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双影帝梗(上)

我和你们讲,你们都是魔鬼,打着私信安慰我的旗号,但实际上都是催更!!!我看透你们了!!!

然而我还能怎么办!只能宠着你们开始填陈年巨坑啊!

这是去年发的双影帝脑洞,改了改发了前半部分,我尽量这周内把这个坑填了,然后你们想要的《你听我解释啊!》和影帝叶被资助大学生周也会近期填掉的

以下正文

 

老叶是圈内一哥,三届影帝,在圈内地位极高,而小周最开始遇见他的时候,还是个刚出道的小演员,只有十八岁,经纪人看不到他的才能,只看重他的那张脸,所以给他接的都是些花瓶角色,还总想让他出卖色相拉资源,周泽楷没有背景,家里又急着用钱,所以就算再讨厌,也还是要勉强应付,好在运气比较好,加上经纪人也知道奇货可居的道理,没有随便把他往人床上送,所以小周成功地躲过了很多次危机,直到有一次,经纪人要钓的大鱼出现了,于是他设计小周,把小周灌药送进了房,小周不愿意,拼命要跑,但是被人抓住了,眼看着就要出事,这时候恰巧也在这边的老叶路过,小周和老叶其实根本就不认识,但是当时周泽楷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他走投无路,狼狈地朝叶修的方向挣扎跑去,叫他前辈,叶修突然被不认识的人叫住,愣 了一下,然后走过去,把小周扶起来搂在怀里,说,这是我的人,你们不许动。

叶修地位太高,嘉世那时又势盛,陶轩还没有和叶修翻脸,几乎是处处维护他,所以这里的人就给了叶修面子,叶修就顺利地把小周带走了,给他喂了解药,安顿了下来。其实那时候小周叫叶修的名字根本就是在赌,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只能寄希望于叶修能好心救他,没想到叶修竟然真的救下了他。他向叶修道谢,叶修说没事,以后你自己要小心,然后他就走了。

叶修并不认识周泽楷,甚至都没看过他演的戏,但那个时候他看周泽楷那么绝望,看起来又是个干干净净的人,不忍心他就这么被毁了,所以顺路救下了他,也没想着回报什么的,甚至很快就把这事给忘了,继续该拍戏拍戏,但是一个月后有一天,他去剧组探小辈的班,看见做小配角的周泽楷演戏,发现他虽然演得角色很小,但非常努力,还能看出几分灵性来,是个可塑之才,便有点上心,可休息的时候,他却看见周泽楷被人欺负,说他仗着好看傍大腿,被抛弃了活该,看看现在果然失宠了什么的,叶修特意去打听了下,发现他们说的似乎就是周泽楷抱他大腿的事。原来上一次他把周泽楷救走了,那些人就以为周泽楷是他包的人,周泽楷本人一直极力想让流言平息下去,但是他那个无良经济人却一直拿着个事说事,去谋好处,很多人很是忌惮了一阵,也很嫉妒周泽楷能抱上叶修的大腿,但都一个月了,也没见叶修和周泽楷怎样,甚至他受了欺负也没见叶修出头过,所以大家就认定周泽楷是被玩腻了抛弃了,开始肆无忌惮地欺负起他来,周泽楷解释没人听,他本身又寡言,更因为没有背景反抗不得(他不能失去工作机会,家人需要钱治病),所以只好生受着,但即使都这样了他也没想过借关系去抱叶修大腿,所以就天天这么挨人欺负,直到今天被叶修撞见了。

叶修打听完前因后果,觉得这事似乎也有点怨自己没能考虑周到处理好后续,加上周泽楷的天分和要强的性格入了他的眼,吃饭的时候叶修就故意把周泽楷叫到自己的保姆车上一起吃饭,他叫的时候没避着人,剧组的人不一会就都知道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动周泽楷,所有人对周泽楷的态度都好了很多。

在车上的时候周泽楷问他为什么还要帮他一次,叶修说本来那事就怪他没太处理好,加上看他有天分,不忍心他被埋没了,周泽楷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判断叶修话的真假,最后他点点头,说谢谢前辈,我以后会报答你的。叶修笑了,说不用,哥不差你那点报答,你好好演戏就行了。

后来两人就慢慢熟了起来,周泽楷真的很有天赋,叶修惜才,想好好培养他,就时不时地提点他,给他一些机会,忌惮着叶修,轮回也换掉了周泽楷原来的经纪人,把江波涛配给他,周泽楷很努力,逐渐开始崭露头角,叶修爱惜他的才能,对他提点就更多,他好看又没背景,就总会有人动些歪心思,轮回毕竟还是个小公司,能力有限,全靠着那些人忌惮着叶修的名头才没出什么事。

叶修风头太盛,嫉妒他的人很多,周泽楷升得这么快,不满的人就更多了,于是圈里就有了一些风言风语,说是周泽楷抱叶修的大腿,被叶修包养了什么的,但叶修身正不怕影子斜,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说他包养或被别人包养的多了,他对邱非好,还有不少人说他潜规则邱非呢,他就没管,该对周泽楷好还是好,两人的关系也比以前亲密了很多,甚至有时因为对戏或研究剧本到很晚,还会在对方家里过夜,打电话到通宵。他俩的绯闻炒到飞起,甚至还有些似是而非的照片什么的,叶修压根连看都懒得看,全都不当一回事,况且他在圈里地位高,就这些东西也动不了他,他就当一乐子过去了,甚至有时候和周泽楷一起过夜的时候还会拿着个逗趣,说小周,你这包养小情人根本也不尽职尽责啊,怎么侍候金主的,暖床都不会。周泽楷这时候就是害羞地笑,然后不好意思地叫他前辈,后来次数多了,周泽楷就会开始学会配合他,穿着睡衣出来,问他要不要暖床服务,再后来周泽楷拿了影帝,再有人拿这事说事的时候,不等叶修逗他,他就会主动套路叶修,裸着刚洗过澡的上半身抱着叶修问他满不满意他的侍候,刚才他下手太重了,要不要再来一次,他这次保证会轻一点。叶修被他搞得一愣,满脸通红,笑着说直男都要被他掰弯了,然后周泽楷也笑,只是抱着他的手一直没松开。

周泽楷的成就越来越大了,可叶修却因为与嘉世的矛盾而逐渐被雪藏,地位大不如前,叶修并不太在意这些,只是安心地带新人,写剧本,演一演有好剧本的话剧或文艺片,叶修已经不再是媒体炒作的重点,他和周泽楷本来就不存在的包养传闻自然也就再也没人提起,人们开始热衷于炒作周泽楷这个娱乐圈新晋第一人的各种绯闻,炒得最凶得一次,有记者拍到了周泽楷和新剧女主角的接吻照(借位),周泽楷极力否认,女方说话却暧昧不清,还放很多似是而非的亲密照片出来,似乎是要坐实这个传闻,周泽楷解释不清,媒体又大肆渲染,一时间满城风雨,周泽楷焦头烂额,最后他急了,跑去叶修那里,想和叶修解释,他到了叶修家,叶修看着他一脸憔悴又着急的样子笑得幸灾乐祸,说你怎么这么笨啊,偷偷交女朋友就算了,接个吻都能被拍到,这下被抓了,打算什么时候公开啊。但他没想到,周泽楷听了这话,突然生气起来,硬邦邦地甩下一句:不要前辈管,然后就走了。叶修懵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玩笑开过了小周闹脾气,便也就释然了,回屋给小周发了个短信,教了他一些处理这类事件的方法,又叮嘱他以后真的有女朋友一定要注意安全之后就睡觉了,结果他第二天早上一醒,就看到电视上周泽楷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他澄清了之前的传闻,然后在所有记者的面前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周泽楷在发布会上高调宣布了有喜欢的人,彻底洗清了之前的绯闻,但是面对记者们的进一步追问他却什么都没说,只说如果等自己结婚的那一天会通知大家,然后就离开了发布会现场。发布会结束后周泽楷家被记者堵了,他就跑到叶修家避风头,叶修看他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取笑他,说你怎么用这招啊,这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嘛,这个绯闻甩脱了,以后岂不是要有千千万万个绯闻等着你。周泽楷却没回应他的调笑,只是很认真地说,没有骗他们。叶修愣了一下,有点意外,说看不出来啊,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我都不知道,哪天带出来看看。小周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有追到他。叶修笑了,揶揄地揉了揉他的头,那说你要加油啊,成功了哥给你包个大红包,小周点点头,说好。

记者们得了这么一个大料自然是不肯放过的,于是这一段时间网上关于周泽楷恋情的种种猜测便一直没有停息过,周泽楷被记者烦得有家不能回,便干脆给自己放了几天假,暂住在叶修这里,叶修看他惨兮兮的样子总是忍不住要笑他,说他明明告白都没成功就被这么围堵,真是委屈死了,周泽楷也不说话,只是乖巧地笑,然后给叶修削苹果,切成一块一块的,每一个都插好竹签,然后再去给他放好泡澡的热水,两人各自洗完澡,有时会对对戏,有时会看看最近的新剧,等到累了,就分别回到房间去一觉睡到天亮。

娱乐圈的事情总是过的很快的,记者们在周泽楷家楼下折腾了几天也就差不多到了头,周泽楷的假期也就没了,便搬回了自己家去住,只是从那以后两人的短信电话往来比以前更频繁了起来,以前两人虽然关系亲近,但双方都不是主动和人联系的类型,所以除了必要的交流基本不怎么说话,可是这次事情过后,两人几乎每天都能在QQ里聊上几句,有时是演戏遇到的瓶颈或者叶修看好的新人,有时则只是周泽楷在片场看到的形状奇特的石头,或者山村里抬头就能看见的好看星空。

两人的关系日渐亲密起来,周泽楷的事业也在蒸蒸日上,他接到了一个新的剧本,《碎霜》,很难驾驭,他揣摩不好剧中的角色,便每天开车到叶修家,两人一起一点一点地慢慢研究。

剧本讲的是一个有关爱和仇恨的故事,周泽楷饰演的主角萧寒幼年时父母被仇家所杀,他被人收养,立志复仇,长大后,他在寻找仇家的过程中爱上了一个女孩,简澜,他对她说等他了结了仇恨便会娶她为妻,她说好,她会等她,他们交换了定情信物,甜蜜的设想着两人以后的归隐生活,他们说他们一定得要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等到男孩子大了,就教他练武,给他打最好的剑,女孩子大了,就要教她乐器,给她买最好看的胭脂水粉。可是等到周泽楷真的找到了仇家,替父母报了仇的那一天,他却在一地的尸体血泊中,见到了匆匆从外面赶回,身上还带着他们定情剑穗的恋人。

 

他们今天对的是两人最后一次分别的戏,叶修客串女主角陪他对戏。

两人相遇时萧寒重伤濒死,是身为医者的简澜救治才救下他一条性命,两人也因此情愫暗生,可每次痊愈后,萧寒却依旧如故,拼得一身重伤回来,简澜一直劝他放下仇恨,可事已至此,他根本已经无法放弃,在不知道第几次医治重伤的萧寒后,简澜失望至极,把自己为他准备好的所有伤药给他带在身上,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你再也不要来找我了。

萧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拒绝,却也没有接过包裹。

你走吧,简澜说,我累了,你走吧。

萧寒还是没有动,只是问,你累了?

是,我累了,简澜把东西推到他的面前,低下头不愿意再看他,我一次一次地等你,可我不想再等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你走吧。

萧寒看着桌上的东西和不愿再看他的简澜,沉默了半晌,然后默默拿起了自己的剑,取下了剑穗,半跪下来,将它放在了简澜的掌心。

最后一次了,他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以后会一直都在你身边,这是最后一次了。

简澜收回了手,拒绝了剑穗,有些悲凉地笑了起来:如果这一次你依然没有找到他们呢?那么是不是还是会有下一次?

萧寒沉默了,他看着手心的剑穗,没有说话,良久,他把剑穗重新放回了简澜的手心,然后将他搂进怀里,郑重地亲吻他的嘴唇。

——剧本里是没有这一段的,周泽楷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叶修一时僵住,有些分不清他是否是入戏太深,根据感情发展改变了剧本——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行为也太过亲密和逾越了,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愣在了当场。

我心悦你,周泽楷却没有放开手,他直视着他的眼睛,说,我心悦你。

从你救下我的那一刻,我就心悦你。

我不会离开你,他紧紧搂住因为震惊和无措而僵住的那人,道,我以后会永远都陪在你身边的。

所以别离开我,好吗?

所以一直陪在我身边,好吗……叶修。

评论(50)

热度(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