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一个炮友梗(上)

叶修是个gay,第六赛季的时候,一次酒后乱性时不小心和当时才十九的周泽楷发生了关系,发现对方也是gay,因为职业关系,两人都没办法有感情生活,但毕竟也是大男人,需求总是有的,又不能出去乱约,结果遇到了对方,觉得合适,关系就顺理成章地延续了下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周叶两人是利益共同体,俩人同为GAY,又都是知名电竞选手,尤其是周泽楷这种商业价值巨大的选手,形象大过天,因此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整个电竞圈,保密工作必定是不遗余力地去做的,哪怕事后结束了关系,也决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这样一看,这个世界上简直不会有比周泽楷更合适的炮友了,人长得帅,性子温和,床技一流,最重要的是安全,所以叶修约得异常放心,这关系就不知不觉地持续了两三年,他们见面见得不算太频繁,大概一个月一次,偶尔有些特殊情况,比如周泽楷接了H市的活动,或者赛季压力过大需要释放压力,两人也会顺势多见上一面,总归S市和H市不过两小时的车程,周泽楷有自己的车,后来在H市做投资也买了房子,方便得很。

最开始两人是轮流到对方的城市,但自从周泽楷有了H市房子两人便基本都是在H市见了,毕竟他们俩是职业选手,总去酒店开房也不安全,到底还是居民楼保密性强,而且S市周泽楷粉丝也太多,难保就会出事,叶修这人佛,去哪都行,既然周泽楷觉得H市安全,那他也没意见,反正在H市的话他还比较方便。

周泽楷是给了叶修自家钥匙的,但叶修没拿,他这人分寸感重,觉得毕竟只是炮友,拿着人家的房门钥匙算个什么意思,所以他每每只是去周泽楷家房门口等着,等周泽楷给他开门,后来周泽楷说这样麻烦,他如果遇到突发情况到得晚,叶修就要平白等很久,后来干脆就在门口的花盆里埋了把备用钥匙,叶修过去自己翻,自己开门,叶修觉得这样也行,后来就成了传统,但其实一般周泽楷不会迟到,说几点到就几点到,只会早不会晚的,叶修也从来是个准时的性子,都是掐着周泽楷到的时间到,所以那钥匙埋了那么久,其实也就只在第八赛季初期S市通H市高速上因为车祸拦路了一小时那一次用过。

叶修是不会在周泽楷家过夜的,毕竟他住宿舍,虽然没人查寝,但嘉世宿舍就那么大,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他又是队长,受的关注多,只是出去几小时还好,但要是彻夜不归,至少正选队员那边是瞒不住的,虽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总归会有人顺嘴去问,叶修懒得一次次编理由去解释,也确实没什么在周泽楷家过夜的欲望,所以从来都是睡完就走,也不要周泽楷送,自己坐着公交车回嘉世,再顺路给沐橙买点想吃的小零食。

但倒也不是完全没住过,夏休期的时候宿舍没人,叶修行动自由许多,周泽楷又精力旺盛,偶尔折腾得叶修实在起不来了,叶修也就干脆住下了,总归沐橙知道他们俩那点事,见他整夜不回来也不会觉得怎样。

不过总共就那么几次,从第六赛季到第八赛季,两人炮友两三年,叶修和周泽楷过夜的次数掰着一只手都能查过来。

后来就出了嘉世那档子事,刚被嘉世赶出来那天,叶修甚至没地方住,都没想到去周泽楷那里凑活,而是自己逛去了兴欣网吧,还当了网管,当晚正好周泽楷给他发消息,和他确定明天见面的时间,即使这样叶修也没提自己被赶出来了的事,按平常一样约好了时间,第二天去公寓见了周泽楷,照常滚完了床单,自己拍拍屁股坐车回去上夜班去了,周泽楷半点也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

后来过了没几天,周泽楷通过嘉世新闻知道了叶修退役,他当然不信嘉世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很生气,一边气嘉世忘恩负义逼迫叶修退役,一边气叶修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自己,他问叶修为什么不和自己提,因为太气了,语气甚至带了点责问,叶修心里就觉得这有什么好提的啊,就说忘了。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其实在他俩上次见面的那天就已经退役了,只以为是嘉世事情多,叶修又不爱提伤心事所以没告诉自己,勉强压了火,问他现在在哪里,叶修说自己现在还在H市,在网吧,周泽楷听完又心疼又生气,当晚就去找他,叶修本来都没告诉他网吧在哪,但他硬是找来H市了,叶修就只好去接他,当天还下着雪,叶修也不敢带周泽楷进网吧,也不能离开兴欣太久,不好交代,就只好带他去开房,周泽楷气坏了,语气有点冲,问叶修怎么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叶修心里就觉得莫名其妙,觉得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啊,和弟弟都没说,和周泽楷说什么。

周泽楷问他现在住哪里,在干什么,以后有什么打算,叶修他在网吧当全职网管,老板娘包吃包住,就住网吧,周泽楷想不明白,问他为什么要去当网管,叶修从不和他说自己的事,所以他不知道叶修其实是因为无处可去和缺钱,叶修当然懒得和他解释那些弯弯绕,他心里也没把那些事当很重要的事,就很无所谓地说网吧可以打荣耀啊,多好,正好退役了也不知道干嘛,就先找点事做然后休息休息。周泽楷到底还是了解叶修的,听他这么说,就问,你是不是还要回荣耀,是要自己拉队伍吗?叶修其实那时候自己的思路还没定,也懒得解释,周泽楷这么说了,他就点头,说差不多吧,现在网吧看看情况,下一步再说下一步的。叶修语焉不详的,周泽楷就有点误会了,他知道叶修这人有心气也有底线,不可能离了嘉世就去投奔别的队伍,听叶修这么说了,他就觉得叶修是想在网吧这边重新开始拉队伍才在网吧落脚的,知道叶修没受太大打击,甚至斗志还挺足,也有事情做,他就放下心来,完全没想到叶修真实境况比这惨得多。

但听说叶修住网吧,周泽楷到底还是不放心,叶修这人太佛了,什么地方都能住,他也怕叶修落脚的地方不安全,就说什么都要去看看,叶修就只好带他去看,也不敢带进门,这时候才是晚上九十点,网吧人最多的时候,H市离S市近,周泽楷粉丝多得不得了,叶修就带他在外头远远看了一眼,就当认个门,周泽楷远远一看,兴欣也是个高级网吧,看起来十分不错,周泽楷以前也去过网吧,知道这种规模的网吧里面一般都有起居室,条件不会差,再说如果条件真差了,叶修毕竟打了那么多年职业,不会缺钱,肯定会给自己找好地方的,叶修又一直说他住得挺好,周泽楷就信了,可他是真没想到兴欣虽然条件好,但叶修住的就是个杂物间,也没想到这些年了嘉世那么亏待叶修,工资都只有那么点,到最后几乎就是净身出户,叶修从没和他说过这些,他以为叶修是有钱能供养自己的,也以为叶修有钱租房子什么的,毕竟职业选手工资那么高,叶修又是初代神,他完全没想到叶修那么惨,他稍微放下心,又再三叮嘱叶修有需要就随时去自己的房子住,有困难就找他,叶修有点敷衍地说好好好。

第二天不是职业选手的休息日,周泽楷还要赶早走,叶修也还要上夜班,叶修觉得周泽楷冒着雪大老远都来一趟了,也不能什么都不表示,但他又没空陪周泽楷做全套,就提出用手或者嘴帮他解决下,周泽楷没让,只是让叶修趁着没到上班时间陪了他一会,一起叫外卖吃了点宵夜,最后亲了他一会儿,然后就把人送走了。叶修心里还觉得挺新鲜,因为他俩炮友两三年,周泽楷看着乖巧,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肉食派,除非是条件实在不允许,每次见面是必定要来一场的,这回人都在酒店了,竟然吃吃宵夜聊聊天,亲个嘴就放走了,自己主动提出给手和口都没要,真是新鲜极了。


评论(36)

热度(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