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带球跑脑洞(下四)

叶修第二天还是带着叶曦出国了。

他们走的时候周泽楷去送,叶曦依依不舍地抱着周泽楷的脖子,很有些难过的样子,但是他知道爸爸要工作,他不能因为自己耽误爸爸重要的事情,所以还是乖乖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和爸爸一起走,只是临走时一直缠着爹地,问他会不会来看自己,周泽楷抱着他,亲亲他的小脸,向他保证他每天都会和他视频,也会很快去看他,然后父子两个拉钩,还约定了每天视频的时间,叶曦这才重新开心起来。

周泽楷哄好了孩子,转头去看叶修,想和叶修说说话,因为之前叶曦的事,叶修还在气头上,但毕竟孩子在场,他不想让叶曦觉得自己的双亲起了矛盾,所以还是好声好气地和周泽楷说了几句,到了快登机的时候,叶修抱着孩子要走,周泽楷却拉住了他的手,对他说,叶修,你要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们。

叶修看着他认真决绝的神色,心里不知怎么地微微一动,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是他抓不住那一闪而逝的念头,最终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

 

叶曦到了A国后,周泽楷果然遵守了约定,每晚准时和叶曦视频,周泽楷不太擅长说话,两人的视频主要是叶曦在说,周泽楷在听,叶曦对着爹地有说不完的话,经常一说起来能一个多小时也不停下,周泽楷就安安静静地听他说,很专注,很温和的样子。因为有了爹地,叶曦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性子都比以往开朗了很多,叶修看在眼里,心绪有些复杂——他既感激周泽楷对叶曦的爱护,能让叶曦体会到完整家庭的温情,可是却又心怀愁绪——因为他并不知道他该怎样对待周泽楷。

他对周泽楷的感观相当复杂,他并不怨恨当年周泽楷的一时糊涂,甚至还有些感激周泽楷能将叶曦带到他的身边,周泽楷英俊,温和,事业有成,并且似乎对他抱有深刻的感情,最重要的是——他是叶曦的亲生父亲。叶曦喜欢周泽楷,依恋周泽楷,他期待,也认为自己的爹地和爸爸将会走到一起,无论怎么看,他似乎都该顺水推舟,接受周泽楷的追求,真正地和他组成家庭。可是这并不是在玩具商场为叶曦购买喜欢的玩具——叶修是一个父亲,他当然想要给自己的孩子完整的家庭,可是,他也是一个独立的人,他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灵魂,他的人格是独立的,他可以为叶曦尽自己所能的付出,叶曦的选择也会在极大程度上影响他,可这却并不是决定性因素,他绝不会因为叶曦的喜好而强行扭曲自身的意志。

周泽楷于他而言几乎是一个陌生人,他不够了解周泽楷,甚至不知道周泽楷究竟是怎样的人,两人相认之后的一连串事件,也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对周泽楷产生感情,并且最重要的是——周泽楷的身份,实在是让他不敢对他赋予完全的信任。

周泽楷的身份太过特殊了,活在媒体和公众的监视之下,世界的善意和恶意都会被无限放大,这种被放大的情绪从来不只关乎他自身,还关乎他的家人,叶曦还是个孩子,当他面对这种铺天盖地的善意或恶意时,周泽楷是不是能保护住他?而他自己,一旦有了周泽楷伴侣这个身份之后,是不是还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亦或者是从此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行差踏错?

叶修统统都不知道,甚至有些本能的抵制,所以面对周泽楷的猛烈追求,他一直心怀犹豫,未曾动心,可叶曦又那样的依恋自己的另个一个父亲,这让叶修颇有些进退两难。

 

叶修兀自在纠结不已,周泽楷在国内却已经搞出了大事,上一个质疑叶曦身份的大V显然是不肯放过周泽楷,在叶修出国一星期后,一口气连发了三篇长文,篇篇直指叶曦的身份问题,之前被江波涛辛辛苦苦压下去的舆论瞬间就被引爆——周泽楷之前发的那条微博,亲口承认了叶曦与他的亲子关系,却偏偏又指明说叶曦并不是私生子,那叶曦的身份究竟是什么?难道真的像爆料的那样是隐婚的婚生子?另外一个当事人又是谁?

粉丝们纷纷讨要说法,江波涛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次一次地劝周泽楷松口,就按之前公关部准备的稿件来说,可周泽楷却一意孤行,确认已经保护好叶修和叶曦的安全以后,就不管不顾地召开了发布会,承认自己隐婚,叶曦是婚生子。

这场发布会可算是彻底炸了锅,艺人隐婚这事可大可小,但放在周泽楷身上,威力比起原子弹也差不了多少,他之前人设立得那么稳,如今亲口放了石锤,口碑和形象算是彻底毁了,被各路黑子口诛笔伐,微博粉丝一夜之间掉了几百万,虽然也有粉丝通过之前的蛛丝马迹提出周泽楷隐婚是在撒谎,但声音到底太过微弱,而且从常理来讲,根本不可能有艺人会做出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所以这种声音没能掀起太多水花就被群嘲着压了下去,周泽楷承受着铺天盖地的指责和压力,却始终将叶修和叶曦保护得很好,直到最后也没人将叶修和叶曦的消息挖出来,只能将炮火全部倾泻在了周泽楷的身上。

 

国内闹得那样大,饶是周泽楷一直瞒着他,甚至还照常和叶曦视频,叶修在事态发酵的第三天也还是知道了消息,忍不住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

他在离国那天的告别中就隐隐觉得周泽楷似乎是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可他是真的没想到周泽楷竟然能做得这么不留余地,几乎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全部毁在了这里,他打通了电话,却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最终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不该这么冲动的,总有别的解决办法。”

周泽楷的嗓音有一些长期熬夜带来的沙哑:“我没有冲动,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按照江波涛的话去说不是更好吗,”叶修知道白手起家的艰难,语气里多了些不忍:“总不至于把你的事业都毁掉……”

周泽楷平静道:“可是叶曦长大以后会知道的。”

叶修愣了一下:“什么?”

“如果我按照公关部的说辞解释,那么所有人都会以为他只是一个意外,一个累赘,他长大以后,也会知道他的双亲没有在一起过,他只是意外而来的。”

“可他不是,”周泽说,“他不是累赘,也不是什么意外,他是礼物,他是因为他的爹地爱他的爸爸,所以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他不能背着一个私生子的名头,”他坚定地说,“他不是。”

叶修握着话筒微微动了动嘴唇,最终却没能说出话来。

“你也不是那样的。”

周泽楷继续说道。

“你不是什么不知检点,攀龙附凤,你不是那样的。”

“我不许他们那样想你,”他温声道:“前辈很好……没有做错任何事。做错事的是我,所有的惩罚,也都该归到我的身上来,所以无论付出了什么代价,都是我应得的。”

 

叶修哑然,只觉得心间似乎涌上了什么不知名的情绪,让他的喉头发涩,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半晌,只是吐出一句:“你……怎么这么傻。”

 

 

周泽楷笑了,他轻轻的笑声从话筒那边传来,撞击在叶修的耳膜上,又好像撞击在他的心脏间,他的血液鼓噪着,听见他说:

“为了你做的事情,无论什么我是都心甘情愿的。”

评论(46)

热度(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