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皇后,救朕!(下三)

脑洞本在印调哈,大家可以戳我头像看置顶,里面有收录详情~

后宫形势风云变幻,三日前刚失了宠的皇后,一夜之间就复宠了。

 

“新贡的南海珠,”周泽楷吩咐近侍将一个精致的盒子呈上来,叶修一打开,差点被里面一颗颗晶莹圆润的南海珠闪瞎了眼:“昨天早上我去猎场前刚供上来的,想着要亲手送给前辈,就拖到了今天。”

叶修看着着盒子里比皇贵妃那串大了不止一圈的南海珠,半晌无语道:“……要不你还是给皇贵妃他们吧,我一个男的,你给我我也用不上啊……”

“用不上就收着,再不济就当弹珠玩,或者磨了冲水喝,”周泽楷宠溺道:“你是皇后, 总不能让别人把你比下去。”

叶修被周泽楷从昨晚开始就有点不正常的态度肉麻得浑身一哆嗦:“不不不我觉得我们不用这么较真,我一个大男人,犯不着和一群小姑娘家家的计较……”

“不计较也不能让他们踩在你头上,”周泽楷说着又开了一个盒子,里面是比皇贵妃那块大了一倍多的鸽子血,“皇贵妃那块不好,配不上你,这块是昨天新得的,前辈随便镶在哪儿吧。”

他说着握住叶修的手,温柔道:“前辈用的东西,不能比他们差。”

叶修:“……”

怎么回事???这充满了言情宫斗气息的台词是怎么回事????

他隐约觉得不太对劲,但周泽楷紧接而来的下一句话打消了他的疑虑:“今天的花宴我会去。”

叶修疑惑:“你去干嘛?”

周泽楷一笑:“昨天前辈被欺负了,今天我去给前辈找场子。”

 

叶修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看我被外人欺负了要替我找场子!我说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他看着周边围观了全场,感动得眼眶发红,看上去恨不得冲出去昭告全后宫“我家娘娘比你们这帮小贱蹄子都受宠”,一脸扬眉吐气的宫女太监们,顿觉从昨天开始周泽楷所有的不正常都有了解释——真是靠谱的好战友啊!!!特意替前辈找场子什么的,也太可靠了!!!!

虽然叶修其实并不太需要,但他还是为周泽楷靠谱的战友情小小地感动了一把,主动给周泽楷夹了只小笼包,拍拍他的肩膀道:“辛苦你了。”

周泽楷眉眼弯弯地看着自己碗里的小笼包,甜蜜道:“应该的。”

 

周泽楷在中宫折腾了这么一番,不到半个时辰,帝后伉俪情深的消息就传遍了后宫,以挽香为首的宫女们把殿内发生的种种绘声绘色地描绘了出来,尤其重点描述了那两盒后宫独一份的南海珠和鸽子血,以及“用不上就当弹珠玩或磨粉冲水喝”“不能让别人把你比下去”“因为配不上你才没给你”的宠溺发言,强有力地打破了皇后失宠的谣言,各宫妃嫔听闻消息,气得险些绞断了自己手中的帕子——不是说正人君子国之重臣吗!不是不屑争宠吗!!!如今也开始勾引皇上了!!!呸!!!!狐媚子!!!!

然而生气归生气,她们也不能把皇后怎么样,只能咬牙忍着,各施手段,试图将皇上的心拉回来,可谁知道皇后手腕太高超,借着一个生病,竟然把皇上留在他宫里五天了!!!

 

而此时传说中盛宠优渥的皇后叶修,正愁眉苦脸地翻着后宫记录,心急如焚地想皇贵妃的月事怎么还没结束。

——这听起来有点猥琐,但实际上每晚查阅后宫记录也是皇后的工作之一,原主和叶修以前只是匆匆一眼做个样子就过去了,但这次皇贵妃事关重大,叶修忍不住要多投入点精力,如今因为皇贵妃身体不方便,周泽楷已经留在他这里五天了,劝他去别的妃子那里他也不去,直把叶修愁得快要掉头发——虽然一心一意是个美德,但他现在真的好急啊!!!!

 

“前辈,”叶修正愁着,丝毫不知道叶修完全搞错了他一心一意对象的周泽楷已经端了一碗热乎乎的红糖圆子过来,“吃宵夜。”

“哦,好。”叶修把册子放下,一口红糖圆子下肚,只觉得肚子里暖呼呼的,“今天的圆子挺好吃的。”

“是根据上次前辈说的办法做的,这边器具不足,做了点改动,”周泽楷说,“还有新农具的试用品工部也做出来了,开春就能投放一批试试效果。”

“好。”

新农具是叶修根据自己为数不多的农耕相关知识画的草图,交给工部改进的,有了这个农具,百姓耕地便能更加省时省力,粮食产量也会提高——他俩知道以他们两个辍学多年的半失学大龄青年的水平,想一口气大幅度推动生产力发展是绝不可能的,所以就一直用心在工具和税务方面下手,循序渐进。

“待会让小厨房送点圆子给皇贵妃吧,”叶修吃着,想起来以前沐橙这时候最常喝红糖,说,“多加点红糖。”

周泽楷完全不知道叶修为什么要给皇贵妃送红糖圆子,他有点吃醋于叶修太关心皇贵妃,又觉得这是叶修在口是心非地和他闹小别扭,觉得有点甜蜜,便没有多问,直接让人送去了。

吃完宵夜,两个人闲来无事一起做了个手操,聊了聊天便要就寝,叶修不知道周泽楷是什么毛病,最近总往他被窝里钻,但秋末天气冷,古代保暖系统不如现代,夜里确实有些凉,两个人散发的热量总比他一个人强多了,便也默认了他每天钻被窝的举动,只觉得他这个小后辈像个小孩子一样,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还爱粘人,竟然……还怪可爱的。

评论(42)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