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带球跑脑洞(中)

素不相识的孩子爸找上门了,叶修只好硬着头皮接待,他安顿人家坐下,给对方倒了杯水,然后说,不好意思啊,孩子在睡,他稍微有点起床气,起床了看见生人会闹的,你等一个小时再见他吧。
周泽楷说没关系,而且他也完全没有个要去见孩子的样子,看也不看孩子卧室门一眼,只是一直目光灼灼地盯着叶修。
叶修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只好没话找话,问,你是怎么找到叶曦的?
周泽楷拿出手机给他看了热搜。
叶修眼前一黑。
然后他说,不好意思啊,我之前不知道他长得这么像你,我好多年没回国了,没关注过国内娱乐圈……我没想讹你,孩子我自己养就行了,反正孩子不大,没长开,偶然撞脸个明星也能解释,你去辟谣一下,大概就能糊弄过去。我们学校经常会有学术交流活动,我会尽快带孩子出国,短期内不会回来了,以后也会尽量在国外避风头,你别担心。
叶修自认已经把最恰当的解决方式交代了,然而不知为何,周泽楷的脸色黑如锅底,明显处于爆发边缘,吓得叶修话都没说完,讪讪地闭了嘴,然后小心翼翼地补充了一句:当年就是个意外,实际上要不是你突然来了,我连孩子爸到底是谁都不知道,我和孩子肯定不会纠缠你的,你要是不放心,要不咱们立个字据?


叶修话音刚落,周泽楷失手把手里的一次性塑料水杯捏出了一条缝。
叶修以为他生气了,一秒闭嘴,安静如鸡。

周泽楷把水杯放回去,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然而没能平静成功,他把叶修的手拉过来,握在自己手里,说,前辈不记得我了?
叶修怕刺激到他,没敢把手抽回来,他思索了一下,却发现不管是脸还是名字,他都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有隐约的信息素味道有些熟悉,和当晚的味道一样。

于是他诚实地摇了摇头。
周泽楷肉眼可见的难过了起来,仿佛被遗弃了的小动物,他握着叶修的手,说,前辈,你再想一想,你该记得我的,我高中读的是s大附属,七年前, 高三A班周泽楷,你该记得我的。
叶修是B市人,大学在H市,和S市真是八竿子打不着,s大附属更是一点没接触过,他想说他没印象,但看周泽楷难过得快哭了的样子,他还是赶紧认真思索起来,想了半天,最后终于从记忆深处扒拉出一点陈年旧事来。
七年前,他读研二,他们专业人少,但是按学院要求,还是要发展党支部,所以条件够的基本都被动员了起来,叶修本科时期就被拉了入党,所以研究生时候,就被凑人头进了党支部当了个小负责人,研二的时候赶上五年一度的大会,领导人发表了重要讲话,于是学校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展了各种活动,其中有一个就是一对一助学,还要求党员以身作则,必须参加。
于是叶修就跟着学院安排参加了助学活动,其实要求的钱数也不多,毕竟都只是学生,还没工作,所以也就两百块钱,加上送点文具之类的的,算是个心意,再写封信,鼓励鼓励小孩子积极向学,就完事了。
叶修本来也是这么干的,他买了点文具,用书包装了,本来想也塞二百块钱了事,但他扫了一眼受助学生的材料,发现这小孩家里虽然穷,但成绩是真的好,一直能拿年纪前三,心里一动,就顺手做了件好事,把自己刚领回来的奖学金都塞进去了——他自己从来懒得看官网通知,所以他的奖学金都是沐橙替他报名申请的,杂七杂八什么都有,次数又频繁,所以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次的奖学金是以什么名目拿的,具体数量又是多少是多少——所以也不知道,他顺手塞进去的信封里面里面不多不少,正好装了五千块钱。
然后他又写了封简短的信,鼓励小孩子好好学习,最后写了些“前辈在G大等你”这种套话,连名字都没署,就连着文具和钱一起交过去了。这事对他来讲实在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之后他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但现在想想,那个学校似乎就是s大附属,他对口资助的小孩好像是姓周。
他有点不确定地问周泽楷是不是指这件事,见他终于想起来了,周泽楷眼睛都亮了,把叶修的手牢牢握在手心,说,是我,前辈。

 

——叶修不知道,他当年随手塞进去的五千块钱对周泽楷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周泽楷命不好,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妈妈重伤,在医院耗了一年多,人没救过来,家底也空了,还欠了一身的债,从此他就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奶奶年纪大了,也没什么收入来源,只靠着一点点养老金过日子、还债,后来奶奶身体也逐渐不好起来,医药费又是一大笔钱,家里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熬到高三,周泽楷几乎要辍学——虽然学费并不多,可是生活费,奶奶的药费,都是一大笔钱,他每晚打工也凑不够,奶奶的医药费欠得太多,医院已经停药了,这些年来周边能借的早就借遍了,到了这一步他实在是走投无路,家里的亲戚对他们避之不及,他没有办法,只能绝望地动起了辍学打工的心思。
他是个好苗子,老师舍不得让他辍学,尽力给他减了许多学杂费,还组织了班级捐款,但他还是缺钱,他想念书,念书才能有出路,可他实在没办法了,在他几乎要休学的时候,G大的助学资金到了,周泽楷打开自己的那份,里面有一个信封,装了五千块钱。
周泽楷靠着那些钱还上了欠的医药费,解了燃眉之急,虽然后来依旧有很多磨难,但他总归还是挺了过来,念到了毕业。

其实五千块钱并不算多,在周泽楷接受过的帮助里也不是数量最大的,远不值得周泽楷记这么久,但那个时候正是他最难的时候,他几乎走投无路,叶修却恰巧在那个时间出现,拉了他一把,这对叶修实在是件小事,但对周泽楷却是意义重大,叶修没署名,也没留联系方式,周泽楷就跑去班主任那里软磨硬泡磨来了资助者的名字,记在心里,又把叶修写的那封简短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几乎能倒背如流,他更努力的学习,发誓一定要考上G大,去找前辈。
他成绩很好,最后顺利被G大录取,学校听说了他的情况,免了他的学费,又给了奖学金,但他还是要打工赚钱,于是他就提前到了学校,在学校附近的一家会所打夜班工,满心欢喜地等着开学后和叶修相见的那一天。


可是他没想到,他们的相见竟然是在那样混乱又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发生了。

那天是他打工的第五天,店里来了一伙G大的学生,包了房间庆祝,他平时并不负责那个楼层,但是那天,他仿佛被什么预感指引,鬼使神差的上了楼,然后在走廊尽头的隐蔽拐角将醉酒的叶修抱了个满怀。
——他是见过叶修的照片的,叶修学业很优秀,学院和学校的官网上经常会出现他的相关报道,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张照片,他拜托班主任打印了下来,就收在他的钱包夹层里,每日的看,牢牢地刻在心里,哪怕没有见过本人,叶修的脸,他也是绝不会认错的。
叶修喝醉了,几乎没什么意识,更要命的是他在散发信息素。A和O在醉酒的时候是很难控制信息素散发的,但其实这种无意识的信息素飘散并不严重,稍微喷一点中和剂就能掩盖,按理来讲也远不能达到引诱其他人发情的地步,但周泽楷发情了——对叶修日日夜夜的执念,他的感情早就变质了。他终于见到了叶修,而叶修那一点点的信息素就足够让他发疯,他发了情,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最后他抱着在Alpha信息素刺激下也出现了发情症状的叶修进了房间,最后的理智只提醒他锁上了房门。
第二天醒来后周泽楷又悔恨又甜蜜,他怨恨自己趁人之危,却又为能拥有叶修欣喜不已,叶修看起来十分疲惫,迟迟未醒,他便把叶修安顿好,自己穿好衣服出门,打算替叶修买些早饭和应急药物来,可他没想到,他这一走,中间竟然就错过了六年。
他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不见了,他什么也没留下,连联系方式也没有一个,周泽楷很害怕,他以为自己被叶修讨厌了,他以为叶修厌恶这个趁人之危的夜晚,他浑浑噩噩的,想要去找叶修,可是又怕惹得叶修更讨厌他,过了一个星期,他终于鼓起勇气向店里的G大常客打听叶修的下落,却被告知叶修三天前就出国了。
周泽楷进入大学后也曾打听到了叶修的联系方式,可他打给叶修的电话永远无法接听,邮件永远没有回复,周泽楷几乎绝望了,他以为叶修是真的厌恶极了自己,渐渐心灰意冷,后来他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便被星探挖走进入了娱乐圈。
其实进入娱乐圈以后,周泽楷也曾打听到叶修就读的学校,甚至通过叶修就读学校的官网找到过彼时正在当助教的叶修的工作邮箱,但他不敢再给他发消息,也不敢去找他,只是收集着叶修的一切官方消息,默默地关注着他,他会看叶修所有新发布的论文,读每一篇有叶修出现的学术报道,他知道叶修过得很好,学术成就斐然,但他从不知道叶修原来是有个孩子的,还是……他的孩子。

 

叶修听完周泽楷的解释,总算是明白了这些年的前因后果,他心情有些复杂,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说,对不起啊,让你背心理包袱这么多年,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真的醉了,其实一点也没记住当晚发生了什么,心想着一夜情过了就过了,也犯不上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要人家负责,所以直接就走了,没想到却让你耿耿于怀了这么多年。至于没联系到我,是因为我刚到A国没几天就把国内带去的手机卡丢了,跨国补办很麻烦,所以我也没想着申请原来的号,干脆就一个国内手机号都没留在手头,邮箱因为忘了密码又丢了卡收不到预留手机号验证码就干脆换了一个,再后来两个月就发现怀叶曦了,兵荒马乱得很,以前的朋友同学也没一一通知到,所以你得到的大概是旧号码和邮箱吧。还有资助那事,我真没想那么多,随手就塞进去了,事后自己都不知道塞了多少,也不是刻意要帮你的,不值得你记那么多年,反正都过去了,别想了,乖啊。
叶修的意思是要他放下,周泽楷却不肯,他握着叶修的手,执着地说,不,放不下,我喜欢前辈,我想和前辈在一起,前辈和孩子我都会负责的。
叶修一个头两个大,说你别这样,你就是太执着了,加上有了孩子产生的错觉,我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很好,也没什么需要你报答的,不需要你负责。
周泽楷不肯放弃,说不是的,我喜欢前辈,不是为了报答,也不是负责,我是喜欢前辈所以想和前辈在一起的。
叶修又劝了他一会,实在是劝不动,只能以退为进,说,这事咱们以后再说吧,但你能先把叶曦的热搜撤了吗,他还小,照片满网都是对他不好。
周泽楷说好,然后马上打电话让江波涛把热搜撤了,又删除了叶曦的照片。
说完这些已经很晚了,周泽楷不太方便在叶修家久呆,最终被叶修送客了,送走了周泽楷,叶修愁得半个晚上没睡着,他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保险起见,给学院院长发了封邮件,黑箱申请了个下周的国外学术交流机会,才忧心忡忡地睡了。

然而他没想到,就他睡着又睡醒的这一会儿功夫,网上又爆了。

之前周泽楷在发布会上突然离开,江波涛虽然给了封口费,封了媒体的口,但总有那么几个胆子大的敢打擦边球,虽然没提叶曦照片的事,但是他们把周泽楷突然离席的事爆了出来,还配了动图。
周泽楷出道六年,口碑是很好的,也从没有耍大牌的事情出现,这次这个事情爆出来,除了一部分黑子在骂周泽楷耍大牌,剩下的粉丝和路人都在欢欢喜喜地善意调侃,其中就有粉丝去热搜里发博艾特周泽楷,说,小周走得这么急,像怕有人抢食一样,这是干嘛去了呀~

 

结果这条微博得到了周泽楷本人的回复。

 

“我去见喜欢的人了。”
“很急,我一秒都等不了。”

评论(47)

热度(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