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皇后,救朕!(下四)

激情更新!十五号之前要截稿,然而我别说番外了,连皇后救朕都还没写完……

十一

一转眼就到了中秋,按规矩,中秋节当天宫里是要举办中秋家宴的,宫里的妃嫔,各位皇室宗亲,以及受宠的大臣都会参加。

往年的时候,中秋家宴是帝后难得会同时出席的时刻,但两人经年失和,只是面上礼数不差罢了,加上年年都有妃子争宠,原主又昏聩,从不记得什么要给中宫留脸面的事情,所以每一年的场面都搞得十分不成礼数,皇后原还象征性地提一提,后来也被磨没了脾气,干脆提都不提了,自己主持着宴会,剩下的便随他去。

可是皇后不管,大臣们总还是要管的,因此每年中秋宴后都是言官上折子的重灾区,今年中秋家宴一到,各位大人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正打算再去纠一纠皇帝的错误以尽职责,却惊异地发现皇帝陛下今年竟然转性了。

“这道素三丝做得很好,”周泽楷殷勤地夹了一筷子素三丝到叶修的碗里,“前辈尝一尝。”

“小周……你要不还是坐回去吧,”叶修瞥了一眼被夹到自己碗里的菜和底下坐着的人,有些为难地低声道,“我们俩坐在一起好像不太合礼数……底下大人们都在看了。”

“坐太远了不方便照顾前辈,”周泽楷说着又挖了一勺芙蓉蛋过去,“再说快十年了一直都没礼数,也不差这一次……再吃一点这个蟹膏,很好吃。”

周泽楷一边贴着叶修和他小声咬耳朵,一边像仓鼠屯食一样迅速地把叶修的碗堆成了一个小山,眼见碗碟叠得冒尖,叶修连忙止住了他还想不停夹食物的手:“好了好了,够吃了,别夹了……再夹吃不下了。”

叶修把手搭在他的手背上,本只是想阻止他一下,周泽楷却把筷子放下,反客为主,顺势将自己的五指亲密无间地插进叶修的指间,轻轻摩挲了一下他的指缝。

他这个动作太过暧昧,叶修一时间竟然有些脸红心跳,但他知道这是好战友周泽楷在众人面前给他做脸面,所以还是没有大动作地挣开,只是轻咳了一声,小声道:“放手吧,别闹了,还是要讲点规矩……而且再不吃菜就凉了。”

周泽楷见叶修微微脸红,满意地放开了手,又给叶修舀了一碗汤晾着。

在宴席上把东西剩在碗里是不太好的,周泽楷给他夹了那么多,叶修努力吃了一会儿,感觉靠他一个人实在是解决无望,就随手夹了几筷子进了周泽楷的碗里,示意他共同分担——按礼节来讲他当然不该这样,但他最近和周泽楷起卧在一处,规矩没有那么大,两个人随手捡对方吃不完的东西吃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他完全没过脑,十分自然地就把自己吃不掉的菜全都夹进了周泽楷碗里,而周泽楷也果然不嫌,自己接过来,神色如常地吃了起来。

他们两个行为自然,下面看着的官员和宗室们却是一个个都瞪直了眼珠子——怎么回事???这股百姓人家恩爱夫妻过日子的氛围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些日子后宫的传闻是真的????皇上突然转性开始独宠皇后了?????

妃嫔们早就习惯了两人黏黏糊糊的样子,在一次一次的打击下也早就放弃了挣扎,因此见怪不怪,除了在心里偷偷骂几句狐狸精,连个眼神也欠俸,只顾低头吃自己的饭,但官员和宗室们却是头一次见到这等奇景,一时间饭都吃不好了,只顾着偷偷摸摸地往前头偷窥,眼前的场景实在是颠覆了他们多年以来的认知,他们总觉得周泽楷下一秒就会带着某个受宠妃子甩袖离开给皇后难堪——就像每一年都会发生的一样,然而他们提心吊胆地等了许久,足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等到宴会都结束了,也只等来了皇帝陛下小心地扶着皇后的腰离开的画面。

 

帝后恩爱地走了,官员和宗室们却彻底不能淡定了,于是这一夜,无数官员宗室恍恍惚惚地赶在宫门落钥前回了府,然后激动地拿起了自己的笔,涕泗横下。

 

——列祖列宗在上,我们大周朝有望啦!!!!!

 

十二

中秋家宴的第二天,叶修收到了数量可观的折子和来自宗室的觐见请求。

叶修前一天晚上实在是吃得有点撑,连离席都是周泽楷扶着的,一直折腾到了凌晨才算睡着,今天晕晕乎乎的爬起来,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和意识都完全不属于自己,他本想先处理处理折子,可是他太晕,看着折子上的繁体字和文绉绉的措辞更觉得头痛,匆匆扫了几眼,发觉折子基本都是言官和宗室呈上来催促帝后为皇室开枝散叶的,便干脆不再看,随手挑了几本辞藻华丽的,打算回去扔给周泽楷让他看着办——别说他们急,就是叶修本人也很急啊!皇贵妃身子早就好了,周泽楷却还是不动窝,他催也催不动,尤其是最近,他自己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还有点习惯每天和周泽楷睡在一起,有一晚周泽楷有事晚回来一个时辰,他竟然心神不宁地没能睡着,睁着眼睛活活熬了半夜。

叶修头越发的晕,折子是彻底看不下去了,但公务还是要处理,今天不处理,堆积到之后只会更多,所以他便干脆换了身衣服去了御书房,宣宗室的人觐见。

宗室平时并不管理什么具体事务,更多的是代表皇室履行义务,或者在某些时刻以长辈和宗族的名义关心皇帝的家事——比如子嗣。

周泽楷登基十年了,宠妃像流水一样的换,却始终没能留下一儿半女,皇嗣无论何时都是大事,宗室急得不行,也矛盾得不行——以前帝后不和,嫡子迟迟无望,宗室们总是担心皇帝留下太多庶子导致朝纲混乱,可是现在竟连庶子也没有一个,实在是让人心焦,但好在如今帝后关系得到了修复,子嗣问题终于是有希望了。

于是宗室趁人打铁,中秋家宴后便派人来劝,叶修坐在御书房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昏昏欲睡,心里却起了一点对周泽楷不明不白的埋怨和恼火,可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股埋怨和恼火是为了什么,他被这股情绪纠缠着,只觉得胸腔发堵,宗室的人却还是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他难得地觉得烦躁,头一次没等人把话说完,客气地将宗室各位的话打断,示意自己知道了,此事慢慢再议。

宗室虽然不管具体事务,但都是在宫中摸爬滚打长大的,察言观色很有一套,看叶修的反应,便知道他内心还是抵触,不愿谈论此事,但皇嗣事关重大,宗室们断不会轻易放弃,于是辈分最大的安国亲王拄着拐杖站起来,开口道:“娘娘心里不愿,我们也都知道,但是皇嗣事关国祚,还是请娘娘多担待些。”

安国亲王今年已经年过七十,按辈分算还是周泽楷父皇的叔叔,德高望重,叶修不敢不给他面子,便赶紧扶着人坐下,把心里乱七八糟的烦闷都压下去,郑重道:“皇叔祖放心,本宫的职责本宫一定会尽到的。”

“那便好,”安国亲王慈爱地看着他,拍了拍他的手背,半晌叹气道:“本王看着娘娘从小长大,知道娘娘一心想上战场为国效力,但当时的形势……娘娘也知道,虽是娘娘受了委屈,但总归都是为了大周。”

叶修知道安国亲王说的是周泽楷当年地位不稳,原主为了稳固他的皇位才无奈放弃自己的抱负嫁了进来的事,当年原主心里确有不平,但终归是对国家的忠诚占据了上风,甘心被关在牢笼,承担起了一朝的重担。

“本王知道这次的事情还是娘娘受委屈,”安国亲王继续说道,“但长子非嫡,总是会留下祸患,如今形势正好,娘娘若能生下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以后我大周朝纲可平,可减少许多事端……”

——等等!

叶修听了一半,突然抓住了重点——娘娘能生下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娘娘是指我吗???!!!!

所以早上折子里催促帝后为皇室开枝散叶不是虚指帝后一起努力,而是字面意义上的实指?????

这个世界观下的男人不是不能生孩子吗!!!!!!

怎么突然改设定了!!!!!!!

他目光惊悚,整个人的脸色因为震惊和熬夜过度而苍白一片,安国亲王慈爱又怜惜地轻抚他的手背,道:“娘娘莫怕,太后娘娘也是如此诞下皇上的,本王知道堂堂七尺男儿想要过这一关心里总是会有些过不去,可这都是为了大周的安定,而且左不过是暂时的事,以后还是能好好的……”

——所以周泽楷的原主就是男人生的???

他是知道已经去了的太后是个男人,而周泽楷是嫡子,但他一直以为周泽楷是被过继给当时的皇后的!!!!!

他的记忆里绝对没有男人能生孩子这一说,这个世界突然冒出来的补充设定是怎么回事!!!

叶修突然接收了太多的信息量,整个人脸色惨白摇摇欲坠,他魂不守舍地听安国亲王又讲了一炷香的时间,最后借口身体不适,恍恍惚惚,三观震裂地回去了。

评论(40)

热度(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