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杂谈系列:论来自亲妈的公开处刑

粉我比较久的读者,应该都听我说过我妈——一个去淘宝上下单亲女儿写的ABO肉本的女人,一个下了乐乎亲自给女儿点赞的女人,一个看完了魔道祖师全本,然后认真地和我说避尘剑PLAY的不可操作性的女人

今天我来讲讲我妈其他骚操作

当年吧,我刚进乐乎,开始写艰难爱情,那时候纯属娱乐,热度也没很高,但看到偶尔几个人点赞就超级开心,攒了一百粉就欢天喜地,然后乐颠颠地去告诉我妈,说我写小说有一百粉了。

我妈就很开心,向我要账号。

我当然没给。

于是我妈就天天要。

我还是没给。

我妈:你不爱我了吗!文都不给我看!你平时朋友圈都不发,让我看看你的文缓解相思之苦不行吗!!!

我:妈你是想我死吗!!!!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勤发朋友圈所以你就不要看文了好不好!!!

最后我妈暂时偃旗息鼓了。

 

后来我完结了,番外也写得差不多了,就删了些亲密戏,把文章的WORD给我妈了。

然后,第二天,我点开乐乎通知栏,就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头像和ID给我点了一连串的赞。

我赶紧上微信:!!!妈!!!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妈:百度你的文名呀

我:(……妈的大意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在连载纯属意外了,而看过纯属意外的老爷应该知道,前三章里,开了足足两章的车,特别香艳。

我感觉我要完。

然而并不敢问我妈她到底看没看到我的纯属意外。

最后我苦口婆心地劝我妈把乐乎删了。

我妈:你又没写什么限制级,有什么不能看的

我:……(并不敢告诉她其实我已经写了不能看的东西了)

我妈:再说你妈我活这么大岁数,什么没见过,你就是写点小黄文又能怎么样,妈不会怪你的

我:……妈,求你,让我活着不好吗,让我做一个纯洁的大宝贝不好吗

我妈(不情不愿地):好吧,那我删了,不看了

 

……但因为我家很尊重彼此隐私,互相从不看手机,所以我至今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删了还是没删。

不过从我妈偶尔说漏嘴的情况来看,大概是没删吧……

再想想我后来越来越放飞的画风,嗯……

后来,我自我欺骗着劝自己相信我妈没有视奸我,继续写文。

然后纯属意外就要出本了。

赚了稿费,还即将见到本子,我超开心,兴奋地通知了我妈和我爸。

我爸和我妈也超开心。

然后我妈问我在哪里卖。

我当然是没说。

然后,一个月以后,我妈突然微信我,说,我下单了。

我:?????你怎么找到的????

我妈:百度啊

我:……(妈的又大意了!!!)

我赶紧私信我的代理,告诉了她我妈的ID,说赶紧拒单,坚决不能卖给她。

我妈:你要是敢让她拒单,我就去投诉你们!

我:……

最后我怂怂地屈服在了有将近十年网购经验,一投诉一个准的我妈的淫威之下。

我:妈你为啥非要买它,代理会送我一本的……

我妈:我女儿的作品,我得亲自收藏,而且我这是替你们增加销量啊!

我:……那行吧,妈,你买了就买了,就别看了,随便在家放着就行了……

我妈:为啥不能看?

我:……因为我写的是ABO,是两个男人生孩子,我觉得你接受不了……

我妈震惊了,显然是被我给镇住了:男的都能生孩子了?你们脑洞这么大?

我:是啊……然后你懂的,里面还有些情节,嗯……不太健康……

我妈大手一挥:有黄色内容?没事,就你这种根本没有性经验的单身狗,写也写不出什么来

我:……

我妈:世界名著还不少黄色内容呢,怕啥,再说了,就你们那水平,小孩子过家家的,连小黄文都算不上,别侮辱人家小黄文

我:……

想想我的肉,我发现我竟无法反驳

我妈:妈这么大岁数,什么没见过,就你这点水平,呵呵

我:……

 

反正最后我妈还是把书买回家了

 

更让人窒息的操作在后头。

虽然我爸妈就是普通的公务员和银行职员,但我家的小区,是个大学的家属区,里面随便抓一户,就是大学老师,研究所研究员那种的高级知识分子

然后我有两家世交,一个青梅,一个竹马,两家的爸妈都是大学教授,家长们是平时一周至少见三次面,没事就去对方家吃饭打牌的那种关系,我们三家关系贼好,叔叔阿姨们比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还亲,所以每年我们青梅竹马三人回家都会接收到叔叔阿姨们真心实意的亲切问候和此起彼伏的真心夸奖

不是贬义也不是商业互吹,就是真心实意的那种,然后六个家长们就像所有爱子如命傻爸妈一样,会到处吹我们三个孩子的事迹,吹得满小区所有熟人都知道的那种

然后我就悲剧了 

就在纯属意外卖完的那个寒假,我一回家,就发现叔叔阿姨们对我的寒暄语,从学校生活怎么样,学生工作搞得如何,变成 :“书卖得怎么样呀?”“账号是多少啊?阿姨想去看看。”“书还有吗?叔叔也去买一本。”

我:……

突然间被公开处刑,我十分惊恐,然而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心理素质极强,压抑住了内心的惊涛骇浪,面色如常,坚强地站在原地,挂上了乖巧的笑容:“写着玩的,写得不好,叔叔阿姨就别看了,我多不好意思啊。书就是小圈子闹着玩,随便印了几本,早就卖完了。”

叔叔阿姨们纷纷表示可惜,然后,我竹马的妈妈,是一个在出版界十分有人脉的大佬,真心实意地问我:“你要不要出版?阿姨可以给你联系。”

我眼前一黑,然而依然保持着乖巧的笑容:不了吧阿姨,我这写的耽美小说,上不得台面的

我主修图书馆专业,阅书无数的叔叔很懵逼:什么是耽美?

我看着他那双充满了求知欲的纯洁双眼,恨不能自绝于世:……就……男男爱情小说……

场面顿时十分尴尬。

但我的叔叔阿姨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他们仅仅沉默了一瞬间,然后就调整好了面部表情,大家谈论了一番同性恋的平权运动,十分学术地揭过了这个话题。

最后他们亲切鼓励我继续创作,说有文学才能千万不要浪费,很多世界名著也都是同志题材 ,没什么不能写的。

 

我微笑着点头应下,但我实在没敢说,我写的其实就是男男脆皮鸭小黄文而已……

 

当然这还不是事情的最高潮。

前面提到了,我的叔叔阿姨们吹我们三个孩子,那是不遗余力的

所以我在网上写小说,卖了本子,还有几千粉丝的事,当然是被吹出去了

然而因为他们并不太知道网络的本子和出版小说的不同,吹出去的时候都是笼统的说是小说

然后呢,我家楼下,住着我曾经的书法老师,本人是个博士,女儿算是个文学小天才的人设,十二岁写了本儿童读物,正经出版了,在书店卖得不错,还上榜了

然后某一天,我们三家约 去打球,下楼正好遇见老师,打了招呼,老师拉住我,殷切地说:听说你写小说啦!

我眼前又一黑,但是坚强地保持了微笑:没有啦,网上那种小打小闹的,写得不好

老师:你师妹的书卖得不错,老师也认识了一些书商,听说小说都印出来了?要不要我给你联系下书店?是什么内容啊?

我简直恨不得当场死亡,但是依旧十分坚强地言笑晏晏:没有啦,同性恋题材上不得台面,网络随便印的都没出版,谈不上去书店的

老师一愣,显然是被同性恋这三个字给吓着了,随便继续寒暄了几句,然后恍恍惚惚地走了。

然后我继续往小区门口走,结果迎面就看见我的阿姨们拉着我的师母(就是书法老师的老婆)在说话,我敏锐地捕捉到了几个关键字,分别是我的名字,写小说,卖书,同志文学

我:……

大学教授就是不一样,脆皮鸭文学改成同志文学以后就感觉自己的B格瞬间升了一个LEVEL呢……

 

我妈还有一个骚操作

买了纯属意外本子的老爷应该知道,那里面附赠了一个小立牌和两张明信片,其中一张是亲亲,另一张在开车

然后我回家,就发现,那个立牌,摆在了我爸妈卧室的床头,而本子,就在立牌旁边

我:……

我没有说什么,坚强地回去了,心想没事,最多是我妈看了,我爸那种钢铁直男,不可能看的

然后,一周以后,我发现,开车的那张明信片,被贴在了我家客厅靠近阳台有阳光的地方

特别显眼,全家人不管是谁,随便一走动都能看见

我:妈??????

我妈:我不小心把它掉水里了,贴那里容易干,还不会皱

我:妈妈你想过我爸吗!!!!你想象一下我爸看到两个男人在开车时候的反应??!!!

我妈完全不CARE:没事,给你小说配的图,你爸喜欢还来不及呢

我:……道理我都懂,可这也太羞耻了吧!!!我在我爸心目里纯洁无瑕的形象会崩塌的!而且我爸是个钢铁直男啊!

我妈:没事,他早上出门时候就看到了,啥也没说,一切正常,你爸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不要怕

然后我妈摸了摸我的狗头,十分慈祥地说:放心,你在你爸眼睛里永远都是他的大宝贝,小仙女,哪怕写了小黄文,也一样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泪水几乎夺眶而出,最后我抑制住了被三番四次公开处刑的羞耻眼泪,最后瞥了一眼被醒目地贴在家里的男男开车配图,从此彻底地放弃了治疗。

 随她去吧,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啊……

 

 

 

反正咋说呢,有时候有个过于支持你的开明妈妈,似乎也是个挺考验人脸皮的事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09)

热度(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