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今日脑洞

昨天突然想到一个好玩的梗
是个阴婚梗
比如老叶从小体弱,眼看没几年好活,家里实在没办法了,急病乱投医,就去找道士给算命,结果请来的这个道士还真是个高人,说是老叶命数不好,魂魄不稳,容易早夭,需要有东西给镇着,让叶家给小叶结一门阴亲。这事太玄乎了,也不吉利,但当时小叶眼看没几天好活,家里一咬牙,死马当活马医,就听从道士的安排给老叶结亲了,结的是道士推荐的人选,道士说这人生前是将军,命里煞气够足,能镇住。
结果结阴亲竟然真的有效果,小叶从那之后飞速地就好了,无病无灾,身体比一般人都好很多,家里记着这份恩惠,周泽楷死在战场上,如今墓早就找不到了,家里就给周泽楷在屋里摆了牌位,每日祭拜,叶修也随身挂着个小小的桃木牌在脖子上,这是当年道士从周泽楷坟前长的桃树上折下来的木头做成的。
其实在民间,传统点的老人经常会让自己家的小孩子认石头当干妈干爹,认为这样能镇住孩子的命,所以家里和叶修本人对结阴亲这个事,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态度,与其说是结了个亲,不如说是请了个保护神在自己家守着,所以虽然叶修一直对周泽楷的牌位很尊敬,每天上香祭拜从来不少的,甚至偶尔还会和周泽楷的牌位说说话,但要说什么“自己已经结亲了”“这是我男人”的自觉,那是从来没有的。
然后在他快满二十岁的时候,他的阴婚对象,周泽楷突然出现了。
以一个鬼的形态。
叶修简直吓疯了,还以为周泽楷是来索命的,周泽楷见状赶紧哄他,说不是,他不索命,就是叶修年纪到了,他俩该圆房了。
叶修:……
周泽楷说,其实从他俩结亲第一天起,周泽楷就以灵体状态在他身边,他死了太多年了,又是死在战场上,最开始他就是个残魂,意识都不清晰,因为结了亲,所以被绑在叶修身边,帮他挡灾祸,本来应该一辈子都是这样的,但叶修家太虔诚了,给他立牌位不说,还每天上香祭拜,尤其是叶修还总对他说话,所以他的魂魄慢慢地就补全了,他们的阴亲也正式结成了,到了叶修弱冠的时候,按照阴亲的标准,他们俩就该圆房了。
所以他这次就是来圆房的。
叶修:……
这么看来还是我自作孽不可活了。

圆房是不可能圆房的,对方是个鬼,叶修还没那么大胆子,但阴亲是他硬拉人家结的,不管怎么样叶修也得给个交代,叶修思索再三,说咱们这阴亲能不能离啊?
周泽楷说不能,阴亲没有离婚这说,他俩结的是灵魂契约,叶修就算死了,只要魂魄在,那就是有效的,除非他俩其中一个魂飞魄散或转世投胎。
叶修问那能不能不圆房啊……
周泽楷特别受伤,说明明结亲了,我把你当妻子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圆房?是不喜欢我吗?
周泽楷保了老叶的小命十几年,老叶实在没办法黑着良心说不喜欢,但他又不是那个喜欢,只好和小周说,咱们缓缓好吧?我适应下,咱们也相处下,培养培养感情。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培养感情。
老叶最开始说这个只是个权宜之计,他怕把周泽楷惹毛了,他再干出点什么来。没想到说培养,周泽楷竟然真的培养起来了,他是灵体,只有老叶能看见他,他就每天跟在叶修身边,叶修上课,他就飘在叶修身后一起听,偶尔叶修熬夜打游戏上课睡着了,周泽楷就把叶修的本子用书桌挡着,给他记笔记,他跟了叶修很多年,叶修上的学他基本都上了,笔记记得比叶修本人也不差多少;夏天很热,阶梯教室是老房子,没安空调,大家都热得满头大汗,只有叶修身上清清爽爽的,因为周泽楷就飘在他身边,兢兢业业地给他散发凉气,特别舒服;但他也有不好的时候,叶修好歹也是系草级别的人物,总有男女同学来搭讪,周泽楷吃醋,就偷偷往人家耳边吹阴风,给人家托梦,吓得人家做了好几晚噩梦,从此再也不想靠近叶修一步了,叶修无奈,说你都好几百岁了,怎么做事像个小孩子一样?周泽楷气鼓鼓地说,你看他们穿得这么少来勾引你,不是好人,在我们那个时代,我可以直接把他们浸猪笼的。叶修就笑,说,我也穿得少啊,你也要把我浸猪笼吗?周泽楷伸手搂他,说不浸,你穿什么都行,你是正经人,然后他又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要是只在房里穿这么少就好了,在外面还是多穿点。
叶修哈哈大笑,捂着肚子笑倒在他怀里。

后来两个人当然是在叶修满二十岁的时候圆房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9)

热度(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