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炮友梗(中)

于是叶修就开始安安稳稳地在兴欣做网管,打荣耀,把全荣耀搅和的天翻地覆,兴欣不比嘉世,他得从头做起,连打材料,做训练计划这种事都是亲力亲为的,还要抢记录、拉人,忙得脚不沾地,见周泽楷的次数都少了。他是个大男人,是个GAY,的确有生理需要,但是也并没有强烈到什么地步,更没有到了需要找炮友的地步,当年找来个炮友,其实他自己也是晕晕乎乎的,他本来没这个意思的,酒后乱性就乱了,他俩谁也没吃亏,他本来也没想发展成惯例,但谁知道乱了一次竟然还有第二次,两人在各种阴差阳错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上了几次床,然后莫名其妙地就发展成了一个稳定的炮友关系,其实现在要叶修回忆,回忆他俩是怎么有了这层关系,是怎么定下来的,他自己都捋不清楚,但定期有个安全的人能排解一下生理需求,释放释放压力,对他来讲也不是个坏事,所以叶修也就迷迷糊糊地和周泽楷相处了两个半赛季。

他俩的身体关系对叶修来讲不是刚需,所以叶修这一忙起来,瞬间就把自己的革命战友抛到了脑后,他QQ上消息太多,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直接全都一键已读,等看到周泽楷发给他的消息的时候,早都过了他俩应该见面的日子四五天了。他一直没回复,周泽楷就连着给他发了快一周的消息,叶修一拍脑门,心道呜呼哀哉,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赶紧就给周泽楷发消息,说对不起啊小周,我这太忙了,一下子给忘了。周泽楷很快地回了消息,说没关系,这周轮回和嘉世在H市打常规赛,问他能不能见面。其实叶修还是很忙,但他都放了周泽楷一回鸽子了,实在不好意思再拒绝人家,就定下了周六晚上见面。

周六晚上,叶修和陈果请了假就出去见周泽楷,兴欣和嘉世体育馆离得近,叶修熟门熟路路的,就在体育馆后门一个隐蔽的拐角等他。以前的时候,哪怕轮回和嘉世在一起比赛,两个人也是不会见面的,因为他们两个是队长,需要赛后复盘不说,一起消失了目标也的确有点大,两人干过最出圈的事也不过是一次赛后在体育馆的卫生间里用手解决了一发,然后就匆匆各自归队,所以这还是叶修第一次在赛后等周泽楷,他觉得有点新鲜,漫无边际地想这怎么感觉和课后等对方放学的小情侣似的。

周泽楷没让叶修等很久,轮回比赛打得很好,他把江波涛他们推去采访席接受赛后采访,自己则去找叶修,他全副武装,即使大晚上了还是带了口罩和围巾,捂得密不透风,他远远地看见叶修站在拐角的路灯下等他,便快速地跑过去,很开心的样子,把叶修抱了个满怀。

叶修其实不太适应这种亲密行为,但他被周泽楷这一下撞得差点站不稳,只好反手抱着周泽楷的后背保持平衡,然后拍他的手臂,说你注意点啊,咱们在外头呢,这地儿可是体育馆后门,不安全。周泽楷听他的话,没再继续抱着,松了手,站在他面前,眼睛亮晶晶的,问,你冷不冷?

叶修是从电视上看比赛结束了才出门的,其实才等了没几分钟,所以也算不上冷,就说不冷,但是周泽楷还是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一圈一圈地绕在叶修的脖子上,把叶修包裹得密不透风,后来叶修也被围得只剩了一双眼睛在外面,说话都有些瓮声瓮气的,竟然露出了一点可爱的感觉,周泽楷看着他笑,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周泽楷是随队来的,没开车,但这个时间正是比赛散场,出租不好打,满载着粉丝的公交也不敢坐,两人只好挑了隐蔽的路,慢慢地走,打算走到人少些的地方试着叫车,叶修把手插在兜里,踩着雪走路,半真半假地抱怨,说都是你人气太高了,像哥这样的,赛后直接坐公交都没人能认出来。

周泽楷只是笑,不说话,然后把自己的手套脱下来,戴到叶修手上。

两个人走了十几分钟,到了另外一条街,终于打到了车,半小时就到了周泽楷的房子,今天外面在下小雪,叶修和周泽楷走了那十几分钟,又上车吹了暖风,这会儿头发和肩膀都是湿淋淋的,周泽楷煮了牛奶给叶修暖身,叶修喝完了,热水也烧好了,便被推进浴室洗澡,洗着洗着两个人就滚到了一块,在浴室里折腾了一顿,折腾得满地是水,周泽楷也没管,抱着他回卧室,又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罢休。

周泽楷今天折腾得有点厉害,叶修腰酸背痛,起也起不来,看外面雪没有停的意思,不适合再走,干脆就借了周泽楷的电脑给老板娘发消息,请了整晚的假。

叶修累了,洗完澡就不想再动,瘫在床上,抱怨周泽楷下手太重,周泽楷很不好意思地认错,讨好地给他按摩,然后有点委屈地说,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过了,忍不住。

叶修心说这么看还是我自作孽不可活了,但说到底是他失约把人晾了的,现在被睡得狠一点也是活该,就没回嘴,由着周泽楷给他按摩,然后说,我最近肯定都会很忙,可能不是很有时间出来。他本来想说他至少这一年都没什么空,想让周泽楷找找别人,但他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就打断了他,说没事,偶尔能抽出时间就行,他不急。

周泽楷都这么说了,叶修也就没再开口,他困得要命,打了个哈欠,在周泽楷的按摩下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评论(22)

热度(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