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十七)

PS:因为被秒屏蔽了,重发下,倒数几段有一个图片,大家注意刷新啦~

周泽楷最后还是在家里养了锦鲤。

外阳台不能动,周泽楷便把内阳台收拾了一番,按照饭庄庭院池塘的样子定做了个等比例缩小的小池塘来,撒上几尾体型偏小的锦鲤,种了些小睡莲,又在阳台栽了些绿植,摆了个藤木美人榻,叶修平日里躺在榻上看书喂鱼,周泽楷便坐在旁边给他沏茶、剥瓜子仁,偶尔交换一个甜蜜的吻,也能其乐融融地消磨一个下午。

但闲暇的日子总不会太多,临近年末,公司各项事务都繁忙了起来,周泽楷整日整日的加班,很快就连晚上和叶修一起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饿了,咱们叫外卖吧,”已经连续三天没回家的江波涛疲惫地掏出了手机,“楼下新开了家牛肉面,吃不吃?”

自从吃过叶修亲手给煮的长寿面之后拒绝一切外来面条类制品的周泽楷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吃。”

反正都没有叶修煮的好吃。

“我已经一周没吃过你们嫂子给煮了西红柿打卤面了……”连续一周每晚十一点以后回家的方明华痛苦地抱住了头:“为什么今年报表这么多!!”

江波涛了无生趣地打开了一个新文档,精英面孔在加班的摧残下荡然无存:“坚持住,照这个进度下去,我们再加班四天就差不多了……”

“四天!四天!”方明华抱头痛呼:“四天之后孩子他妈可能就因为觉得缺乏丈夫关爱而和我离婚了!”

同样已经一周多没能和叶修好好说上一句话的周泽楷认同地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回家还有人给暖被窝的人有什么资格抱怨……”江波涛有气无力地赏了他们两个一人一个白眼:“我快饿死了,咱们赶紧点外卖吧……”

最后三人点了三碗重辣麻辣烫,辣得神清气爽之后继续加了个漫无止境的班。

 

“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深夜修改剧本还没睡的叶修哭笑不得地拧了一条湿毛巾给几乎已经困得神志不清的周泽楷擦脸,“都快三点了。”

周泽楷已经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闭着眼睛哼哼了几声,直往叶修怀里滚。

“抬手,别滚了,西装都皱了,”叶修把恨不得软成一根面条的周泽楷架起来,艰难地开始给他脱衣服:“腿抬起来,自己把裤子脱了。”

周泽楷两脚踢掉价值不菲的裤子,哼哼唧唧地继续往叶修怀里钻。

叶修无奈,只好把周泽楷的胳膊环过自己的肩膀,让他把头靠在自己肩上,一颗一颗给他解衬衫,摘领带。
“既然都两点多了,你直接睡在轮回不是更好,”叶修把他的衬衫扯掉,捞过睡衣给他套上,“何苦来回一个多小时的折腾。”

“你在家……”周泽楷困得睁不开眼,“我得回来……”

“你就是不回来,我也不会凭空跑掉,”叶修把周泽楷塞进被子,抬手关了灯,“睡觉吧,明早吃水煮面,给你加一个鸡蛋。”

 
“想吃糖心的。”

“好。”

周泽楷心满意足地躺在叶修身边,将头埋在叶修散发着淡淡皂角气息的脖颈间,眷恋地蹭了蹭。

所以你看,就是因为你这种温柔,才让我哪怕一天都舍不得离开你身边……

 

江波涛对于加班时间的预测是十分精准的,到了第四天的下午,三人终于搞定了最后一份文件,光荣宣布下班。

单身狗江波涛步履蹒跚地去了14楼开了一间客房补觉,一心记挂着老婆孩子的方明华火急火燎地开车回了家,周泽楷则喜滋滋地上网查了菜谱,盘算着今天要给叶修做什么好吃的,然后去菜市场买了羊肉和蔬菜,打算给叶修煲羊肉汤喝。

 

周泽楷进门的时候,叶修正躺在窗台的美人榻上小憩。

冬日午后的阳光并不很烈,透过窗口,柔柔地将叶修笼罩起来,映衬出他温柔的眉眼。

叶修睡得很是安稳,周泽楷开门的动静也没能将他吵醒,但他似是冷了,又似是缺乏安全感,身子微微地蜷着,手指也不自觉地半握成拳搭在胸口。他睡着之前大概是在看书,白色封面的书本翻到了三分之一的位置,搭在榻上要落不落,而那支被叶修用来做记号的笔已经落到了地上,在一米开外的地方静静地躺着。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将地上的笔拾起来,又将书本摆放到安全的位置,轻轻为叶修盖上了一条薄棉被,然后坐在榻边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叶修的睡脸,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叶修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你醒了?”周泽楷伸手遮在叶修的眼睛上,不让他骤然受到阳光的刺激,“我买了羊肉回来,晚上煲点羊汤可以吗?”

“你回来了……?”叶修刚刚睡醒,思维还有些停滞,反应也慢了不少:“羊汤……可以啊……”

叶修的嗓音带着些熟睡醒来后的沙哑,就像一把小刷子,挠得周泽楷的心尖都微微发痒了起来。

叶修还有些困倦,小小地打了个哈欠,却有点懒得起身,反而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你回来多久了?”

“刚到家几分钟而已,”周泽楷从没见过叶修这么懒怠的样子,像一只小猫,只觉得可爱又新奇,他乐得惯着他,伸手把被角又掖了掖:“困就再睡会儿,熬汤还要一小时。”

“不能再睡了,晚上又要睡不着了……”叶修强迫自己把手脚从被子里拿出来,慢慢地下了榻,困倦地揉着眼睛:“这个美人榻,其实该叫懒人榻,上了它我就想睡觉……”

叶修踩着拖鞋去厨房检查羊肉的成色:“晚上羊肉拿什么煮?山药?我昨天买了点萝卜和洋葱,你留一点羊肉,明天晚上吃孜然羊肉吧?”

周泽楷跟在他身边,乖巧地点头:“好,都听你的。”

 

 

 

 

周泽楷连续加班了十天,身体几乎到了极限,两人便早早地就睡了,但是本该一夜好眠的周泽楷,却做了一个梦。

梦的最初,是一个洒满了阳光的窗台。

叶修躺在黄昏的阳光中,静静地睡着,而他就坐在他的身边,痴痴地看着他的脸。他想伸出手去握住叶修纤长的手指,又想去吻一吻他被阳光亲吻的侧脸,但他怕吵醒他,所以他最终什么都没做,只是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盖在他的身上,替他掖了掖衣角,然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的眉,看着他的眼,看他修长的手,看他柔软的唇,怎么看也看不够。

他渐渐累了,便小心地躺在心上人的身边,握住他的衣角,想要暂时休息一下,可是等他睁开了眼,却发现他的心上人不见了。

周泽楷慌了,他开始大声地呼唤叶修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他害怕极了,窗台只有这么小,叶修会去哪里呢?只有这么小的地方,他怎么就把他弄丢了呢?

他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那块狭小的空间里焦急地走动,他想去开窗,可是窗子却打不开,他想要走到房子的其他地方去,可他却像被什么拉住了似的,无论如何也穿不过那道无形的屏障,但他不能放弃寻找叶修,他徒劳地呼喊着叶修的名字,试图寻找这里的一切蛛丝马迹,可他却什么也找不到。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由于焦急和绝望而快速地跳动着,几乎要撞出胸膛,大脑内也泛上了一股几乎要被撕裂的疼痛,他越来越不安了,他不能让叶修就这么消失,他不能让叶修一个人消失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他得找到他,他得保护他,他必须把他牢牢抱在自己的怀里,确认他毫发无损,保护他不被风雨侵袭。他的嗓子开始嘶哑了,快要叫不出叶修的名字,他又去尝试着打开那道窗,可窗子上的拴锁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撼动,他急了,开始拼命用身体撞击那扇坚硬的窗子,他撞得全身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疼痛不已,但他不能停下,打开了这扇窗,他就可以去找叶修了,只要打开这扇窗……只要打开这扇窗……

他不知道自己撞击了多久,他觉得自己的骨头可能已经断了,连肺部都好像被断裂的肋骨扎穿了几个孔洞,使得他呼吸困难,但他就快成功了,窗户已经出现了裂纹,只要再一下,只要一下……他对准了裂纹的中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然一撞,随着“哗啦啦”的脆响,那扇阻隔他的玻璃窗终于被打开,他不顾手指和手心的疼痛徒手扒开了碎裂的玻璃,向着窗外一跃——

 

周泽楷醒了。

 

他惊魂未定地伸出手去将依旧熟睡在他身边的叶修牢牢抱进了怀里,嗅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皂角香气,叶修温热的体温和平稳的呼吸使他逐渐安稳了下来,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试图摆脱梦境中那种可怕的心悸和全身从骨缝里渗出的疼痛,却发现那些似乎不是梦境带来的幻觉——

他进入易感期了。

意识到这一点,周泽楷中终于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之处。心悸、疼痛和体温升高是易感期的初期症状之一,并不严重,持续时间也不长,意在提醒alpha为自己半年一次的易感期尽快找好解决途径,第一次症状的5小时之后,易感期将正式来临,并持续七天。

周泽楷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闹钟,上面的时间是凌晨两点整。而实际上,他在十一点入睡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轻微的头痛和心悸,只不过他以为那是长期加班的身体反应,并没有多加注意。

不行!

周泽楷狠咬了一下舌尖,猛地放开叶修,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客房,他强迫自己锁好门,翻找出一支备用的抑制剂,对准自己的静脉,狠狠地扎了进去。

 

 

 

 

 

 

 

卧室里,叶修望着周泽楷离开的方向,神情晦暗莫测。

半晌,他转过身去,慢慢闭上了眼睛。

评论(41)

热度(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