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带球跑脑洞(下六)

国内事多,从游乐园回来的当天晚上周泽楷就赶着飞机又飞回了国内,三天的工作欠下来,周泽楷不得不不眠不休地赶工。
他最近主要忙着逐步交接自己手里的工作,替手下的团队安排去处——他可以狠下心把自己的前途毁掉,但他的团队从他出道便一直跟着他,这么多年下来,大风大浪经了无数,说句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也不为过,他们从没有对不起他过,那么事到如今,他也必须得给他们安排一个好的出路才行。好在他这些年在圈里人缘还算可以,团队业务能力也强,和相熟的艺人导演几个电话打下来,倒也慢慢地都安排了个七七八八,周泽楷是个好老板,他的团队也舍不得他,一时间竟是谁也没走,江波涛也无数次劝他再忍一忍,娱乐圈那么健忘,周泽楷又根基深厚,等蛰伏过这一段时间,总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和团队都愿意陪他——周泽楷在叶修面前说的轻松,好似满不在意的样子,但江波涛却知道,周泽楷是真的热爱演员这个身份的。
外人都只看到周泽楷运气极佳,出道就一炮而红,可他们没看到,他这么些年为了拍戏,最严重的时候肋骨同时摔断了三根,其中一根差点扎穿了心脏,再偏上个两厘米人就彻底救不回来;拍荒火的时候,周泽楷还是个新人,他揣摩不到人物情感,就自己闷不吭声地跑去深山里住了半个月,没有现代工具,也没人说话,半个月以后出来,情绪抑郁到需要心理辅导;后来拍碎霜,他的角色设定是精神分裂,他一人分饰四种人格,几乎每一个都是极端灰暗的阴暗型人格,周泽楷入戏太深,却又为了保持拍摄质量不肯接受心理治疗,半年的戏拍完,周泽楷的抑郁症状严重到好几次差点自杀,江波涛搬到他家去,一步也不敢离开他,生怕一眼没看住他就自杀了,后来慢慢调养了两三年才彻底痊愈——为了拍戏能做到这种地步,可不是只用一句敬业就能概括的了的。
江波涛跟了周泽楷六年,亲眼见证他一步步走到今天,周泽楷付出的努力,心血,对这个职业的热爱,他统统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不忍心周泽楷就这样把一切都抛弃,可他也知道,娱乐圈这种地方,周泽楷又是这样的身份,他们护不住叶修父子多久的——不如说这一个月的时间能保护叶修父子的身份没有流出就已经是奇迹了。周泽楷粉丝基数那么大,极端粉丝也不是没有,甚至曾有人做出尾随偷袭周泽楷曾合作过的Omega演员的行为,并且差点得手,无数的前车之鉴都足以让周泽楷心有余悸,也许是童年孤苦,周泽楷对身边亲近的人有一种近乎偏执的保护欲,江波涛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也知道,按周泽楷的性格,他是决不可能让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处在那样的威胁下的——哪怕代价是牺牲自己投注了无数心血,曾经热爱超过性命的事业。
周泽楷是不可能改变主意的,江波涛于公于私,也只能协助他慢慢做好工作交接,为他的退出做准备,他整理着周泽楷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作品和成绩,不禁有些恍然——不知不觉的,周泽楷竟然已经做过这么多,走了这么远了。

毫不犹豫地就可以做出全部抛弃的决定……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绝呢?

而使他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个人,到底知不知道周泽楷为了他做出的决定意味着什么?

江波涛看着明明已经超过了48小时没睡,疲惫不堪,却还是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正在和小小的叶曦聊天的周泽楷,突然想再为他做点什么。

于是他迅速地整理出了一份文件,去官网上找到叶修的工作邮箱,上传附件,点击了发送。

 

周泽楷在第二天傍晚接到了来自叶修的视频邀请。除了那一次电话,叶修从没单独联系过周泽楷,周泽楷骤然看到自己的微信置顶弹出了消息,几乎快怀疑是自己长期工作出现了幻觉,他一下子慌乱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捧着手机回了自己的休息室,还不忘匆匆用手梳了几下自己的头发,这才把视频邀请接了起来。
他早上的时候稍微睡了一下,加上手机的美颜效果,整个人看起来总算不是那么糟糕,叶修那边还是早上,他大概是刚送完叶曦回来,用电脑开了镜头,样子看起来有些憔悴,似乎是熬了夜的样子,周泽楷看到便有些心疼,问,怎么熬夜了?工作很忙?
叶修说,没有,昨天没什么事情,看了一晚上你的电影。
听叶修这么说,周泽楷突然有些慌张起来——哪怕是他的第一部电影上映当天他也没有这样慌张过,他想知道叶修的评价,又怕知道叶修的评价,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有点期待又有点忐忑地问,你……你觉得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快速地回忆自己那几部电影——不知道叶修看的是哪部?他最有名的电影有三部,都拿了影帝,荒火是他第一部片子,演技还不太成熟,大部分时间的扮相也不是太好,不是很想给叶修看到丢丑,碎霜的时候好很多,但是有一个人格是个变态杀人狂,特别神经质,血腥又暴力,粉丝们都说看着那个人格冷笑的时候都会做噩梦,叶修不会被吓到吧?穿云的时候扮相很帅,演技也比较成熟,但是那部片子里有一点感情戏,他还抱了那个Omega主演几次呢……叶修不会误会吧?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电影拿不出手,忍不住后悔起来——拍的时候怎么不再努力下呢?这会儿拿出来给叶修看,竟然都没有一部满意的片子。
叶修不知道他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担心,笑着说,都很好看,他很喜欢,一口气把荒火碎霜和穿云都看完了,熬到了凌晨四点多才睡,第二天送叶曦都差点起不来。
叶修说着还捡了他最喜欢的一些片段和周泽楷讨论起来,周泽楷见他这么兴致勃勃的样子,知道叶修是真的喜欢他的作品,不是碍于面子随口敷衍,终于放下心来,两个人就着这个话题开始聊天,周泽楷慢慢打开了话匣子,献宝一样向叶修介绍他最喜欢的作品,他最钦佩的导演和演员,周泽楷平时话不太多,但说到他最喜欢的东西,他的眼睛都在发光,说话也滔滔不绝了起来,叶修笑着听他讲话,偶尔回应几句,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小时。
周泽楷讲到口干,看了时间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说了这么久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打住了话头,说,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叶修笑,说,没有,很有趣。
他顿了顿,又问:小周,你是不是很喜欢演戏?
周泽楷下意识地想说是,但话到了嘴边却又紧急转了一个弯,说,没有的,很累的,也没那么喜欢……还是读书好些。
叶修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说,口是心非的小撒谎精。
周泽楷讷讷的还想再说掉什么,叶修却微微直起身来,双肘撑在桌子上,笑着说,你知道吗,叶曦和你一样,一说谎,就会偷偷抿嘴唇。
证据确凿,周泽楷不敢说话了,只能偷偷拿眼睛去看叶修,有点无措又有点委屈的样子,叶修说,你这个样子,也是和叶曦一模一样。
他说完,轻轻抿了一口放在桌上的水,软了语气,说,小周,你没必要做到这一步的……你那么喜欢演戏,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退出,你很有实力,又年轻,哪怕这一段时间有些危机,等再有好的作品出来,总是还能东山再起的。
不,周泽楷也认真起来,说,可是那样的话,我就没办法保护你们,事业没了可以重来,可是一旦你们出了事,我再怎么样也没办法弥补,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他的神色锋利,坚定固执,道:没什么比你们更重要的。

叶修看着他,半晌没有说话,最后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我读PHD时的学校隔壁就是A国排名第一的艺术类大学……导演系是他们的王牌专业。”
他眨了眨眼睛,嘴角勾了一抹笑:“也许做一个著名导演的家属,受的威胁会比做一个好几千万粉丝的影帝小些?”

叶修说完,周泽楷许久没能反应过来他话中的信息量,他呆愣了一会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恍惚地问:“……家属?”
叶修端起水杯,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笑道:“怎么,那么大张旗鼓地认了儿子,现在又不想承认叶曦是你的家属了吗?”
“承认的,”周泽楷连忙说,然后他不敢置信,又急切地握紧了手机,说话都有些颤抖:“那叶修……也是我的家属吗?”
“这个啊……”叶修的眼睛眯起来,笑得狡黠的样子,说,“看看你的表现,也许……可以考虑一下?”

“啪”的一声,叶修话音刚落,周泽楷的手机就掉在了地上,他再拿起来,手机已经被摔得碎屏关机,他顾不得这些,匆匆忙忙地跑去隔壁抢了江波涛的手机订票,风风火火地开车,直奔机场去了。




ps:关于抑郁症自杀的问题哈,我解释下,不是患者主观要自杀,而是得了这个病就是会不受控制地出现自杀倾向,专业术语咋说我也不记得了,反正大概意思就患者本人其实很想自救,但一旦犯起病来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评论(39)

热度(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