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十六)

周泽楷最近有点烦恼。

“你最近是不是上火了?”方明华拨开周泽楷的发尾看了一眼,“你这脖子后面要起火疖子了,等再长长记得连根挤了,不然遭罪。”

“吃得太燥,”周泽楷把头发拨回去,“过几天就好了。”

方明华不认同地摇了摇头:“你这哪是吃得燥,你这是心火。公司最近事多,但你也别太上火了,工作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累垮了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最近总是饱暖思淫欲的周泽楷心里有鬼,实在是没敢接话茬,急忙岔开了话题:“杜明最近实习得怎么样?”

“挺好的,虽然缺点儿经验,但是很稳重,”提起最近很努力工作的小助理,方明华颇有些欣赏的神色:“我下次出差带上他,再历练几年就能独当一面了。”

“行,叶修也很喜欢他,”提起叶修,周泽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他看上的人不会错的。”

“我知道,出完这趟差,下个月就可以转正了,”方明华认同地点头,把手里的记事本翻了一页,“还有,王杰希要拍新片了,但是内部消息一切不明。”

王杰希是业内出名的鬼才导演,虽然作品极少,但部部经典,曾两度获得最佳导演的奖杯,捧出了无数业内一线演员。

“去打听打听,有机会就参与投资,”周泽楷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选角上也上点心。”

“上心是肯定上心的,就怕人家不肯要,”方明华苦笑,“王杰希选角有多严苛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公司目前怕是没有能入得了他的眼的。”

确实,轮回公司虽然逐渐在崛起,也捧出了不少当红艺人,但目前到底还是以流量为主,演技派的老戏骨他们挖不来,培养的新人也大多还处在磨练期,若是说要通过以严格和天马行空著称的王杰希的选拔,怕是有些困难。

“没事,尝试就好,”周泽楷知道自己公司的现状,也不强求,“哪怕是个龙套,在王杰希手下也能得到不少磨炼。”

“行,”方明华应下,“还有刚才老宅张秘书打电话过来了,交代了一些下周你生日会的事,说这次老爷子的意思是在家里办。”

“今年在老宅?”周泽楷闻言皱起了眉——他的生日会与其说是为了给他庆祝生日,不如说是一个借着由头的交际场,他向来兴致缺缺,只凭爷爷安排,但是今年他找回了叶修,这个生日无论如何也想和叶修一起过。

“太远了,来不及赶回去。”他低声嘟囔着。

老宅在S市的边缘郊区,即使半夜不堵车,开车到公寓也要将近一个半小时,晚宴结束后怎么也赶不到十二点之前回去,可他又不愿意把叶修带到那种地方去受人非议。

“当晚是肯定不行了,你要是执意回去,老爷子难免又要动怒,甚至可能暴露叶神,”方明华劝道,“现在还是少生事端。”

周泽楷当初为了借药在周老爷子的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但却拼命瞒住了叶修的事,只是说自己和苏沐橙早年有些纠葛,周泽楷自知还没能得到叶修倾心,也没能力对抗自己的祖父,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惹怒周老爷子,唯恐祖父的怒火会将叶修推得更远,也让叶修在还没进入周家前就留人口舌,平添事端。

“我知道了,会好好准备的,”周泽楷有点萎靡地抿了一下嘴,“我让江陪我去就行了,嫂子怀孕,方哥就别总加班了。”
“那就谢谢小周了,”提起自己怀孕两个月的妻子,方明华脸上的幸福藏都藏不住,“她怀孕以后口味都变了,一会想吃这一会想吃那的,我要不在家都没人下楼给她买,有一回她半夜说什么就想吃枣糕,那大半夜的哪有卖的啊,最后我开车满街找了半小时才从便利店买着……”

方明华讲起来就刹不住车,絮絮叨叨地和周泽楷分享自己老婆怀孕后的点点滴滴,连孩子的名字都起了好几个,周泽楷听着他念叨,一边替他开心,一边又忍不住心酸嫉妒——他之前把叶修得罪的透透的,搞得现在只敢看不敢摸,生怕叶修又动了气,好不容易上周叶修开始不再抗拒他吻他,可是——可是这样让他更难受了啊!

周泽楷羡慕地看着还在幸福地喋喋不休的准奶爸方明华,头疼地喝了一口沏得泛着黑褐色的浓汤苦丁茶。

算了,现在忍得再难受也得忍着,之前已经犯了那么大的错了,现在说什么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叶修要是不愿意,自己憋死了都不能再碰他一根手指头。

周泽楷又给自己做了一遍心理建设,然后探头认真地帮方明华参谋起了他给孩子备选的婴儿床。

 

 

周泽楷的生日会很快就到了。

宴会还是那个样子,觥筹交错,香影云鬓,到处都是虚伪客套的攀谈和交易,周泽楷礼貌地应对了一波又一波顶着夸张的笑脸前来吹捧祝福的宾客,只觉得厌烦。

不知道叶修在家做什么……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端着酒杯默默出神。

他为了不耽误公司的工作,早上五点就从家里出发了,只来得及在昨晚提前听了叶修的一句生日快乐,可只有一句生日快乐怎么够呢?这是他和叶修一起的第一个生日,却一整天连叶修的面都见不到,只能在这应付这些可有可无的烦人精们。

周泽楷有点气恼地咬了一下杯沿,不自觉地露出了一点厌烦的神色。

“我的祖宗啊,”江波涛观察到周泽楷的表情,连忙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角,“我知道你烦,但你好歹得装出个样子不是?”

“嗯。”周泽楷不情不愿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

“还有两小时差不多就结束了,你再忍忍。饿不饿?我给你端个牛奶布丁去?”

“不吃。”周泽楷恹恹地拒绝了——他有了叶修亲手做的布丁,怎么还吃得下别人做的?

“今天好久。”

“哪里久啊,”江波涛哭笑不得,“平时不都这样吗。”

“哦。”周泽楷没精神地应了一声。

“你真是……”江波涛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就只有今晚不能回去而已,不至于吧。”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叶修在晚宴开始前给他发来的消息,说让他玩得开心。

怎么会开心啊,不是和你一起过生日,我一点都不开心。

周泽楷看了一眼时间,快速地按了几下按键。
“很晚了,早点睡,记得泡脚。”

几分钟后,叶修的消息发了过来。

“好的,晚安。”

周泽楷把短短几个字反复看了好几遍才把手机收起来,江波涛酸着牙给他倒了一杯香槟:“韩家的人来了。”

韩家在军界政界颇具名望,周家在军||政两界无人,因此向来很注重保持和韩家的关系,因此这次虽然来的只是分家的人,也得好好应酬。

江波涛向来长袖善舞,很快就和对方熟络地攀谈起来,周泽楷时不时应和几句,更多的时间却是看着对方那张和韩家本家这一代嫡系长子韩文清略有几分相似的脸发呆。

韩文清出身军旅,为人刚正,是和叶修同一时期的实力派演员,曾在某一年打败叶修取得了影帝的称号,霸图和嘉世历来不和,坊间也多有传闻韩叶二人因为多年的竞争而关系不佳,但实际上,在叶修被嘉世恶意污蔑雪藏直至解约退圈的那时候,韩文清是为数不多公开出言维护叶修的圈内人之一,也是言辞最为无遮无掩的一个,甚至一度使嘉世公关部下不来台,两人的关系,说句惺惺相惜,英雄惜英雄也不为过。

想到这里,周泽楷不禁有些吃醋,他感念韩文清对叶修的维护,但出于alpha微妙的嫉妒心,他又不得不本能地对这个和叶修相识十年之久的强大alpha产生忌惮,忍不住就开始胡思乱想,从韩文清想到王杰希,再想到从来就和叶修私交很好的黄少天,越想越不着边际,最后更想回家看看叶修了。

 

晚宴结束的时候,周泽楷到底没忍住,借口公司有事要处理,在江波涛的掩护下连夜偷溜回了家。

 

周泽楷到家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他晚宴上喝了不少酒,却没怎么吃到主食,这会儿饿得前胸贴后背,又不忍心吵醒已经睡了的叶修,便像做贼一样,轻手轻脚地钻到厨房里想找吃的,却意外发现了叶修擀好冻在冰箱里的面条。

周泽楷把盖在盆子上的保鲜膜拆开,用筷子将面挑起来,发现擀好的面有一个指节宽,从头到尾,没有断开。

是叶修给他准备的长寿面。

 

他有多久没在生日的时候吃过长寿面了?

从他五岁回到本家,他所有的生日都是周氏的交际场,虽然宾客如云,无数人都在为他送上礼物和祝福,但他却一直知道,从没有什么人是真正为他而来的。

他习惯了,所以也不太在意,可他每一年也忍不住会隐隐的期待,是不是今年不一样,是不是今年就会有一个人是真心诚意地想为他过一个生日,不为了那些应酬交际,不为了邀功请赏,只是为了给周泽楷这个人过一个生日。

现在,这个人出现了。

他眨了一下发酸的眼睛,把保鲜膜重新盖好,悄无声息地走回卧室,亲吻了一下那人熟睡的柔和眉眼。

我何其有幸能够遇到你。

我最珍贵的宝藏,我永远也无法放手的珍藏。

 

“谢谢你……叶修。”

 

 

PS;我日更了!!!夸我!!!是不是很甜!!夸我!!!

刀真的要在很久之后,大家不要总想着以后的刀好不好!很远啊!学会享受当下不好吗!而且你们一直念叨着刀,我就总忍不住要提前发刀好吗!

话说最近感觉我被限流了……最近两章的阅读量加起来都不到之前随便一章的三分之二,就很怪……

 

评论(51)

热度(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