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带球跑脑洞(下二)

吃完早饭,周泽楷便留了下来。叶曦快要升小学了,叶修有心让他回国念书,所以平时放假的时候会让他自己认一些字,做一些数学题,尤其是汉字,他五岁前一直在A国,叶修一直没落下教他汉语,但毕竟语言环境不好,叶曦虽然口语很流畅,书写和认字还是差了点,尤其是他还是左撇子,不熟练的时候书写汉字更有些不顺畅,叶修家从来没出现过左撇子,现在一看,原来是随了周泽楷。
因为惯用手不一样,姿势不方便,所以叶修从没手把着手教过叶曦写字,现在周泽楷来了,叶曦坐在他怀里,小手被他握着,一笔一划地慢慢学。叶曦以前在电视上看过这种教写字的方式,一直很羡慕,现在终于实现了,他开心得不得了,窝在周泽楷怀里不想出来,周泽楷也惯着他,陪他写了一页又一页,直到把今天的三页都写完了,叶曦才有点依依不舍地停笔,转过身去在周泽楷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笑得甜甜的,说,谢谢爹地。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把叶曦紧紧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
叶曦在A国的时候还学了些钢琴,新搬的公寓还没来得及买,叶曦说想弹,叶修就在手机上下载了个模拟软件,让他弹着玩。他找了个小椅子,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开始练习,手机模拟软件能模拟出来的按键不如正规钢琴的多,叶曦能练习的曲目也就有限,他试了几首平时的曲子,发现弹不出来,干脆就不练习老师布置的课业,献宝一样地叫周泽楷过来,然后给他弹小星星。
叶曦一边弹,还一边唱,他唱完汉语歌词,又唱了一遍英语版,唱完了,转过小脑袋期待地看周泽楷,等着周泽楷评价,周泽楷摸摸他的头,把他抱在怀里,说,弹得真好。
叶曦听完,眼睛亮晶晶的,又去看叶修,叶修也摸摸他的头,夸他弹得好,唱得也好,叶曦开心极了,伸着脖子亲了叶修的脸颊一口,然后把小脑袋埋在周泽楷怀里,高兴得小脸红扑扑的。

叶曦平时是要睡午觉的,可他今天太兴奋了,不停地有事情要做,他给周泽楷看他平时画的画,要周泽楷陪他玩他最喜欢玩具,看他最爱看的动画片,一刻也停不下来,周泽楷很有耐心地陪他,一直陪到了晚上七点,三个人吃完晚饭没一会儿,没睡午觉加上时差还没倒过来,叶曦终于是困得坐都坐不住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还硬撑着不肯睡,叶修要抱他去睡觉,叶曦不愿意,憋了一天的眼泪终于涌出来,红着眼睛去抱着叶修的脖子,说,可是今天我睡觉去了,爹地明天还会来吗?
叶修一听,心里一酸。
他一早就看出叶曦今天状态不对——因为周泽楷的到来,他有点太过兴奋了。
他当然知道叶曦想要爹地,因为无论再怎么做心理疏导,单亲和父母双全总归是不一样的。他以前工作很忙,没办法总是陪他,叶曦经常是幼儿园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小朋友,也常常被他寄放在邻居家里,或是跟他去实验室,然后一个人寂寞地写字,画画,看动画片。他很懂事,从不抱怨,但叶修也曾无数次看到叶曦目露羡慕地看着自己的同学和父母在一起,哪怕只是一起逛超市这种小事,也能让他羡慕不已。可叶修没办法,他尽力去补偿叶曦了,但那份缺憾却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弥补的。
他抱着叶曦,难得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周泽楷却把叶曦接了过去,抱在怀里,问,今天的早点好吃吗?
叶曦红着眼睛点点头。
周泽楷又问,最喜欢吃哪几种?
叶曦说,喜欢吃蟹黄包和虾饺,蟹籽烧卖也好吃。
周泽楷点点头,说,那明天还给你带这些当早点好不好?再买一点奶黄流沙包和水果捞。
叶曦说好,然后抱着周泽楷的脖子,小小声地问,爹地明天还回来吗?
周泽楷点头。
叶曦又问,那工作怎么办?
周泽楷说,明天是假期,我一整天都陪着你,好不好?
叶曦用力点头。
周泽楷把他抱去卧室,说,那现在听你爸爸的话睡觉好吗?等你明天一醒,爹地就又回来了。
于是叶曦就哒哒哒地跑去浴室洗漱,然后又哒哒哒地跑回来,自己乖乖巧巧地钻进了被窝,闭了眼睛,周泽楷则调暗了灯光,守在他身边。
叶曦躺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睁眼睛往床边偷看,看见周泽楷还在,便偷偷伸手去握他衣服的一角,周泽楷就又往靠近他的方向挪了挪,把他的小手裹在自己宽大的手掌里,亲了亲他的额头,温声道:睡吧,我在。
叶曦的心里突然安定下来,乖乖地闭上眼睛,这次终于真的睡着了。

 

哄睡了叶曦,已经是八点多了,周泽楷从卧室出来,叶修给他倒了一杯茶,说,耽误你这么多时间,不好意思了。
周泽楷摇头道:你和孩子的事情,不算耽误。
叶修说,明天还有工作吧?不勉强来陪他也没关系的。
周泽楷说,推了,然后问,在A国的时候,叶曦弹的是什么样式的琴?
叶修回忆了一下:一架二手的韦伯,不是什么好钢琴,导师的孙子淘汰下来不要的,叶曦只是入门,而且再有一年就回国了,也带不走,干脆没买好的,打算回来再换。
周泽楷点点头,没再说话,慢慢喝起了茶。
叶修陪着喝了一会儿,心想有些事情早晚都要说开,不如早决定早结束,便开口道:关于叶曦的事……他的抚养权我是肯定不会让出去的,但你的探视权我也不会阻拦,抚养费我不会要你的,也不会向媒体公布叶曦和你的关系,同样的,你要保护叶曦不会被媒体纠缠,明天我会去请合适的律师,这几天就约双方律师见个面吧?合同签订好,我们也好开始实行。
周泽楷放下茶杯,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前辈,我不是为了叶曦的抚养权来的——我是为了和你在一起,所以才出现在这里的。
他眼睛里面的情绪太过浓重,叶修一时间被那股情绪压得呼吸都一滞,他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周泽楷却握住了他的手腕,欺身上去,将他整个人都困在了沙发与他身前的方寸之间。
Alpha的气味侵入过来,叶修一时无所适从,Omega的天性使他一时间被慑得无法思考,下意识地微蜷起了身体,周泽楷低头吻了吻他的嘴唇,却也没有再一步进犯的动作,只是抵着他的额头,轻轻地说,我爱你。

 

江波涛联系到周泽楷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这个祖宗丢下一句请假,然后一整天没开机,好容易开机了,第一句话就是问他哪里有卖钢琴的,他明天一早上要送到G大教师公寓去。
江波涛觉得他简直无理取闹——这都半夜十一点了,哪有卖钢琴的现在还开门???而且白天闹了那么大乱子,现在他还有心思关心什么钢琴??
江波涛难得有了点脾气,恶狠狠地说没有,然后赶到他家去劈头盖脸地甩了他一脸新闻稿,说你看看吧,都是你闹出来的乱子,现在说什么的都有,粉丝哭着喊着说你搞对象就跳楼的,有骂你欺骗粉丝感情的,还有把以前那些倒贴你炒作的新闻都扒出来炒的,还有几个十八线野鸡蹭热度暗示的,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都快信了。
周泽楷不为所动,看都懒得看一眼,翻着自己通讯录里和音乐有关的人脉,淡淡地说了声哦。
江波涛要被他气死了,仰头灌了半壶水,又把手机甩到他眼前:还有你那个儿子,有分析帝把你那微博和你儿子联系起来了,正追问这是不是你私生子呢。
周泽楷终于有了点反应,他眉头不悦地皱了起来,仔细看起了微博。
微博是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大V发的,他自称发布会时有朋友在现场,描述了当时的情景,然后有理有据地分析了叶曦和周泽楷的关系,断定叶曦是周泽楷的私生子,最后还艾特了周泽楷本人,要他回应。
底下的言论有些过激,周泽楷看了一会儿,脸色越来越不好,最后按了几下手机,发了一条不知道是什么的消息出去。
江波涛转头就听到了自己微博特关的提示音,心里突然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他连忙把手机拿起来,打开一看,眼前一黑,差点直接坐在了地上。

 

周泽楷V:是我的孩子,不是私生子。//@RCV发布了长文章:疑似周影帝私生子!隐瞒多年?欺瞒粉丝?@周泽楷V

评论(50)

热度(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