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二十三)

“说是来看沐橙的,结果你自己倒睡着了,”见叶修醒了,陈果嫌弃地瞥了叶修一眼,“说着话也能睡,你也是本事。”

“抱歉,没注意就……”叶修打着哈欠从椅子上直起身,眯着眼睛把身上盖的大衣拍了拍,还给了陈果,“谢了老板娘……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半小时。”

沐橙笑眯眯地看着睡眼惺忪,显得有些可爱的叶修,没忍住伸出手帮他理了理睡乱的头发:“这不算什么,以前叶修和我哥哥跟着跑剧组的时候,站着都能睁眼睡着呢。还有一次他们在家炒菜到一半就睡着了,差点把厨房烧了。”

叶修也想起了那时候的事,笑道:“那明明是沐秋干的,还烧漏了家里唯一能用的锅,又没有钱换,只能吃了一周的米饭拌咸菜。”

“是呀……电饭锅还总是不好用,有时候还得吃泡面呢,”沐橙俏皮地笑,“那时候就靠你们俩带回来的盒饭改善伙食了。”

“我记得你最喜欢张导剧组的盒饭,鸡腿能吃两个。”叶修伸手冲陈果比划了一下,“这么大的鸡腿,我都吃不了两个。”

沐橙吐舌:“我那时候长身体嘛……青春期的alpha可是很能吃的。”

说完,她转向陈果撒娇道:“果果,我想吃卤鸡腿了,下次你来的时候从上林苑对面那家店给我买好不好。”

陈果心肠软,她最听不得叶修和苏沐橙满不在乎地讲以前的苦日子,刚才两人几句话听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会儿听沐橙说想吃卤鸡腿,她恨不得当场就能飞回H市给买回来:“不用下次,我现在就让老魏去买,让他开车送过来。”

叶修咂舌:“不是吧,这么夸张?”

陈果没理他,拿着手机就出门给魏琛打电话去了。

“老板娘可真宠你。”

“果果人好,”沐橙笑,伸手摸了摸叶修泛着些青黑的眼底,“最近怎么了?很忙?”

“剧本的事情,改动费了些功夫,”叶修安抚地笑了笑,“没多大事,抽空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你也别太劳累,反正已经等了十年了……不急在这一时的,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叶修笑,宠溺地摸了摸沐橙的发顶,“我就只是熬了几个夜而已,没什么事。你好好养病,你哥当年可是量身为你写的角色,除了你没人能演,王大眼正眼巴巴地等着你出院签合同进组呢,到时候咱们可得狠敲他一笔。”

“好啊,”沐橙眯起眼睛笑得开心,“那等我出院了,就签个大合同,让他好好肉疼一把。”

 “对啦,小乔他们最近怎么样啦?”沐橙转了个话题,“我听果果说他们新接了个剧?”

“嗯,给唐柔和小乔接了个正剧向历史剧的配角,反正现在不急着打知名度,先让他们磨一磨……”叶修细细地和苏沐橙说起了兴欣最近的情况,苏沐橙靠在枕头上听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陈果之前剥好的蜜桔,过了一会儿,陈果回来了,又等了两个小时,魏琛带着包子从H市开车赶了过来,五人干脆又买了点主食,一起在病房里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晚饭。

沐橙最近的病情一直在恶化,经常不知不觉就会沉睡过去,今晚却意外的精神,吃过饭又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见疲惫,众人看沐橙累了,便起身告辞,包子把自己和方锐上真人秀从各种深山野岭里扒出来的自觉有趣的小玩意儿全都留给了沐橙,临走了还不忘蹲在沐橙床边叮嘱:“里面有好几个护身符都是我从庙里求出来的,有一个庙我跪着磕了头九十九个头呢,寺里的师傅说有了这个符,不管什么病用不了三个月就好了,你是老大的妹妹,肯定还能好得更快,等你好了,我就再去那个庙里还愿,再给那个菩萨磕九十九个头。”

“好,”沐橙笑了,伸手摸了摸包子像个大型犬一样毛茸茸的发顶,温声说:“谢谢你,包子。”

 

 

 

众人走后,原本热闹的病房变得空空荡荡的,沐橙抬手开了床头灯,端详着包子求来的小小平安符。

三个月……她怕是撑不过下一个三个月了吧。

不,也许……她连今年都活不过了。

叶修一直瞒着她,即使是医生也只对她说她只是普通的病症,只是需要长期疗养,可她自己的身体,她怎么会不知道?

她回忆着昨晚她无意间看到的病例卡,心中一片异样的平静。

她并不怕死,也并没有什么未竟的执念需要完成,要说唯一有所牵挂和亏欠的,大概就只有叶修——她仅存的唯一家人,她相伴了十几年的兄长。

所以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她得为了叶修好好的活着……好好地对叶修笑,好好充满希望地乐观生活,然后好好地、不留任何遗憾地安然死去。

这样的话……叶修大概也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吧?

所以等到她离开的时候,她一定要笑着……因为这样的话,叶修一定也舍不得哭泣的。

然后笑着……为她送别。

 

 

 

“好了,不来了,别哭了……”周泽楷轻吻了吻叶修汗湿的鼻尖,将还在轻微颤抖的柔软身躯搂进怀里细细安抚,“是我不好,我太孟浪了。”

叶修呻吟哭喊了半夜,现在嗓子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睫毛微颤,眼尾嫣红,脸颊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泪痕,周泽楷低头细细地舔过,手下按揉着心上人酸软的腰腹,试图让他更舒服一些。

年轻的alpha刚开了荤,面对心上人的身体就难免有些索求无度,从易感期后叶修几乎夜夜都要被他折腾一顿,无论怎么求饶他都不肯住手,最后每每非要把叶修逼得哭出来才算结束,也因此,叶修每晚都要到下半夜才能安稳入睡。

周泽楷轻抚着叶修眼底日益加重的青黑,不免有些心疼,但他真的是情不自禁,叶修的身体那么软,嘴唇那么甜,它们毫无保留地为他敞开着,任由他随意索取,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美人乡英雄冢,他怀里抱着这么个温软的贴心人,在温暖的被窝里耳鬓厮磨,他只觉得心都化成了一滩糖水,恨不得溺死在这个温柔乡里算了。

“还没……吃药……”

“今天没有破,戴的好好的,不吃药,”周泽楷把叶修伸出的手握住,亲了一下手背,瞥了一眼刚才新进了邮件的手机,然后起身取了一条浴巾把叶修围起来,打横抱进了浴室,“洗一洗再睡,不然不舒服。”

叶修浑身瘫软,已经坐不住了,周泽楷便迈进了浴缸里,让他坐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后背贴在自己的胸膛上。

他取了些沐浴露,细细抹在叶修的身体上:“快要新年了。”

叶修似乎是睡着了,无知无觉地靠在周泽楷的身上,周泽楷也不要他回答,继续自己絮絮地说着话。

“老宅那边每年有家族聚会,我必须要去,所以就不能陪你了。”

“但我第二天就可以回来,之后有三天的假期,我再请一天假,我们可以去东城泡温泉。”

“刚才实验室发邮件了,说是第一只药剂完成了,三天后就可以投入使用……小心!”

叶修突然转身,却由于酸软肌肉的不配合险些整个人滑了一下,周泽楷手忙脚乱地扶住他,无奈地笑:“你急什么……小心别扭到。”

“到时候章医生会全程跟着,你也可以在外面守着,”他捧着叶修的脸亲了亲他的嘴唇,“一共三个周期的药剂注射,她很快就会好了。”

“……好。”

“我那天有个董事会,但也不是很重要,我可以推掉陪你一……”

“不用,”叶修嘶哑着嗓子开口,“你去开会,我自己去陪着沐橙就可以了。”

“那好,”周泽楷点了点头,“那我结束后去接你。”

“……嗯。”

 

 

 

洗完了澡,周泽楷细致地把叶修的身体擦干,替他吹了头发,又草草打理了一下自己,把人妥帖地搂进自己怀里,用被子裹好,最后交换了一个例行的晚安吻,这才心满意足地睡了。

“晚安,叶修。”

“晚安……小周。”

评论(54)

热度(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