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二十六)

腊月二十八是周四爷的生日,周四爷为人宽厚淡薄,并不怎么喜欢交际,所以过寿便也简简单单的,仅仅把自己的兄长周太爷和最宠爱的孙辈周泽楷叫来,在平时静养的别墅里一起吃了一顿饭。

四叔公过寿,周泽楷为了表示心意,特意自己下厨做了饭,周四爷喝完了汤,笑眯眯地夸赞道,“小楷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熬的汤真不错。”

“最近闲暇时候做得多些,练出来了,”周泽楷闻言起身给四叔公又添了一碗熬得喷香扑鼻的羊肉汤,“四叔公喜欢的话,我以后可以做了给您送来。”

周四爷还没接话,周太爷先冷哼了一声:“平日里不把心思放在正经的事情上,倒是跑去学这些。轮回已经闲到能让你整日研究怎么熬汤做饭了?”

周泽楷低垂着眼眸放下了筷子:“……抱歉,爷爷。”

“你怎么总吓唬孩子,”周四爷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拍了拍周泽楷的手示意他不要怕,“小楷孝顺我也不行吗?”

“他当然该孝顺你。”周太爷瞥了一眼低着头坐在一旁的周泽楷,“净会使些柔媚手段……看你那不成器的样子!”

周泽楷低声道:“……抱歉。”

“我过生日你还要给小楷摆脸色,”周四爷出言维护,“别总冲孩子发火,吃饭吧,哥。”

他说着给周泽楷夹了一筷子鱼肉:“小楷也多吃点。”

周太爷看他这个娇惯的样子又要发火,熟知自己哥哥秉性的周四爷及时夹了一筷子炖得滑嫩的豆腐进了周太爷的碗里,阻止了他的话头。和面对周泽楷时不同,周太爷对自己这个唯一的亲弟弟从来发不起来火,只好压着气把这顿饭吃完了,就是对周泽楷始终没个好脸色。但周泽楷却早就习惯了,他吃好了饭,便推着四叔公出去消食,两人在花园里寻了个地方,泡了一壶茶,坐在亭子里闲聊。

“前几天你四表叔惹了些乱子,你爷爷生气了,”周四爷温言道:“他最近气性大,你别吃心。”

“没什么。”周泽楷嘴上说着不在意,心里也是真的不在意,从他小时候周太爷对他就是这个态度,有什么好吃心的?

外人常道他是周家这一辈最最受宠的,但周家从来就是实力为尊,能创造多大的利益便会受到多大的优待,周泽楷是周家年轻一辈中最出类拔萃的,最重要的是又得了四太爷的喜欢,这才换来了周太爷的一些青眼,有了所谓太子爷的地位。但周太爷性格霸道薄情,心里又始终挂着周泽楷父亲当年不惜和他断绝父子关系违抗他的事情,所以要说多么温和慈爱地对周泽楷,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了。周泽楷从小就是这个待遇,便也不觉得怎么难过,更何况他现在有了叶修每日哄着他,身边还有从小最疼他的四叔公,他就更不加当回事了。

他又过了一遍茶汤,将泡好的清茶奉给了四叔公,“那汤您要是喜欢喝,我以后每周做了给您送来,装在保鲜桶里,一个小时的路程也没问题的。”

“那敢情好啊,以后我就等着喝汤了。”老人笑起来,慢慢地品了一口茶,“好茶。”

“江前一段时间出差特意带回来孝敬您的,还有不少,我都让张秘书给您收起来了。”

“嗯,小江是个好孩子。”老人又慢慢地喝了一口,开始自己的小侄孙聊起了闲话。

“我听说明华家是双胞胎?”

“是,有三个多月了。”

“挺好的,有福气。上次出差怎么样?”

“代理商出了点问题……但后来都解决了。”

“你才接手没几年,凡事过犹不及,也不要太急于求成,不用总听你爷爷催。”

“知道的。”

“上次你三堂姑带了点不错的小点心回来,我这个老头子吃着有点腻,你晚上当宵夜吃吧,补补身体。”

“谢谢叔公。”

“上次我恍惚着听说你有个表弟出国留学了……学校名字好像还挺熟的?叫……什么来着?”

“是二表叔家的小表弟,去了和三堂姑当时一样的学校,T大,学金融。”

“哦哦……老了,记不住了……我现在能记着的也就你当年的那所学校了……不服老不行啊,哈哈。”

“四叔公不老的,”眼见着四叔公茶杯见底,周泽楷起手又添了一杯茶,“您还年轻呢。”

“越来越会说话了,”老人眯着眼睛笑,拍了拍年轻人的手背,“最近谈恋爱练出来的?”

周泽楷倒茶的手一抖,壶嘴磕在杯口上,发出“咔哒”一声。

他被这个突然袭击搞得手足无措,一时慌得不知如何言语:“四叔公……我……”

“我……”他嗫嚅了几句,却最终也没说出什么来,只是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嗯。”

“别紧张别紧张,”四叔公见他的反应,赶紧把茶壶接过来放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别把手烫了,快把茶壶放下——你这孩子,胆子怎么这么小。谈个对象怎么了,四叔公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笑起来,神色里露出了一点老人家对疼爱的孙辈特有的八卦,却并不惹人厌烦:“什么时候的事?”

“十月的时候……”周泽楷慌乱之后迅速镇定下来——面对四叔公,他并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我找了他很久……后来找到了。”

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神色温柔:“他是一个很好的人……非常、非常好的人。”

“强大,耀眼……又很温柔。”

“我喜欢他,”他微红了脸,“非常非常喜欢。”

“听起来是个好孩子,”四叔公笑得和蔼,“方便让我知道他是谁吗?”

“……叶修,”周泽楷羞赧地说,“是叶修。”

他拿出手机,点开了相册,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叶修在一起三个多月,却连一张合照都没拍过,他翻了翻相册,里面净是一些他平日里偷拍叶修的照片,最后他挑了一张叶修卧在阳台榻上看书时的照片给四叔公:“您应该也知道的,他曾经拍过很多作品。”

“我知道,”四叔公接过手机端详着,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拍《却邪》和《一叶之秋》的小伙子是不是?我看过他的片子,很有灵性,也很能吃苦,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嗯,”周泽楷看着屏幕上叶修温和的侧脸,目光不自觉地柔软下来,“他很好。”

四叔公把手机还给周泽楷,拍了拍他的手背:“眼光不错。”

“是我幸运……”他抿着嘴唇羞涩地笑,却突然想起了四叔公突如其来的询问,有些困惑地开口:“您之前……怎么发现的?”

“这有什么发现不了的,”四叔公露出了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一般狡黠的目光,“毕竟咱们家可没有需要补血养气的Omega。”

“啊……”周泽楷恍然,总算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了——他在家的时候常给叶修炖羊肉汤喝,叶修身体不好,他便讨了些方子,食补着给叶修调养,不知不觉养就成了习惯,结果这次给四叔公熬羊肉汤的时候也习惯性地顺手放了些食材进去,却是被四叔公给看出端倪了。

“所以说年轻人,还是要谨慎啊,”四叔公满意地放下杯子,示意周泽楷给自己添茶,“别看老人家身子骨老了,心眼精着呢,你们还有的学啊。”

“四叔公厉害,”周泽楷笑着给四叔公添上茶:“我还要慢慢学。”

两人说笑完了,周四爷略略正了神色,叮嘱道:“你爷爷不见得会同意,所以还是要徐徐图之,千万别打草惊蛇,对你对他都不好。”

说到这个问题,周泽楷的笑容也淡了下去——以叶修的身份,想要进周家的大门,怕是要费一番功夫——“我会更努力的,”他认真地说,“我会保护好他。”

周四爷欣慰地笑了,慈爱地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好孩子……加油吧。”

 

 

腊月二十九的时候,周泽楷本应继续待在郊区别墅陪伴周四爷,等着年三十一起去老宅,但他现在已经在四叔公那里过了明路,便得了向来宠爱他的长辈的纵容,准他腊月二十九回家一趟,好好和叶修再呆一天——毕竟周家规矩大,周泽楷回了老宅,不到年初七,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回去的了。

周泽楷回了家,头一件事就是拉着叶修拍了张合照,然后美滋滋地洗了,装在自己钱包的夹层里,为了保密,前头还放了一张别的照片当掩护。周泽楷盯着最后的成品看了半天,心里竟然咂摸出了一点偷情的感觉来,忍不住抱着叶修滚在床上傻笑了好一会,然后又压住叶修争分夺秒地偷了个情,想着之后有七八天都见不到叶修,这情就更偷了个没完,最后两人直折腾到快天亮,周泽楷拿着手机又拍了一张叶修事后红着眼尾昏睡过去的照片,这才心满意足地睡了。

评论(27)

热度(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