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带球跑脑洞(下三)

短短两天之内,周泽楷第三次引爆了微博,而且一次比一次劲爆,第一次是玩笑性质的疑似私生子,第二次是承认心有所属,第三次直接就认儿子了。他这节奏太快,而且一波接一波,网上炸得天翻地覆,微博服务器瘫痪了四五次,无数电话打进江波涛的手机要求采访,江波涛上一个大夜熬完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又被迫带领着轮回公关部开始了新一轮公关处理,他叫苦不迭,人生中第一次有了痛骂周泽楷的想法,然而他拍着桌子骂了十几分钟,周泽楷连个头都不抬,只是一心一意地给儿子挑钢琴,给媳妇挑家具,还有闲心问他棕色的柜子好看还是暖黄的柜子好看。
江波涛被他气得一口气差点背过去,忍无可忍地把他的手机扒拉到一边,崩溃地说,小周,我的祖宗,你搞了这么一出,直接实锤了,咱们可怎么公关啊!你这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要怎么和粉丝解释?无论说是私生子还是说婚生子,都是个大黑点,你以前的人设可是单身零绯闻,搞这么一出,你名声要不要了?现在粉丝都闹翻天了,脱粉都算小事,现在连说要跳楼的都有,你那粉丝基数那么大,搞不好就有真的走极端的,到时候出了事情,你的口碑可就彻底完了,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洗下去。
江波涛劝得苦口婆心,还拿娱乐圈的各种前车之鉴给他举例子,然而周泽楷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坐在沙发上发呆,然后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江波涛一听,是打给杜明让他带人确保叶修和叶曦人身和信息安全的。
江波涛心里稍微安慰了一点,心想这位祖宗好歹还知道要保护罪证别被人抓住,结果转头就见周泽楷登了微博挑了几个嘴下不积德的,大号发微博威胁人家再侮辱叶曦和叶修就法院见。
江波涛被他轴得无话可说,噎了一会儿,把公关部紧急想的说辞拿了出来。艺人的形象大过天,尤其是周泽楷这种红得发紫,身背大把代言的,他要是崩了,损失的可不止是一点半点,周泽楷多年人设立在这,绝不能出问题,按公关部的意思,是要把叶曦塑造成周泽楷出道前不知情下意外的产物,多年来周泽楷并不知道这孩子的存在,直到被网友偶然拍到,周泽楷才知道自己有了个儿子,冒着崩人设的危险,很有责任心地把儿子马上认了下来。
如此,还能再塑一个勇于承担责任的人设,操作得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趁机再涨上一波人气。
江波涛觉得这已经是当下情况下最好的说辞了,周泽楷却摇头,不同意,说,当时是我主动的,是我趁人之危。
江波涛一个头两个大:这事你俩私下解决不行吗!对外说辞是对外说辞,里头的事你俩清楚不就行了!
周泽楷还是不同意,说,不要,他们会被人说闲话。

江波涛快要爆炸了,忍不住吼出来:既然这样你打死不认不就好了!又不会有人逼你们两个去做亲子鉴定!你主动承认了干什么!
周泽楷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瞒不住的。

话一吼出来,江波涛自己也愣了一下,又听了周泽楷的话,他呆愣了几秒,最后有点颓丧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难得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瞒不住,当然瞒不住,周泽楷是不可能不认回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孩子另一个父亲的身份另说,至少叶曦身为他亲生孩子的身份是没办法否认的,只要血缘关系在,周泽楷就一定会把孩子认下来,会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哪怕孩子的父亲不是叶修也是一样,更别提如今孩子的父亲正是他执着了这么多年的叶修。

到时候他私下认下了孩子,对孩子尽责,短时间也许能瞒住,可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万一有哪天风声没封住,被抓到了蛛丝马迹,孩子和孩子父亲被找到了,情况只会更糟糕——更别提这孩子长得和他这么像,到时候一旦被抓住一点把柄,根本不用亲子鉴定,那张脸就是最好的证据。

而周泽楷的担心也源于此——他没办法隐藏叶曦一辈子的,狗仔的监视那么严密,叶曦身份的曝光只是迟早的事,他知道网友的嘴有多毒,现在仅仅还是几个捕风捉影的猜测,网上的言论已经不堪入目,甚至还有扬言要人肉、要报复叶修父子的人,到时候一旦叶曦的身世爆发出来,根本没人会在意叶修当年是不是有苦衷,当时到底是不是真的意外,现在他是大明星,舆论对叶修不会友好,他不愿意让叶修被人说未婚生子不检点,或者处心积虑攀高枝之类的话,他不能让叶修身上背着这么一个被强加的污点,他爱叶修,他以后是要和叶修在一起的,他得保护他,叶修什么也没做错,所以他不能让一点污水泼在叶修身上。还有叶曦,那么天真干净的小孩子,还会抱着他的脖子叫爹地,像个小太阳一样,怎么能背着私生子的名头,承受那样的恶毒的言语暴力?所以他不同意,怎么样都不会同意的,他必须先发制人,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最大限度地护住叶修父子。
江波涛颓丧地坐了一会,彻底无奈了,问,摊个底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周泽楷说,是我自己的错,我会担着。
江波涛说你怎么担着?把当年的真相说了?即使是说了,叶曦也是板上钉钉的私生子,叶修还是会被人说闲话,你的形象也还是会崩,甚至崩得更厉害。
周泽楷说,我会宣布叶曦是婚生子。
江波涛一惊:你不会是要说你自己隐婚吧?
周泽楷点头。
江波涛头都要炸了——周泽楷的标签是很复杂的,他无疑是个实力派,但因为那张脸,其实有一半也走了些流量偶像派的路子,既然是偶像,那就得敬业,就得立人设,其他艺人崩了人设可能没什么大事,最多被群嘲下,但周泽楷可不一样,等着踩他的人和喜欢他的人一样多,他之前人设立得多狠多稳,如今塌了,受的反噬就有多大,尤其是如果承认叶曦婚生,那就等于承认他在入圈之前就已经结婚了,进圈的时候却立了那么个人设,江波涛光是设身处地地想一下,都能想象到粉丝有多愤怒,周泽楷要是真搞这么一下子,不说彻底完蛋,三五年内也翻不过身来了。
周泽楷行动力强,抬手就要发微博,被江波涛死活给劝住了,说让他和叶曦的爸爸商量下再说,总算是叶修份量足,把周泽楷给镇住了,这微博才算没发出去。
江波涛不敢再和他商量这件事,只能认命的拿着电话去处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务,周泽楷则关了手机,回去趁着还没天亮小睡了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叶曦早早地就醒了,一睁开眼睛,果然就看见自己爹地坐在自己的床边,他笑得一排小乳牙全都露出来,直往周泽楷怀里扎,周泽楷抱着他去洗漱,又把买来的早点从保温盒里拿出来,三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餐,叶曦筷子用得好,夹什么都不会掉,就先给爸爸夹一块,再给爹地夹一块,然后才是自己。周泽楷平时要保持身材,这些高热量的茶点其实是不怎么吃的,但他为了哄儿子开心,不管什么高热量都吃的面不改色,叶曦一边喂爸爸一边喂爹地,吃得开心极了,叶修也陪着吃了不少,周泽楷却敏锐地发现叶修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有些神思不属。
吃完早饭,周泽楷昨晚托关系定的新钢琴和玩具屋也到了,叶曦睁大了眼睛,吧唧吧唧亲了周泽楷好几口,周泽楷让人把钢琴安置好,又把小小的玩具屋放在客厅,叶曦就自己高高兴兴地玩了起来。
孩子在玩,两个大人就躲在厨房说话,周泽楷伸手想去抚叶修眼底的青黑,叶修却后退一步,躲了开来。
周泽楷没有勉强,把手收了回来。
叶修说,我昨晚看到微博了。
他似乎是有一点怒气,语气也不如平常温和:你不该承认叶曦的身份。
周泽楷说:可是他确实是我的儿子。
叶修微皱起眉头:他是你的儿子,可是你不该把他放到明面上来,叶曦的照片已经流出去了,被找到只是时间问题,他还那么小,万一出了事故要怎么办?
叶修一想起昨天他在微博上看到的那些话就觉得心脏都要炸开了,别人怎么说他他不在意,可那些人用那么恶毒的语言去中伤和威胁叶曦,这是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的,更别提他深知网络的厉害,如果有人查到了叶曦的身份,找到了他,甚至伤害了他,要怎么办?
周泽楷安抚地去握他的手:没事的,我已经派人过来了,信息也保护得很好,会很安全的。
叶修把手抽回来,冷淡道:我申请到了学术交流的机会,明晚我会带着叶曦出国,至少一个月内不会回来了。
周泽楷一窒——一个月,他曾和叶修错过了六年,叶修只要一走,总能在他的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月后,谁知道叶修还会不会回来?
被抛弃的恐慌感再一次包围了他,他握住叶修的手腕,急道:我和你一起。
叶修将手向后挣了一下,没能挣开,便任由他拉着,淡淡道:你可以去探视叶曦,这是你的权利。
周泽楷想要的当然不是叶曦的探视权,可叶修因为叶曦受到了威胁而生气,不欲就这个问题和他多纠缠,简单交代了几句约律师的事情就转身欲走,周泽楷急了,伸手想去拉他的手臂,却被叶修冷漠的一眼冰得站在原地,终究是把手放下了。

叶修转身回客厅,给叶曦端了杯牛奶,叶曦咕嘟咕嘟喝得开心,又跑去给他和周泽楷各端了一杯,叶修摸了摸儿子的头,和周泽楷坐在一起,慢慢地喝着那一杯牛奶,眼睛却没再看他一眼。

评论(33)

热度(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