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二十二)

叶修体力不支,又受了惊吓,情事结束后就彻底没了意识,周泽楷满心的懊恼,他急急地替叶修清洗了身体又喂他喝了些水,然后坐在床边守着昏睡不起的叶修,半晌,突然一拳砸在了墙上。

他没想过要在这时标记叶修的。

他知道叶修对他还不够信任,所以也不敢有什么奢望,叶修愿意给他一个机会,愿意试着对他敞开心扉,就已经足够让他欣喜若狂了。他从没想过得寸进尺,他愿意等,无论还要多久,他都愿意等,他甘愿在叶修自愿给予他的安全范围内行动,不越雷池一步……可刚才他都做了什么!

他不想的,他只是……他只是一时间失去了控制。他太喜欢叶修了,他做梦都想标记他,和他永远在一起,但他真的没有想过强迫叶修。

可他刚刚……可他刚刚差点伤害了叶修,他背叛了叶修给他的信任,如果……如果叶修从此厌弃了他,从此再也不肯相信他……

周泽楷痛苦地将脸埋在了掌间,鲜血从他血肉模糊的指关节流下来,慢慢滴落到地板上,最终晕成了一朵血色的花。

 

 

叶修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小周……”叶修之前呻吟哭叫得太厉害,一开口便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不成样子,他有些艰难地清了清嗓子,试图开口说话:“有没有……水……”

“有!”听到叶修的声音,呆坐了几个小时的周泽楷猛地站起来,他坐了太久,左腿几乎全麻了,骤然一起来险些跪倒在地,他顾不上腿,跌跌撞撞地去了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出来,小心地将叶修扶起,喂他慢慢喝了。

叶修渴极了,连喝了两杯水才彻底缓过气来,他本想靠着枕头再闭眼休息一会儿,却突然皱着眉抓住了周泽楷的手腕:“你的手怎么了?”

周泽楷在叶修床边守了几个小时,一直没有处理手上的伤口,这会儿血已经干了,但皮开肉绽的看起来也十分吓人,“怎么不处理下?”

周泽楷抿着嘴唇低声道:“不用……不疼。”

“这和疼不疼没关系,怕有脏东西,”叶修不赞同地说,“会感染。”

说完,他指挥周泽楷去客厅取了家庭装的医疗包,拆了酒精和棉签出来,亲自给周泽楷处理起了伤口。

酒精棉签直接擦在豁开的皮肉上,把血迹和粘上的一点脏污全部清理干净,叶修又开封了一小瓶碘酒,细细地抹在了周泽楷的关节处:“碘酒稍微有点颜色,不太好看,但这种伤露在外面比裹着好得快些,就不缠纱布了。”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叶修细致地给自己处理伤口,反应了一会,才应了一声好。

“有吃的吗?”叶修把东西收回医药包里,“有点饿了。”

“有的……”周泽楷下意识地站起来往厨房走,走到卧室门口才突然想起来他之前根本什么也没做,局促地说:“……对不起,我忘记做了……”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叶修不在意地笑了笑,“没有就没有了,你手不能沾水,咱们叫个外卖吧。”

外卖不干净,周泽楷不愿意让叶修吃,最后还是自己亲自下厨,给叶修熬了一锅粥。

叶修前一天夜里为了写剧本只是随便凑活了一下晚饭,唯一剩下的一点宵夜都让给了周泽楷,紧接着又高体力消耗地折腾了一晚,这会儿饿得前胸贴后背,捧着粥碗吃得津津有味。

周泽楷坐在一边陪他,勺子在粥碗里搅了许久,却怎么也没有胃口,最后他把碗放到一边,紧抿着嘴唇,垂首低声道:“……对不起。”

“什么?”

“我……”周泽楷不敢看叶修,他低着头,嗓音略微有些沙哑:“我没想强迫你的,我只是……我只是有些失控了……对不起,我明明答应你的……”

“我……我不会再做你不同意的事情,”他愧疚地握紧了手掌,刚刚被处理好的伤口又被扯开,渗出了一点血迹来:“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再动你……我刚才疯了……对不起,我真的没想……”

“……”

听着周泽楷的话,叶修的目光复杂了一瞬,他把剩下的一点粥喝完,然后把空碗放在一边,开口:“没关系。”

周泽楷吃惊地抬头:“……什么?”

“我说没关系,”叶修淡淡地笑,“易感期确实不太好控制……而且你停下了,所以没关系。”

“不过这件事确实提醒了我……”叶修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作为差点受害的受害人,我也许可以提一个小小的建议?”

“什么要求都可以,”周泽楷有些急切地说,“我都可以做到的!”

哪怕以后都不允许他亲近也……

“比如戴个套?”

“……啊?”

叶修认真地解释:“平时不用没关系,但是你知道的,易感期很难控制,这样会比较安全,即使进入了生殖腔也不会有标记的危险。”

“……”

叶修见周泽楷僵硬的反应,以为周泽楷不同意,“不过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算……”

“不、不是!”周泽楷回过神来,狠咬了自己舌尖一下,急急地解释,“我、我愿意,愿意的!”

周泽楷本以为叶修再也不愿意亲近自己了,没想到却得了这么个结果,顿时被砸了个头晕眼花,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我之前忘了准备,我、我那时没想到你会愿意和我……我没有不愿意、是我之前考虑不周到了、我没有不愿意,我、我刚才只是惊讶……”

周泽楷急着向叶修解释,但他越急越说不清楚,颠三倒四的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最后他干脆闭了嘴,眼巴巴地看着叶修,小心翼翼地问:“你……你不怪我?你还愿意和我……?”

叶修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床头的闹钟,“你第一次发情已经过去四小时了,还有一小时的时间可以去买东西。”

“哦……哦,”周泽楷还没缓过神,有些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去楼下买东西……”

“买个质量好的,破了的话很麻烦,然后麻烦再给我带一盒紧急避孕药来,越早吃效果越好。”

“嗯……嗯,”相比叶修的坦荡,周泽楷后知后觉地红了脸,臊得说话都有些磕绊,“我……我知道了……”

“棉签用完了,你还要上药,记得买一些。”

“嗯……”

“其他的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了,你看着办吧。”

“哦……好……我……我到时候看看……”周泽楷恍惚着应了下来,穿了外套,拿上车钥匙出门了。叶修则挣扎着下床,简单地又吃了些东西便蜷回了床上,抓紧时间为自己恢复着体力。

 

药店并不算太远,周泽楷又是开车去的,半小时左右便回来了,叶修吃好了药,又用新的棉签给周泽楷上了一遍碘酒,alpha的第二次发情便如期到来了。

Alpha 的一个易感周期内,前三次发情程度是依次递增的,直到第四次才会逐渐衰退下去,这次发情是周泽楷周期内第二次发情,来势比第一次猛烈得多,几乎刚刚开始就烧红了眼睛,叶修顺从地释放出信息素去缓解他的症状,同时拆了一盒新买的TT,示意他戴上。

“我……”叶修白皙修长的手指间夹了一个黑色包装的TT,这个场景对周泽楷来讲刺激实在是有点太大,他一下子气都喘不匀了,他不太熟练拆了包装,戴好,然后握住了叶修的手腕,将一个十厘米左右长度的微型注射器塞进了叶修的手里,“他们说……直接按住上面的按钮扎进去,两秒钟就能起效……”他有些艰难地喘息着,声线不稳,“我……我要是忍不住……你直接动手……至少能双保险……”

他颤抖着把叶修搂进怀里,身体滚烫:“对不起,叶修……我不会再做你不喜欢的事了,所以……所以你再相信我一次……再信我一次好吗……”

“嗯。”叶修轻轻应了一声,将东西放在了枕边,闭眼靠进了周泽楷怀里。

 

 

PS:既然大家都在一周年点梗贴里求包养,那我就更包养啦!

又ps:最开始用了能让人半身麻痹的微型电击棒,然后有老爷提出会一电电俩,于是我问了理科生,理科生是这么说的,肯定会有被电的感觉,但因为只是让人半身麻痹的微型电击棒本来就没多大电压,所以导过去之后效果会差很多,不过确实是一电电俩2333
于是我就改设定了!就是那种小说里常见的麻醉针,不是医院那种注射器的针,就那种按在人的身上,一按按钮,小小的针头就露出来,然后把麻药打进去的那种,装逼的电影里常有的233

评论(46)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