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十五)

哼,昨天屏蔽我,气得我今天又更 一章!

其实昨天的是凌晨更的,似乎也能算我双更哈哈哈哈哈哈!

 

 

“云秀?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烟雨的当家人正在削一个苹果,“你倒是惬意,快一年了一声不吭,要不是听黄少天说兴欣背后老板是你,我都要以为你人间蒸发了。”

“什么老板,我就是一个打工的,”叶修笑笑,从袋子里拿出了两杯热奶茶,“多买了一杯,喏。”

“热量这么高……”楚云秀嫌弃地瞥了一眼,却还是接了过来,“回去又得多跑二十分钟。”

“偶尔一杯没事的,”沐橙开心地插上吸管,“他家的奶茶可好喝了,每次去都得排一小时的队。”

楚云秀斜了叶修一眼:“排了一小时都没被粉丝抓?”

“拜托啊楚影后,我都过气好几年了好不好,”叶修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非要戳我的伤心事吗?”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呸。”

“今天没工作?”

“刚从剧组回来,带着可欣可怡休息几天,”楚云秀慢慢地吸着奶茶,有些讽刺地笑了一下,“公司一摊子烂事……眼不见心不烦。”

“怎么了?”沐橙问,“工作不顺心?”

“我的工作没什么问题,就是总有那么一起子小人,想搞点恶心事……”楚云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极不愉快的事情,眼神里透出厌恶,“我手底下的新人他们也敢动心思,一把年纪了也不怕马上风,以为我像某些人那么恶心……。”

听了云秀的话,沐橙低垂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她紧紧抓住了叶修的衣袖,指甲都快陷进了肉里,叶修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安抚地冲她笑了笑。

楚云秀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她知道苏沐橙向来恶心这些事,不愿在她的病房里多谈,换了话题,“对了,王杰希最近拿了一个好本子,说是要拍新片,你听说了吗?”

叶修笑笑:“实际上,那个本子就是我给他的。”

“你又写剧本了?既然有本子干嘛不自己拍?”

“不是我写的,是我的一个朋友留给我的。”叶修握住沐橙的手,“那个本子给王杰希更合适些,里面有个角色很适合你,你有兴趣可以去试试。”

“那感情好啊,等王杰希选角的时候我去试试。”楚云秀饶有兴致地看了叶修一眼,“那叶大影帝呢?还打算隐退着?”

“哪能呢,”叶修笑道,“休息一年了,该回去了。”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便散了,云秀被助理接走赶飞机回家,但过来接叶修的却不是送他过来的杜明,而是提前下班的周泽楷。

“今天下班早?”

“嗯,前几天江把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周泽楷俯身给叶修系好了安全带,“说是让我养病。”

“你真该给江波涛涨工资,跟着你天天加班,怪不容易的。”

“每年都涨,”周泽楷乖巧的笑,“每月奖金双倍,年中还有公费旅游。”

“待遇真好啊,”叶修感叹,“有钱人的公司就是不一样。”

“江从大学就跟着我,应该的,”周泽楷开车出了地下车库,“晚上出去吃?”

叶修无可无不可:“都行,听你的。”

 

最后两人选了一家本市很有名的家常菜,说是家常菜,装修和价位却一点也不家常,饭庄坐落在郊区,VIP包厢是一个独立的院落,里面甚至还有一条画廊和一个小小的池塘。两人吃完了饭,便沿着画廊散步,时不时撒一些鱼食逗弄锦鲤,权当消食。

“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养在家里几条,”周泽楷见叶修似是很喜爱这些锦鲤,开口提议道:“在露天阳台上可以砌个小池子,再种一点小睡莲,还能放个微型的假山。”

“在公寓里养就没有这样的意境了,”叶修失笑,“而且在阳台上砌池子,你也不怕楼下投诉。”

“那就把楼下也买了,”周泽楷也撒了一把鱼食,笑道:“然后把楼下的阳台也砌成池塘。”

“奢侈浪费可耻啊,周大总裁,”叶修挑眉,“须知腰缠万贯也要学会勤俭持家啊。”

“给你的就不是奢侈浪费,”周泽楷把鱼食撒完,转身为叶修整理了一下有些散开的围巾,“而且家里有你会持家就可以了。”

“我持家那会儿,家里人天天跟着我吃白菜,”叶修笑笑,将周泽楷敞开的衣领拉好,“风冷了,你发烧刚好,咱们回去吧。”

周泽楷心里一暖:“好。”

 

周泽楷毕竟大病初愈,劳累了一天也是精神不济,但他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止不住地想着今天叶修多吃了几筷子藕片,下次要用莲藕淋了桂花糖给他吃,又想着叶修喜欢锦鲤,阳台不让砌,那就让杜明过几天买个复古的鱼缸来,在室内的阳台里放着,然后再搬个藤木的美人椅,这样叶修就可以坐在那里看书,喂鱼,如果阳光不烈,还能美美地睡个午觉;他又想起今晚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想叶修为他拉好的衣领,想叶修为了哄他吃药做的牛奶布丁,还有叶修担心他头痛的轻柔按摩,他想叶修怎么那么那么好,好到他一想起他就好像心脏都被浸在了蜜罐里,好到他忍不住要把他能找到的最好的一切都捧到他面前,好到仅凭那几小时的回忆就足够支撑他度过之前那么多年没有他的日子。

叶修,叶修。

他伸出手,虚虚地描绘身旁的叶修在月光笼罩下温柔的眉眼。

我的地狱,我的天堂,我的风陵渡,我的理想乡。

他忍不住探身,慢慢印上了他的嘴唇。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能让我更加贪恋,然后毒入骨髓,药石无医。

“嗯……”

嘴唇微痒的触感让叶修呻吟着醒来,他茫然地调整着目光的焦距,却发现是睡在自己身边的年轻人正小心翼翼地贴印着自己的嘴唇,不甚熟练地用舌尖轻轻舔舐。

见自己偷吻的心上人醒了,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般,僵硬地忘了动作,手下却下意识地偷偷握紧,生怕那人露出一点嫌恶的表情,或将他推开。

 

他紧张地在探寻着心上人的目光,叶修的目光还不甚清明,但却没有出现一丁点他最害怕的成分。

叶修闭上眼睛,微微张启了嘴唇,默许了他的进犯。

周泽楷笑了,他紧紧地拥住自己的心上人,与他交换了一个温柔又缠绵的亲吻。

评论(49)

热度(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