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二十七)

过年的七天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周泽楷在周家应付着那些繁文缛节,家家户户地拜年应酬,七天里竟是比出差的时候都惨,连个电话都没能腾出空来给叶修打一个,只能靠着每晚临睡前挤出的那短短的一段时间来互发几条消息,勉强慰籍一下相思,反观叶修倒是舒心的多,他没有周泽楷那样的一大家子需要应酬,只是挑几个关系极好的好友发了几条消息算是新年问候,然后就带着兴欣众人去了医院,陪沐橙热热闹闹地过了一个年,一周下来,相比周泽楷渡劫般的消瘦憔悴,叶修倒是舒心得微微胖了一些,脸色都好了不少。

“过年比上班还要累……”初六的晚上,周泽楷终于回了家,进门就褪去了持续了一整个新年的假笑,挂在了叶修的身上,“亲戚好烦……”

“过年就是这样的,没办法。”门口很冷,叶修一边说一边想往屋里走,可周泽楷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他没办法好好走路,只好微微弯腰迁就着周泽楷,两个人像个不倒翁一样摇摇晃晃地叠在一起,慢悠悠又有点跌撞地朝沙发走,最后一起摔在并不那么柔软的布艺沙发上,摔成了一团。

摔的时候周泽楷被压在了下头,叶修再怎么说也有一百多斤的体重,压上去也不是那么好玩的,他怕压坏了周泽楷,便侧身想要滚下去,周泽楷却牢牢抱住他的腰不许他走,一个翻身将叶修捞进了沙发靠里的一侧,伸手把人搂进了怀里。

“叶修,我好想你,”他把头颅埋进叶修的脖颈,眷恋地深吸了一口他的味道,“想你想的睡不着。”

“你呢?”他期待地抬头看他,闪亮的眼神像个期待着糖果的小孩子,“你有没有想我?”

叶修笑着摇头:“没有想。”

周泽楷不信:“明明有的,”他摸了摸叶修的腰身,“都瘦了。”

叶修被他摸到了痒处,痒得直笑,一边笑一边躲:“真的没有——而且其实我胖了。”

“明明是想我想瘦了,”叶修是真的怕痒,扭得厉害,周泽楷也起了玩心,握住叶修的腰不停地戳他的痒痒肉:“快说,有没有想我。”

“真的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小周你不要戳了哈哈哈哈哈……”

叶修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偏偏他身前是周泽楷,身后是沙发背,躲都没地方好躲,最后只好不住求饶:“好小周……哈哈哈哈哈……别戳了,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见他笑得都快背过气去了,周泽楷也就不再作弄他,收了手给他拍背顺气,叶修又笑了一会儿,终于缓了回来,靠在周泽楷怀里微微喘息。

“你到底想不想我嘛,”两人抱了一会,再开口时周泽楷的话话里带上了些上海本地话里特有的软糯腔调,“想不想嘛。”

北京爷们儿叶修坚决地回应:“不想。”

“想不想嘛。”

“不想。”

周泽楷可怜巴巴地看着叶修,委屈的眼神像某种幼年期的小动物:“想不想嘛。”

“不……唔……”

他离开他的嘴唇:“想不想嘛。”

“不……唔……”

他像个讨要长辈疼爱的幼兽一样凑上小口小口地吻他,然后用舌头舔舐叶修的嘴唇,撬开他的口腔,把叶修没说出口的话全咽进了自己的肚子,撒娇般地问:“想不想我嘛。”

“……想你,”被周泽楷小兽一般湿漉漉的眼神看着,叶修彻底没了脾气也没了办法,只好叹气般地妥协:“想你了。”

“我也想你。”周泽楷满意了,心满意足地搂着叶修倒在沙发上,啄吻他的脸颊和嘴唇,“特别特别想你。”

“嗯,”叶修微仰着头,轻轻闭上眼睛,“我也是。”

 

 

无论周泽楷新年过得再怎么疲累,初七一大早,周总裁还是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上班去了。

“你不是吧,”江波涛进门看见满脸憔悴的周泽楷咂舌道:“今年过年这么恐怖的?是你六姑回来了还是你三表姐回国了?”

“都回来了……”周泽楷疲惫地把签好的材料递给江波涛:“家里吵得很……闹了一个年。”

“不容易不容易,”江波涛接过材料夹进文件袋,“坚持一下,还有三天就能放假了。”

“嗯……”

“方哥呢?今天没见他。”

“陪嫂子产检去了,下午来。”

“真好,”江波涛羡慕地说,“今年回家又被我妈念,一直拿方哥给我做榜样,放假七天安排了六个相亲,要不是年三十和年初一初二不好约人,还能再多相几个。”

周泽楷试想了一下那种恐怖的场景,无比同情地看了自己的好兄弟一眼。

“辛苦了……相到了吗?”

“当然是没有……总归是比不得你们俩幸运,”被折磨得身心俱疲的江波涛苦笑了一下,“看缘分吧,我也没那么急……”他无意间瞥了一眼周泽楷摊在桌子上的一大堆图片,“你这是干嘛呢?”

周泽楷小心地把桌上的图片拢了拢,露出了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快过情人节了……”

江波涛后悔自己多嘴:“……这不是还有十多天呢吗。”

周泽楷羞涩地笑:“礼物想定做,时间久。”

他说着把其中的三张图片抽了出来,摊开在办公桌上,喊江波涛来帮忙参谋:“这四个,选不好。”

江波涛凑过去挨个研究了一遍:“这个戒指就算了,那是求婚时候送的;这个情侣手表挺好的,但目标也太大,容易给叶神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个挂坠倒是不错,样式简单,也不容易被人发现,我建议选这个。”

江波涛说的和周泽楷之前想的倒是差不多,他当然恨不得马上就向叶修求婚和公开,但他家里的事情没解决干净,时机太不合适,叶修也正在复出的关键阶段,不适宜在这种时候闹绯闻,所以周泽楷也就只好歇了心思,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选了不打眼的挂坠。

周泽楷确定好了礼物就开始研究细节。挂坠是定制款的,可以按客户要求绘制图案,但他一个学金融的,艺术天分实在是一般,又不甘心画个俗气的心啊箭啊的,背着叶修偷偷琢磨了好几天,最后用上了自己一手漂亮的花体英文,决定在叶修的吊坠上刻上自己姓名的首字母,又偷偷去叶修平日里记笔记的笔记本上临摹了“Y”和“X”两个字母下来,画好了设计图交给厂家,再定好了过节要去的酒店,便美滋滋地等着情人节了。

评论(32)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