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三十)

一度情况非常危险的苏沐橙最终还是撑过了最后的五天,坚持到了第二支药剂的注射。

她在最后的三天里连续昏迷,但章医生说有“一股极端强大的求生欲在支撑着她”,她终于在药剂注射后醒了过来,虽然身体较第一支药剂注射后的两个月差了许多,但总归是看到了撑到第三支药剂注射的希望。

叶修在沐橙情况没有稳定的一周里几乎不眠不休地守在医院,短短七天下来整个人就肉眼可见地消瘦了下来,周泽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最终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在叶修在家的时候尽量多让他休息,尽力做点补身体的汤来给他调养,但还是没能阻止住叶修消瘦的速度,最后周泽楷摸着叶修几乎见了骨的背脊,难受得夜夜偷偷叹气,连着大半个月都没敢再碰叶修,后来苏沐橙总算缓了过来,叶修却有些垮了。

“还好吗?”看着叶修又脸色苍白地从卫生间走回来,周泽楷心疼地搂住他,轻拍他的背脊,“别吃煎蛋了,喝点粥吧……鸡丝粥?皮蛋瘦肉?还是青菜粥”

“青菜吧……”叶修按压住依旧在轻微痉挛的胃,有些不适地闭了闭眼睛,“荤腥的吃不下去。”

“那你先去躺一躺,我现在熬。”周泽楷忙不迭地把人送回卧室躺着,自己去熬粥,想了想又切了几片山楂糕给叶修开胃,叶修吃了些后果然胃口好了不少,好歹是把一碗青菜粥全都吃完了。

叶修吃了饭精神好了些,便着手开始处理兴欣的工作,他最近精神短,夜里还总是浅眠易惊醒,能集中精力处理公事的时间实在是不多,因此这会儿抓紧开始办公,今天是工作日,周泽楷在轮回也还有一堆工作,没法在家陪着叶修,确认叶修今天看起来还算可以之后,就只能忧虑重重地开车去公司上班了。

叶修这人向来报喜不报忧,就算周泽楷每顿饭都发消息问他有没有吃,他的回答也永远都是吃了,实际却根本做不得准,偏偏他被工作困在轮回回不去,只好心里抓心挠肝地记挂着,一整天都愁眉不展,这幅表情持续了三天之后,始终沉浸在妻子孕期的喜悦里很久都懒得管自己两个好兄弟死活的方明华终于看不下去了,挑了个午休和江波涛一起去了周泽楷办公室。

方明华一上来就神情严肃:“你和叶神吵架了?”

“没有,”周泽楷用筷子随意翻了几下米饭,却一点胃口也没有,最后干脆把筷子放下,一口也没动,“他最近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怎么个不好?有没有看医生?”

“没看医生……他说只是胃病的老毛病犯了。”周泽楷满脸愁容:“前几天瘦得厉害,但也就是精神不太好,这三天什么却什么吃不下去了,闻见荤腥的就想吐,但怎么吃药也不好。”

“精神不好还闻见荤腥的就想吐?”过来人方明华对这些关键词非常敏感,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体温有升高吗?”

周泽楷一下子被问住了:“没、没有啊……量了也是正常体温……一般是37.2℃左右,最高也没有超过37.5℃。”

“持续多久了?”

“不、不知道……这周总共就断断续续地量过四次……”

方明华闻言更有些确认了自己的猜想:“你们有好好做避孕措施吗?”

被这么直白的询问,周泽楷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有、有的……我……我有戴……啊!”他小小的惊呼了一声,突然脸更红了,低着头把脸埋在手掌里,突然被某一种可能性袭击得方寸大乱。

他一直有好好的戴套,但是也难免有一时激动疏忽了的时候,比如将近一个月前的情人节,他到后来根本没有好好戴套……通常如果破了或他忘记戴他都会喂叶修吃药,但上次叶修一直没醒,他忙着忙着就忘记了,事后也没想起来这件事,他好像也没见到叶修自己吃药……叶修最近神思倦怠又闻不得荤腥,甚至体温都有略微升高,那是不是……是不是可能……

“我……我上次忘记了……”周泽楷有些恍恍惚惚的,语气里有点不能相信的谨慎但又有着藏不住的期待喜悦,“差不多一个月以前……叶修……叶修是不是……”

方明华严肃的点头:“听你的叙述,很有可能。我老婆刚怀孕的时候,连个煎蛋的油腥都受不了,看见就想吐,每天都倦倦的,体温也持续偏高。”

周泽楷想起早上叶修吃了一口煎蛋就跑去卫生间干呕的样子,顿时被这个天降的馅饼砸得晕头转脑,话都快说不清了:“那……他……我……我们……”

“可能性很大,”方明华说,“但怀孕初期的现象并不准,也可能只是生病,所以还是得去医院看看才能最后确定——但这几天还是得注意他的饮食,尤其是还在吃的药,有些是怀孕期间不允许的,以防万一还是先停一下。”

“我……我知道了……”周泽楷晕晕乎乎的,他的理智告诉他别高兴的太早,叶修说不定只是病了,并没有怀孕,但他的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却一直忍不住在雀跃地欢呼——‘叶修怀了他的孩子了!他们快有自己的孩子了!’

一有了这个认知,他简直一秒钟都坐不住,恨不得立刻就飞回家里去抱着叶修亲几口转几圈,再赶紧带他去医院检查,方明华看他雀跃的表情,再联想一下目前的情况,一时也有点后悔自己嘴快,连忙安抚道:“但是真的别高兴太早,这些都做不得准,还是先冷静,去医院看看再说。”

“我知道,”周泽楷努力稳定了一下情绪,让自己看起来别那么失态,“我明天就带他去医院看看。”

 

送走了方明华和江波涛以后,周泽楷一直处在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他越告诉自己要冷静,就越是无法冷静下来,甚至已经偷偷地打开页面去查哪里的产科医院更可靠,他想即使家里不同意他也得向叶修求婚,不能让叶修没名没份地怀着自己的孩子——但叶修会不会愿意接受自己和孩子?会的吧?现在的叶修,愿意那么温柔地对待他的叶修,是会的吧?他又想告诉叶修他们即将有宝宝了,可是他又怕事后知道没有,叶修跟着他白高兴一场,只好勉强按捺下了这个心思,将将挨到了下班。

下了班,周泽楷归心似箭地往回赶,进门就忍不住抱着叶修亲了几口又转了几圈,叶修莫名其妙地问他怎么了,他却不回答,只是眼睛里的雀跃怎么也藏不住,叶修以为他是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好事,但他今天实在没有精神应付周泽楷,便没有再问。

他今天的不适尤其严重,强撑着去看了一眼沐橙,回来后便休息到现在,全身都没有力气,却连一口粥也喝不下去,只好勉强喝些蜂蜜水尽量维持糖分。周泽楷心疼得不行,变着法给他熬了汤,他也只喝了几勺就放下了碗,周泽楷没说什么,只是自己把汤喝了,然后和往常一样哄叶修休息,但叶修却敏锐地觉得周泽楷今天却和平日里有些不同,他依旧很担心叶修的身体,但那份但心里却多了些别的什么,多了点期待,甚至是……喜悦?

他不清楚这份喜悦是为了什么,心里却下意识地敲起了警钟,他不舒服,两人便早早上了床,周泽楷关了灯把人搂在怀里,忍不住地傻笑,不动声色地把手搭在叶修的小腹上,开口道:“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没必要的,老毛病而已。”

“老毛病也看看才能放心。”他忍不住摩挲了一下叶修的小腹,轻声说,“而且也不见得是老毛病……总要看看才好。”

叶修却兴致不高:“我只是胃痛而已,再吃些药就好了。”

“听话,”周泽楷低头在他的后颈亲了一记,用手护住他的小腹,“明天去医院看看,万一……”他后面还说了些什么,但声音太低,叶修却是听不到了。

他一手搂着自己心上人的腰,一手护住了自己的孩子,不一会就带着微笑陷入了梦乡,而叶修感受着他温热的手心牢牢贴住了他的小腹,脸色却骤然变得一片苍白。

评论(92)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