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炮友梗(下二)

两个人下次见面就是半个月后的事了。
周泽楷接了个活动,在h市,活动是临时接的,他想着要给叶修一个惊喜,便没告诉叶修他要过去的消息,等到中午时分,他拍完了照片,买了些叶修爱吃的小玩意提在手里,就满心欢喜地去了兴欣网吧。
叶修是上夜班的,中午正是他补觉的时候,周泽楷到了前台,值班的是个不认识的小姑娘,正在看剧,他说他要找叶修,小姑娘说叶哥在睡,她见多了穿得严严实实的人鬼鬼祟祟地来找叶修,也没多问,直接就给周泽楷带了路,让他去叶修房间外等,周泽楷跟在小姑娘后面,心里就有些不高兴,觉得兴欣的安全意识太差了,随随便便地就叫人进叶修的房间,也不确认一下,如果他是个坏人呢?伤了叶修怎么办?但他又有些隐秘的高兴,因为叶修是从不让他进他的房间的,叶修对私人领域的保护意识极强——也可能是为了和他划清界线,所以哪怕是轮回去嘉世参观的几次,叶修也从没让他进过他的房间。周泽楷不是有什么窥探欲,他只是觉得,如果叶修能够允许他进入他的房间,就好像是某种信号,仿佛他也能找到机会进入叶修的心房一样。
吧台小妹带着周泽楷进了起居室的客厅,又给他倒了杯水,安排他坐下,最后指了下叶修房间的门就回去看剧了,周泽楷坐在起居室里的布艺沙发上,观察了一下四周,心里还算满意,觉得起居室虽然小了点,但装修还算不错,住得应该也比较舒适,只是叶修的房间位置不太好,三个卧室里,只有他那个背阳,不过听叶修提过,住在这里的剩下两个住客都是女生,叶修向来绅士,主动住了阴面的房间也正常。
现在是下午两点,叶修大概还要睡上几小时才醒,周泽楷也不急,喝着水,坐在外面慢慢地等,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陈果回来了。
起居室里很安全,周泽楷早早地就把墨镜和口罩摘了,此刻露出一张知名度颇高的俊脸,把陈果吓得差点尖叫起来,她刚听前台小妹说里面有人找叶修,但她真是没想到竟然是周泽楷,不过她转念一想,觉得叶修虽然不是什么出名选手,但认识几个圈内大神也正常,所以勉强控制了情绪,礼貌地和人寒暄了几句,然后毫不客气地去砸叶修门,叫他起来接客。
周泽楷来不及阻止,陈果已经把叶修给叫起来了,叶修还没太清醒,浑浑噩噩地来开门,打着哈欠问老板娘什么事,陈果恨铁不成钢地去扒拉他支愣着的头发和皱皱巴巴的衣领,说,看你这样子……快收拾收拾,有大神来找你了。
叶修还没睡醒的脑子有点转不动,愣愣地想,什么大神,荣耀里还有比他更大的大神吗?他无意识地顺着陈果的动作抓了几下头发,越过陈果往她身后看了一眼,看见周泽楷就站在陈果的身后。他前一天晚上真的是累了,本来该七点下班,但他为了一个野图,熬到十点才睡下,直到这会儿也才睡了五个小时,他的脑子就像被什么罩住了一样,根本转不过来个儿,完全照着本能走,他迷茫地半睁着眼睛,反应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能反应过来,然后慢吞吞又有点迷糊地说,是小周啊……你怎么来了?
周泽楷走过去不动声色地隔开了陈果还扯在叶修领子上的手,手貌似不经意地在叶修被陈果碰过的地方抚过,说,来h市参加活动,顺便来看看你。
叶修慢吞吞地说了一声,哦。
他太困了,站着几乎都能睡着,他像是在回答周泽楷的话,又像是只是条件反射的回应,他说完话,足有十几秒都没有动静,陈果一细看,发现叶修的眼睛几乎都闭上了。
陈果有点为难,按礼节来讲,她现在该把叶修叫起来,但她也知道叶修很累,不舍得强行让她清醒,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看见周泽楷已经把叶修整个揽进了怀里,让他半靠在了他的身上。周泽楷冲陈果微微点了点头,说,我会照顾他,您有事先去忙吧,然后就半抱着叶修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陈果有点愣怔地看着两个人进了门,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她又说不清这种不妥感从何而来,最后只是皱了皱眉头,拎着新买的东西进屋了,进了屋才有点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心想,给叶修住了那么个房间,被大神看见不会害他被笑话吧?

叶修的意识几乎是混沌的,他睡得发懵,醒来的时候,隐约记得周泽楷似乎是来了,又觉得好像是自己睡懵了做的梦,他睁了眼睛,盯着天花板足有三四秒才把眼睛聚上焦,往旁边扭了扭头,发现不是自己做梦,是周泽楷真的来了。
周泽楷坐在他的床边,储物间里没椅子,所以他坐的地方也不过是几个摞在一起的箱子,他穿了一身黑色的风衣,硬挺板正,做工精细,加上被精心打理过的造型,好看得让人目眩神迷,只是他的脸色非常的不好,嘴唇紧紧地抿着,眼睛发红,好像一头暴怒的困兽。
叶修看他眼睛红得像只兔子一样的样子只觉得想笑,他的睡意还没消,慵懒随性地伸了手,去摸他的下巴,嗓音还微微哑着,说,怎么了?怎么委屈得和只兔子似的,有人欺负你了?
他的手触到了周泽楷的侧颈处,还没来得及覆上,便被周泽楷阴沉着脸躲开,他一把捉住了叶修的手,力道大得让叶修手指发痛,叶修下意识想挣,却被死死握住,不得挣脱。
叶修被这一下惊得完全醒了盹,他想起身,却被周泽楷一把按住了肩膀,他的眼睛暗沉沉,手指用力,竟然让叶修完全挣脱不得,叶修终于后知后觉地发觉周泽楷在生气。
他和周泽楷相处了两年多,对方脾气都是很好的,从没有生气或闹别扭的时候,甚至连一句小小的拌嘴也没有,第一次看见他生气,还是生了这么大的气,叶修即使不明就里,也下意识地弱了气势,温声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盯着他,脸色阴沉,最后他终于开口了:你为什么不去找我?
叶修不明就里:什么?
周泽楷说:明明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即使嘉世做了那种事,即使当网管,住在储物间里,为什么都到了这种地步,也不肯去找我?
叶修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答:我为什么要去找你?
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去找周泽楷?
周泽楷不说话了,他沉默着,神色越来越可怕,最后却突然笑起来,笑得几乎隐隐透露出些疯狂的神色:是啊……你怎么会来找我……你怎么可能来找我……被嘉世抛弃了还能什么也不说的来和我见面,明明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也不肯向我开口……他目眦欲裂,对叶修吼道:你是不是有一天死了,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了,才算甘心?!
他的手劲太大了,叶修被握得感觉肩膀几乎要碎掉,可他没有呼痛,也没有挣脱,只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摸摸周泽楷的脸——那张极度难过的脸。

你太混蛋了……周泽楷说,叶修,你就是个混蛋,世界上不会有比你更混蛋的人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俯下身,颤抖着将脸埋在了叶修的颈窝里:我受不了了……我求你……我求求你……叶修……让我照顾你吧……
让我照顾你吧……让我陪在你身边,你想做什么都行,但是让我陪在你身边吧,好不好,随便你怎样,让我照顾你吧,叶修,求你……

他的身体颤抖着,死死地抱住了叶修,叶修感受着自己颈窝的一滴一滴的湿热,沉默了半晌,最终回手环抱住了这个年轻人。

评论(43)

热度(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