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周叶ABO】纯属意外(番外三)

我这个人真的存不住稿……我最近赶毕业论文,五月份之前都不会写新的更新的,大家就……啃啃以前的吧……









以下正文:



“既然老冯都说要着重准备了,那咱们就来看看吧,”叶修坐在床上,翻看着今天上午从张秘书那里拿来的采访提纲,半晌,略带嫌弃地开口,“电竞之家一个电竞报纸非要做感情问题,看这采访提纲列的……啧啧啧,”叶修用手指敲了敲采访提纲,“我感觉我俩仿佛在接受八卦小报的情感栏目访谈。”
周泽楷把已经睡着了的小晔放进隔壁房间的婴儿床,露出了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
“很隐私?不喜欢……就推掉。”
“也不是……”叶修挥手招他过来,“你看看就知道了。”
周泽楷依言走过去,接过提纲扫视了一眼,露出了一个有点微妙的表情。
“嗯……”
“是吧……”
“第十题以后是向粉丝征集的,难免……”
“也是……唉还非得搞什么粉丝征集,这题出的,处处扎心,夫夫感情不牢固点的都能活活被他们问离婚了。”
叶修把提纲重新拿到手里,靠在周泽楷身上,随便挑了几题,懒洋洋地念了起来:
“问题十二:家里如何分工——那当然是你负责貌美如花和赚钱养家,我负责吃喝玩乐打荣耀呀。”
“问题十四:请问家里是谁当家作主——是哥呀,这还用问吗,像哥这种犀利的老前辈,那必然是当家作主的啊。”
“问题十五:请问周队叶队有没有吵过架——吵什么吵啊,你话那么少,怎么能吵得起来,这题怎么入选的,差评。”
“问题十六:谁先告白的——唔,这个是你,摩天轮的时候。”
“不是……”
“嗯?什么不是?”
“S市酒店的时候……有告白……”
“那次你什么时候向我告白了?”叶修震惊地坐起来,“我可不知道!”
“前辈睡过去了……没意识。”
“……这算什么告白!你有本事睡我你有本事当面告白啊!”提起那次叶修就气不打一处来,狠戳了他腰一下,“说到那次,小兔崽子,你做得那么狠,哥当时都晕过去了,事后还腰痛了好几天,你既然知道给我买药,怎么就不知道给我按摩一下。”
“那时候没经验……”见叶修开始翻旧账,周泽楷赶忙讨好地搂过叶修的腰揉了起来,“以后不会了。”
叶修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懒懒地靠了回去,“下一题,分享一件谈恋爱时候的趣事——你套路我带我去看爱情电影算不算?还有非要在KFC咬薯条,在鬼屋里抱我,在摩天轮上接吻。”
周泽楷害羞地笑了起来,然后吻了一下叶修的耳尖。
“前辈也开心的。”
“小坏蛋,开心什么,仗着前辈宠你就套路前辈,那天哥的脸都快被丢光了。”他刮了一下年轻人的鼻尖,“行了下一题,问题十八:双方都是初恋吗——啧啧啧这题出的,简直就是蓄意挑拨我俩的夫夫关系,哥的初恋早就献给荣耀女神了,这话还用问吗,过过过,下一题。”
“是初恋。”
叶修有意跳过这题,周泽楷却突然认真地说,“是初恋,第六赛季初……就喜欢前辈了。”
“……第六赛季?”
“嗯……第五赛季季后赛,前辈鼓励我……后来,喜欢上前辈。”
“第五赛季的季后赛?”叶修恍然地回忆了一下,“那个时候……是我在后台见到你的那次?”
“嗯,”他点头,有点甜蜜地笑了起来,“前辈安慰我……只追求胜利,不管其他,胜利会证明一切。”
“是那时候啊……”

叶修想起来了,那还是第五赛季季后赛时的事,季后赛第一轮轮回遭遇嘉世,虽然周泽楷依旧强势,但轮回依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被嘉世大比分横扫,淘汰出局。
那时候的叶修对周泽楷这个优秀新人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感触,他的天赋固然亮眼,可是职业圈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几个这样的天才,只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被职业圈的残酷狠狠打压,最后一蹶不振,所以最终能够成神的,也不过就是王杰希周泽楷那么几个人罢了。
那场比赛轮回可以称得上是惨败,外界都说是周泽楷的发挥与轮回脱节,但是叶修却看得分明——周泽楷的发挥固然与团队有些脱节,但更重要的是轮回队伍的人心问题,新队员技术跟不上,老队员却或明或暗地刻意排挤这位新队长,最后才导致了轮回的失败。
那时的嘉世还远不如第七赛季之后的分崩离析,但是也已经隐隐有了人心浮动的迹象,那种力不从心的愤懑和无奈叶修多少能懂得,所以当他在后台看到这位孤零零的小队长,一个人红着眼圈站在拐角的阴影里时,突然心里一动,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只追求胜利就好了,其他的统统都不要在乎,心里只想着荣耀,只追求荣耀……胜利自会证明一切。”
“加油吧,你的未来还长着呢。”

“真是没想到……”叶修完全想起了那件事,趴在周泽楷的肩膀上笑了起来,“哥难得发善心当一次人生导师,竟然还给自己拐了这么帅的一个alpha回来当老公……这波不亏。但是你怎么一直不说呀,害得哥白白单身那么多年。”
“那时候不敢……以为前辈是alpha。”
“你怎么不问问呀,”叶修哭笑不得,“自己猜怎么能猜准,我是个omega这事虽然没大肆宣扬过,但是张佳乐黄少天和老韩他们这些人几乎都知道——你哪怕去问问沐橙呢,最不济,问我本人也成呀。”
“你这个小笨蛋,自己瞎猜的还深信不疑,这么多年连话都不敢和哥多说一句,你说你是不是傻。要不是哥突然发情了,你怕不是要等到我退役结婚了才知道——那时候你岂不是要哭死。”
“没有瞎猜……”周泽楷有点委屈地咬了叶修的嘴唇一口,“我查过的……前辈的身份证……是alpha。”
叶修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好气又好笑地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你还好意思委屈!你偷偷拿我的身份证去查第二性别了?你胆子挺大啊,什么时候顺走的身份证?”
“没拿走……酒店登记记下了号码……”
“然后你就查到叶秋是个alpha,所以就决定不追了?”
“嗯……”周泽楷把下巴垫在叶修的肩窝,“改成暗恋。”
“傻小子……”叶修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颊,“蠢死了……不过你这暗恋也确实够隐蔽的……但凡你搞出一点动静来,我也不能让你纠结这么久啊。”
“不敢搞出动静……怕前辈为难。”
“那时候喜欢前辈……不敢说,就养了小号,和前辈起相似的名字。”
叶修突然想起来了七夕活动时他用过的神枪手:“那个一叶扁舟?”
“嗯,”周泽楷点头,露出了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神色,“七夕的时候……还去给前辈打过戒指,但是都刻的是叶秋。”
“你那两个戒指……是送我的?”叶修直起了身,“你打来送我的?”
“嗯,”周泽楷红着脸点头,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前辈当时看到背包了?”
“当然看到了啊……”叶修就像突然被抽走了一口气一样,整个人软软地趴在了周泽楷的身上,愣了几秒,然后闷声笑了起来,“真是的……我那时候竟然还因为这事吃了飞醋……真是的……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哥的一世英名,全被自己给毁了哈哈哈……”
“前辈那时候生气……是因为这个?”周泽楷想起了当时叶修冷淡的怒火,“前辈吃醋了,所以生气?”
“可不是,”叶修笑够了,却懒得起来,就继续软软地搭在周泽楷身上,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我当时气得半死,心想哥这是一不小心棒打了鸳鸯,好好的一对小情侣就被我这个大龄孕O给拆散了,人家心里指不定怎么怨我呢。”他伸手调戏地摸了一把年轻人的俊脸,“但我能怎么办呀,这么好的老公,我也舍不得呀。”
“没有……没有别人,”周泽楷伸出手,把叶修抱在怀里,亲吻他的侧脸,“一直都是叶修,只喜欢叶修。”
“嗯,”叶修也回了他一个吻,“哥除了荣耀女神,心里也没有别人了。”
周泽楷闻言,低低地笑了起来,翻身把叶修压在了身下,伸手去掀他的衣服。
“你干嘛你干嘛?”叶修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大白天的耍流氓啊。”
周泽楷把他的手压过了头顶,俯身亲吻他的脖子,“荣耀女神……不能这样。”
“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叶修的脖子最禁不得碰,他被亲得扭动了几下,想躲,却被周泽楷压得动弹不得,只能生受着,嘴上却还不服软,“我和荣耀女神是纯洁的柏拉图式恋爱,人家女神可不像你这么黄暴,动不动就想扒人衣服。”

周泽楷轻笑了起来,动手把叶修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也扯掉了,“嗯,你们柏拉图。”
“啪嗒”一声,他解开了自己的皮带,膝盖插入了叶修的两腿之间,伸出艳红的舌尖,轻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而我……世俗。”

评论(32)

热度(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