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乐乎脑洞写手

包养关系(十四)

叶修发现,周泽楷根本不是不爱吃偏方药,他是根本就不爱吃任何一种药。

“一口布丁一口药,”叶修把黑色的大药丸掰成一块一块的,和周泽楷讨价还价,“吃完还有刚熬好的冰糖雪梨。”

周泽楷缩在被子里,犹豫地看了一眼布丁,又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散发着奇怪味道的药丸,最终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就先吃这个带糖衣的,不苦。”叶修换了一板药,“一口就吞了,还有甜味呢。”

“不……是苦的。”周泽楷闷闷地说。

他嗓子细,吃药基本全会卡喉咙,别说带糖衣的药片了,有时候就连胶囊都会卡住,直到里面的药漏出来。

那味道真是可怕极了,足够让人一辈子都不想吃药。

“真的不苦,”叶修苦口婆心地劝,“外面有糖衣呢。”

周泽楷缩回被子里去了。

“你是三岁吗?”叶修无奈了,“我三岁的时候吃药都没这么难。”

“……吹牛。”周泽楷小声嘟囔了一句。

三岁的孩子才不爱吃药呢,他的小侄子上个月才吐了他一身。

“你还有力气嘲讽我,”叶修用力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周大总裁,你稍微保持一下你的光辉形象好不好,你现在就像个撒娇耍赖的奶娃娃,还是鼻涕都没甩干的那种。”

“没有鼻涕……”周泽楷捂着自己被戳红了的额头,顺势侧躺在了叶修腿上,拉过叶修的手搭在自己的太阳穴上,万分委屈地开口:“头疼。”

“活该。”叶修把手抽走,不想搭理他。

“揉揉。”周泽楷把他的手拉回来,用鼻音哼哼着撒娇,“疼……”

“知道疼,就是不知道遵医嘱,”叶修无奈地给眼前明显低龄化的病号做起了头部按摩,“你得吃药,不吃药怎么会好。”

“按完吃……嗯……”叶修的手凉丝丝的,力度适中,周泽楷舒服得哼哼了起来,“左边也疼……”

叶修没好气地把他翻过去,又兢兢业业地按起了左边。

“后背也疼……”

周泽楷得寸进尺。

于是叶修又开始兢兢业业地按后背。

“腿疼……”

叶修白了他一眼,还是认真地给按了腿。

“胳膊疼不疼?”叶修挑了挑眉。

周泽楷眯着眼睛露出了一个撒娇的笑,“疼。”

叶修敲了他脑袋一下,伸手按起了胳膊。

周泽楷高烧加低烧折腾了一个白天,这会儿骨头缝都在疼,叶修按摩手法熟练,他舒服得整个人像一块地毯一样瘫在床上,不时从鼻腔里发出几句呻吟。

“你这样,总让我想起以前小点生病的时候,”叶修感慨道,“我按他,他也是这么叫的。”

“小点是谁?”周泽楷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叶修周边的人周泽楷几乎没有不知道的,这个小点又是谁?还能让叶修亲自给按摩?
“我家的狗,”叶修作怀念状,慈爱地看了一眼周泽楷,“叫起来就和你似的,哼唧哼唧的,一边哼哼一边舔我的手。”

“……”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突然轻轻叫了一声:“汪。”

然后低头舔了舔叶修的手心。

叶修被手掌突然传来的濡湿感惊了一下,下意识地向后抽手,似是要躲开这种碰触。

周泽楷却没有停下,他试探性地用舌尖舔舐着叶修的指尖和指节,最后轻轻咬住叶修的无名指,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牙印。

周泽楷仰面躺着,将叶修的手指放在唇边,轻啄了一下,“苦的。”

“刚掰完药丸,怎么会不苦,”叶修笑笑,把药端过来,“该吃药了,吃完好睡觉。”

周泽楷笑着撒娇:“你喂我。”

“真像个三岁小孩似的……”叶修嘴上抱怨着,却还是端起药碗和布丁,一口一口交替着喂了下去,周泽楷乖巧地半靠在床背上,一颗药都没有剩下。

吃过药,两人又把冰糖雪梨喝完,便双双躺在了床上准备入睡。

周泽楷到底是烧了大半个白天,这会儿精神短得厉害,几乎沾在枕头上就昏昏欲睡,叶修看他眉头轻皱的样子,知道他还在头疼,便伸了手,轻柔地为他按摩头部。

“只有在我四岁以前,才会有人愿意在我生病的时候这样照顾我,”黑暗中,周泽楷喃喃开口,似乎在回忆:“那时候我妈妈会把药丸掰碎,然后用糖果哄着我吃,吃完了还有我妈妈煮的甜汤。我说我头痛,我妈妈会用温水洗手,然后慢慢地给我按摩。可是后来……就再也没有了。”

周泽楷的母亲很早就车祸去世了,叶修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妈妈是个好母亲。”

“可是爷爷是不许人对我太好的,他说那样会让我软弱,即使我生了病,我爷爷也只会告诉我不要耽误学业和工作。”

“嗯。”

“我十四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他对我很好,我淋了雨,他给了我一碗布丁,又哄着我喝姜汤,可是太短了……然后……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叶修安慰道:“你会再找到他的。”

“是啊……我会找到他的。”周泽楷似是在叹息,叶修从他的叹息中似乎抓到了什么,但那种感觉一闪而过,他最终还是没能抓住。

“叶修,你对我真好。”

“很多人都愿意对你好的。”

“也许吧……”他将额头抵在对方的肩膀,轻轻地说:“叶修,我喜欢你。”

“……嗯。”

叶修轻轻垂下眼睫:“我知道。”

评论(36)

热度(738)