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四十四)

告诉你们奶奶,她关注的文章更新了!!!

以下正文
“你真该换点好烟了,”叶修回了包厢,方锐闻到他身上的烟味,故作嫌弃地抽了抽鼻子,“又不是没钱,你这烟抽完了闻着发呛。”

以前方锐也半吐槽半规劝地建议过他换烟,叶修抽惯了这个烟,从来都是插科打诨地推脱掉,这次他却一反常态,手指摩挲着口袋中的烟盒,轻轻应了一声:“嗯。”

方锐敏锐地发现了叶修的情绪不对:“你刚出去遇到人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就五分钟,能有什么事,”叶修笑笑,手指松开了烟盒,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就是有点喝多了,头晕。”

“头晕就回去吧,”方锐作势就要起身,“我送你。”

“送什么送,”叶修按住他,“你刚才不是喝了杯果酒,想抓酒驾吗。”

自己都忘了自己刚刚喝了杯果酒的方锐讪讪地坐下,“忘了忘了……那我给你开间房去吧?你躺一会儿。”

“不用,”叶修说,“喝点茶就解了。”

“那行吧,”方锐不放心地叮嘱道,“不舒服就说啊。”

叶修点头:“知道的。”

 

虽然名义上是前辈,但其实黄少天他们也并没有比孙翔大多少,几个大小伙子正是爱玩的年纪,一顿饭还没吃完,老前辈们都在喝茶养生,他们几个人已经举着手机坐在一起,热火朝天地四排开黑了。

“孙翔你行不行啊!!!”黄少天大呼小叫,“十几枪出去一枪都不中!!!你打人还是描边呢!!!”

“他一直蛇形跑我有什么办法!”孙翔暴躁道,“我都没子弹了!”

喻文州把自己剩下的九十发子弹都扔了过去,然后把空了的枪扔了。

“诶诶诶右边!310度!”运气不好早早就被天降正义的唯一老前辈张佳乐激动得直拍大腿,”310草丛有人!是个吉利服!!!打他打他打他——诶!!!喻文州你行不行啊!!!”

被击倒了的喻文州爬进了掩体等着队友来救,温和地笑笑,把张佳乐拍在他腿上的手拿了下去。

黄少天是狙击位,不好移动,孙翔暴躁地又扫了两枪把那人补死,然后十分知恩图报地来拉人:“别动!我拉你!”

喻文州礼貌道:“谢谢。”

喻文州被拉起来,两个人躲进掩体后面打药,黄少天继续在隐蔽的位置趴着,伺机把对方最后一个人狙掉。

喻文州没什么药了,孙翔点了点自己的库存,扔了一个大电脑出去,自己慢慢缠绷带、喝饮料。

喻文州有点意料之外地看了他一眼。

对方藏在死角,根本不露头,圈已经缩得越来越小了,再不跑毒就要被毒死,但对方位置卡得太好,他们一跑,一梭子就能把他们仨全收割了,可是不跑,几秒就得被毒死。

场面一时僵持住了,孙翔犹豫不决之际,一只手伸过来,把喻文州的手机拿走,随即一声枪响,对方应声倒地,四人顺利吃鸡。

“卧……槽……”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张佳乐目瞪口呆,“天秀啊老叶……你搁哪逮住他的?”

“刚看见他露了个头,”叶修把手机还回去,“估计状态不全吧,98K一枪爆头。”

突然被抢了人头的黄少天气得直蹦:“我都蹲他五分钟了!!!!之前那几枪也是我打的!!老叶你竟然抢我人头!!!你是不是人!!!!”

“你蹲了五分钟也没打死,人老叶过来一秒爆头,”落地两分钟就被天降正义的张佳乐之前被黄少天嘲笑得狗血淋头,现在抓住了机会,马上毫不留情地挤兑他,“水平差距这么大,你还好意思指责人家老叶抢你人头,我都替你害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看热闹不嫌事大,欢快地大笑起来。

黄少天气得想和他真人PK。

孙翔看着吃鸡界面,也是足足震惊了十几秒,恍惚地问:“你……你会打游戏啊。”

“会啊,”叶修给自己添了杯茶水,“我以前还当过游戏代练呢,那时候也有不少类似的射击类游戏,射击精度要求比这还要高些。”

“你……你怎么当代练啊,”孙翔不能理解,“签约费……”他说着想起了偷看到的叶修在嘉世的工资条,闭嘴不说话了。

“那时候不是得赚钱养家嘛,”叶修没注意他的异状,满不在意地说,“上有老下有小啊!有时候代练和卖装备的钱比剧团一场话剧的演出费还高呢。”

孙翔听得发愣,再想想嘉世和自己干的那些混蛋事儿,眼圈都快红了,倒了一杯酒,没头没脑地说:“我敬你。”

叶修被敬得莫名其妙,没来得及阻止,孙翔一杯酒就喝了进去,他喝得太急,有点呛了嗓子,叶修只能哭笑不得地拍他的后背给他顺气。

喻文州其实不太擅长这种游戏,他把手机给了叶修,让叶修代替他跟其他三个人四排,自己躲去和张新杰喝茶养生,叶修陪着他们三个吃鸡,热热闹闹的,最后倒也真吃到了两把。

玩完第四局的时候,黄少天玩够了,嚷嚷着要转场子,开个包房打牌唱歌,私房菜隔壁就是会所,大家收拾了东西,哄哄乱乱地往外走,叶修走在后面,孙翔跟着他,却发现他不经意地微皱了一下眉头,脸色有点不正常的白。

“你怎么了?!”孙翔一急,抓住他的手腕,“脸怎么都白了!”

“没大事,”叶修示意他小点声,“就是喝多了脸白。”

“你喝多的时候脸明明就是红的,”孙翔反驳道,“你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诶诶诶——”孙翔说着就要拉他走,叶修赶紧把爱冲动的年轻人拉回来:“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爱激动……我真没事,就是老毛病犯了,胃疼,喝点热水就好了。”

“喝热水怎么能好?”孙翔眉毛都竖起来,“我送你回去!”

“真不用,没那么严重,再说喝了酒了送什么送……”叶修哭笑不得,“你别那么大声,待会老韩他们听见又该骂我了。”

“那我让助理送你。”

“别了别了……都这么大半夜的了,你别老折腾你的助理大老远过来,”叶修说,“我真没事,我待会找个安静的地方歇会儿,喝点热水就行。”

“那我给你买药去,”孙翔不容拒绝地说,“你找个安静地方歇着啊!我给你买药去!”

他说完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叶修在后面叫都叫不住:“孙翔你回来——”他无奈极了,“这大郊区的,上哪买药去啊……”

但孙翔早就跑得人影都没了,叶修也只好随他去,自己跟着大部队去了会所。

到了会所,人就分了两批,以黄少天为首的青春洋溢派就跑去唱歌打牌,而喻文州则凑了个老年局,几个人开了另一间房品茶下棋,自得其乐。

叶修不敢再喝茶,就端着杯蜂蜜水慢慢喝,一杯水见了底,孙翔也回来了,满头大汗的,手里果然什么也没拿。

叶修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叫你你还不听,这大半夜的,又是郊区,哪来的药啊。”

孙翔也有点不好意思,又不想承认自己脑子短路,梗着脖子道:“我也没想到这地方这么不发达啊……会所也不卖药,一点也不敬业……”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取了个白色的药盒出来,“没找到药房,但路上遇到了周泽楷,”他把药盒塞进叶修手里,“他听说我要买胃药,就把这个给我了,让我来试一试。”孙翔耙了耙头发:“周泽楷有胃病啊?还随身带药的。”

 

“……嗯,”叶修垂下眼眸,死死地盯着自己手中白色的药盒,“他有胃病的。”

周泽楷经常出席酒局,饮食也不规律,胃不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也经常吃药——只不过吃的从来不是这种药。

这种药,是叶修最常吃的。

“怎么样,对不对症啊?”孙翔问,“要是不对症,我就让前台去代买。”

叶修抿了抿嘴唇:“对症。”

“对症就行,”孙翔满意了,“赶紧吃吧!”

叶修倒了一杯水,默不作声地将药吃下去,过了几分钟,胃部的疼痛果然减轻了不少。

“药很好用,谢谢。”他说。

孙翔被夸了,高兴了一下,然后又觉得自己不能抢功,说:“谢我干什么,周泽楷的药,谢也得谢他。”

叶修这次却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握着水杯,双眸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吸同样的劣质香烟,随身携带他常用的药品……
周泽楷……使叶修感到困惑。

他折辱他,把他最看重的都踩在了脚下,可他偏偏又那么认真的照顾他,温柔地对待他,恨不得将心肺都掏出来的样子,叶修一时竟然分不清,他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他看不懂周泽楷,所以他的策略便是不再去想,反正左不过是金主的一时兴起,无论是真是假,只要他不放在心上,便总归与他无关,在他们的关系存续期间,这一点一直被他执行得很好,他们公平交易,各取所需,不需要投入任何的感情和情绪——直到周泽楷那样痛苦地亲口斩断了他们的关系。
那是叶修第一次开始觉得迷惑,但这种迷惑也仅仅只出现了一瞬间,他毫不留恋地离开了那间房子和那个人,心底只觉得解脱。可是如今……他终于发现他的困惑从未消失。

周泽楷他莽莽撞撞的,又像是处心积虑,向叶修的身边闯,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次数多了,叶修最终再也没办法保持一开始的无动于衷。

他承认他看不懂他。

叶修慢慢地喝了一口水,将口中残存的苦涩药味吞咽了下去。

 

这个人……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评论(73)

热度(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