来了,不会是当年那小妹妹的兄弟或对象找上门打抱不平来了吧!
叶修看着咬牙切齿的英俊后辈,谨慎地说,挺好吃的,敢问阁下哪位?
周泽楷咬着牙露了一个恨不能生啖其肉的假笑,说:“老北京恒祥记杏仁松子糖。”然后他补充了一句,“我等了你六年。”
叶修两眼一黑,心里大喊吾命休矣,万万没想到自己当年一时眼瘸,竟然把弟弟认成了妹妹,而且看样子还惹了个了不得的煞星!
叶修:“……好巧,好久不见。”
周泽楷笑得咬牙切齿:“好、久、不、见。”
叶修硬着头皮:“这些年过得不错哈……”
周泽楷后槽牙都在嘎吱作响:“托你的福。”
叶修彻底接不下去话了,闭嘴打算看看这个后辈葫芦里到底要卖什么药,结果周泽楷也不说话,就凶狠地瞪着他,两人僵持了两三分钟,最后周泽楷留下一句“你等着”,就气呼呼地走了,叶修吓得连抽了好几根烟,最后回了包厢,坐在沐橙身边话都不敢多说一句,活像个鹌鹑。
周泽楷说让他等着,他本来以为就是放一句狠话,结果谁知道周泽楷是当真的,放完话的第二天,他就出现在了兴欣楼下,拉叶修出去吃饭。
叶修心里惴惴的,生怕这个身体素质一看就很好的小后辈激怒之下真干出点什么来,十分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结果周泽楷什么也没干,两人吃完了一顿饭,还找个地方打了好几把竞技场,气氛竟然还十分融洽,后来这种事情发生了几次后,叶修自认和周泽楷也比较熟了,就大大咧咧地提了一下这件事,说咱们一笑泯恩仇吧,老前辈请你吃顿饭,这事咱们就过去吧。
结果周泽楷一听就放了筷子,然后特别淡然地说:“我直到四年级才知道原来男人和男人不能在一起。”
“在那之前我一直把前辈当未婚夫。”
叶修:“……”
妈诶,造了天大的孽了
周泽楷淡淡一笑:“前辈说过去了就过去了?”
叶修:“……”
叶修怂了,只好继续乖乖地陪吃配玩,打算等这位祖宗消气。
结果这位祖宗都折腾了两三个月了,还是不消气,反倒是叶修天天跟着他胡吃海喝的胖了三四斤。
最后叶修实在忍不住了,觉得这种提心吊胆等着大刀飞落的感觉实在太惨了,终于在一顿宵夜后小心翼翼地问周泽楷,到底怎样这事才算清了。
周泽楷慢条斯理地给叶修剥了个虾,优雅地擦了擦手上的酱汁:“前辈欠我一个未婚夫,还了就清了。”
叶修:“……那我帮你留意留意联盟的小姑娘?”
周泽楷着重咬了一下字眼:“前辈欠我一个未婚夫。”
叶修:“未婚夫?……等等你喜欢男的?”
周泽楷含笑点头,一把搭上了叶修的手背,摩挲了两下:“忘记告诉前辈了,我九岁前就被前辈掰弯了。”
叶修:“……”
叶修顿觉菊花一紧,下意识就想跑路。
然而周泽楷当然不会让他跑路。
于是他们就干了个爽。
还用上下两张嘴吃了好多小兔子软糖和杏仁松子糖。

叶修欠周泽楷的未婚夫终于补上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3)

热度(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